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55真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的话是对刑部的柳宾元说的,眼睛却瞪着龚肃羽。龚肃羽并不接招,反而似笑非笑地问:“公主殿下的发簪落在里面了,令仪出入时可有看到?”
    居然是这样!温湛面色悚然一变,视线转向蓝鹤。
    “我粗略看了尸体,全身骨骼尽断,是被人用内力震碎后,受尽疼痛折磨而死。公主殿下,你……”
    “温湛!”
    龚肃羽冷声打断他要问的话,走到蓝鹤身前挡住娇妻,淡漠直视蹙眉肃目与他针锋相对的温湛,正容亢色又略带讥嘲。
    “殿下受了伤,这就要送她回府诊疗修养,你有什么要问的,太子府内众多奴仆侍卫,可以随你挨个仔细盘问。阿撵,回去了。”
    蓝鹤顶着一根筷子站起身来,对温湛无所谓地笑笑,握住龚肃羽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簪子没了就没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东西,东陵玉而已。”她轻飘飘地说,无视温湛跟随丈夫从容离去,嘴角一抹冷笑。
    温湛颓然长叹,之前三番四次想进太子府,就是为了阻止前太子被杀,他担心蓝鹤会故意坐视刺客杀死恪枢,不曾想还是低估了她的狠绝和胆量,竟然自己动手杀人。
    她恨恪枢至此,龚肃羽一定很清楚爱妻心思,因此自始至终刻意阻拦他。这也就罢了,完了老狐狸又存心让她等到他确认太子死因后出来找他们夫妻对质,在众人面前摆出姿态,告诉所有人:不管人是不是她杀的,不许动他老婆。
    你还能更嚣张一点嘛?
    “东陵玉”,不值钱的假玉,蓝鹤杀了人,还要含沙射影地骂恪枢。
    可恶的阿撵,报了仇,她爽快了,烂摊子丢给别人,老狐狸心甘情愿给漂亮老婆擦屁股,为难的却是他,皇帝要问的人是他温湛啊!
    温湛坐到蓝鹤坐过的椅子上,狠狠搓了把脸,撑着额头唉声叹气。方峻和梁剑星都过来安慰他,柳宾元则笑着抱怨他一来就把龚阁老气走了,蓝鹤的证词还没画押,害他还得改日再上龚府。
    “我代柳大人去吧。”
    “多谢温大人好意,千万不要。”
    人家也不傻,一听就明白他想借机去盘问蓝鹤,要是被龚肃羽知道大家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哈哈大笑,一扫之前凝重紧张,今日一战总算平安顺利,死的人虽多,都是对方的,自己这边不损一兵一卒,可说是大获全胜,而且死无对证,大家都不用费神审犯人了,之后就看龚阁老和温湛怎么应对皇帝,与他们没半毛钱关系。
    轻松完成任务。
    昭仁帝勃然大怒。
    温湛自然不会隐瞒他,下午就入宫把所见所闻,略去了那对夫妻不可一世的讨打部分,如实禀告皇帝。
    “……府中有两栋房子坍塌,压死了几个下人,锦衣卫梁大人判断是被内力震碎墙柱。前太子是独自死在自己房内的,据证词他死时身边并无他人,府内仆从侍卫亦无人见到是被何人所杀,从一开始安岳公主殿下就令他们各自躲藏,不许出来围观,否则殃及池鱼被卷入争斗她不会手下留情。前太子的遗体已经交给刑部,由仵作检验死因,而那个刺客首脑会刃馆主……刑部和锦衣卫正在拼凑,尸身还没找全。”
    恪桓打了个寒颤,背脊爬上一丝凉意,岳母下手如此凶残可怖,竟把一个活人撕碎,拽下脑袋,扯出脊椎,连尸块都找不全。
    那个专横霸道的龚肃羽是怎么会看上这个母夜叉的?
    他心里的这位母夜叉岳母,此时正在家中,噘着嘴赤身裸体躺在丈夫面前,给他一寸寸地检查全身,确认她有没有受伤。
    “你惯会扯谎,我不自己亲眼检视就不能放心,腿分开,让我看下面。”
    猫猫:居然有人叫鹤宝母夜叉。
    龚肃羽:笑死,阿撵这种小软兔子,也能被人当做母夜叉畏惧,可见此人有多无能。
    荣亲王:赞同阁老,阿撵小小玄凤,只会叽叽喳喳。
    永嘉帝:阿撵小狐狸一只,机灵乖巧,多讨人喜欢。
    龚忱:我娘再凶,充其量也就是只小野猫。
    龚纾:娘亲才不凶,又美又心善,和仙女没差。
    温湛:确实,客观地说,皇上真的不客观了,阿撵牡丹仙子。
    猫猫:打住,温湛,就你不对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