舍藏书局 - 第4章混帐爹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啥情况?
    卫了了想查看系统又不太敢。
    小棠说过,修真界高阶修士对灵力波动很敏感,最好单独一人时再使用系统,以免被人看出有异。
    问题为什么是“恶+1”啊?
    她的叁大任务第一个就是集齐男配“六情”——喜、怒、哀、惧、恶、欲,七情去了“爱”。
    去“爱”好理解,“爱”是留给蔚亦柔的,但为什么她按南星辰的人物提示拼命挤胸,换来的不是“喜”或“欲”,而是“恶”啊?
    作弊的人遇到什么事最慌?不是被监考老师盯上,是不知道手里的答案对不对啊!
    卫了了不喜欢这种混混沌沌的感觉,收敛了脸上蓄意勾引的神情,抬手提了提抹胸。
    南星辰:“……”
    她这一动,不免让人又多看了两眼。
    王氏也注意到继女的动作,回身看向南星辰。
    俊俏的少年郎谁人不爱?只是这位公子一身华饰宝器,一看就家世不凡。
    王氏自知身份低贱,在这些天之骄子面前她哪敢露出半点肖想的念头。
    不过……求财不算冒犯嘛。
    王氏搭上卫了了的手腕,将她拉上前几步,待蔚父训斥蔚亦柔的话语稍歇,她插空问道:“不知这位仙君如何称呼?是何方人士?与我家亦柔……可是双修道侣?”
    王氏直白的一句问话比蔚父连番的斥责更让蔚亦柔羞耻,她连忙解释南星辰的身份。
    一听说南星辰是若城城主家的二公子,还是玄情宗的核心弟子,夫妻俩立刻谄笑胁肩,就差直言将姐妹俩卖与他,价钱好商量!
    蔚亦柔深感羞耻,但她生性端方,从不与长辈顶撞,只能默默向南星辰传音致歉。
    “无妨,只是委屈你,竟有如此父母、姊妹。”南星辰道。
    蔚亦柔难堪至极,闭口不言。
    蔚父和王氏还在一边哭穷道难,一边斥责蔚亦柔不顾双亲幼弟,要求蔚亦柔将妹妹带入宗门。说是姐妹俩上下打点好,多攒些资源,以后弟弟来了好照顾。
    蔚亦柔心梗。
    玄情宗外门弟子的门槛是十八岁以下、六品灵根以上、修为至少炼气四层。两年前她勉强够上门槛,靠勤学苦练和多次机缘,才顺利筑基晋升为内门弟子。而蔚忆雪八品灵根,修为只到炼体八层,连玄情宗外门的杂役都不如,如何带入宗门?更不用说那个九品灵根的幼弟!
    蔚父和王氏简直痴心妄想!
    蔚亦柔压抑着怒火向二人解释,夫妻俩顿时破口大骂,说他们早已打听过,玄情宗有提升灵根令人脱胎换骨的丹药,蔚亦柔分明是欺瞒父母想自己独吞灵药,不忠不孝不顾伦常,枉为修道之人。
    “你们——”蔚亦柔气结。
    穿越异世苦修两年,蔚亦柔这还是第一次人前泛泪。
    南星辰见状开了口,道蔚忆雪入宗门之事需从长计议,请蔚父和王氏先到城主府作客,他可着人带两位在若城到处逛逛。
    二人一听喜上眉稍,当即把二女儿入玄情宗一事抛到九霄云外。
    他们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反正试试又不费什么力气。
    蔚亦柔自然不想麻烦南星辰,奈何南星辰端出了师兄的架子,蔚亦柔只能感激又忐忑。
    卫了了莫名地觉得南星辰刚刚的样子有些眼熟——不太妙的那种,于是默默上了城主府的豪华马车慢慢思索。
    一路上蔚父和王氏对南星辰极尽谄媚,像极了妓寮的老鸨,南星辰终于失了耐性,出言讥讽,道:“以蔚二姑娘的资质修为,在南府,最多做个榻上的暖手玩意儿。”
    此言一出,就连厚颜无耻的蔚父二人也一时哑口。
    卫了了听了,思绪却是转了弯。
    相传古时富家子弟会豢养一些胸大的侍婢在房中,冬日里用她们的酥胸暖手暖脚。南星辰会这么说,说明他对她的胸并非无动于衷,刚刚的厌恶可能是因为她太主动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