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72条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湛头炸了,早知道会闹成这样,要么拖住龚忱不让他上台,要么拖住老头不让他上朝,怎么办?现在怎么办?皇帝被气伤了,龚肃羽也在气头上,温湛想来想去,从兵部溜号去找了蓝鹤。
    “还有这样的事?忒好笑了吧,圣上是周瑜呢还是王朗啊?别人说两句不中听的话就气得嘤嘤嘤,未免稍嫌丈夫胸襟气概不足。令仪不如去劝劝皇上,忠言逆耳利于行,流芳百世的贤明圣君,都不与铮臣计较的。”
    蓝鹤一脸幸灾乐祸,满嘴阴阳怪气,温湛气得连声暗骂她混蛋,夫妻俩穿一条裤子,逆臣贼子不是东西,想揍她!
    他板起脸,肃然问道:“阿撵,你好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阁老今日火气这么大?是因为三公子吗?”
    “那小子的事情我们不管,随他怎么作妖!”蓝鹤不耐烦地摆摆手,叹口气给温湛交了底。
    “老三要对付老头,拉拢樊黎,便得宠幸樊黎的女儿。令仪,我们龚家不兴这个,你看看龚府自龚肃羽起,龚慎龚衡龚忱上官颉,儿子女婿有哪个有小老婆的?当初就拜托你劝过他,我也亲自出面求过他,他是要当皇帝的人,必有三宫六院,我女儿不想和别人争宠。他当时怎么说的?‘本王此生绝不负她!’恩宠他人算不算负了妻子?”
    她翻旧账,温湛无可辩驳,他自己也是个一心一意的人,有了小莺儿就不会再有其他人,不舍得宝贝老婆伤心,因此对蓝鹤夫妻稍显“过分”的要求相当认同。
    “我女儿死心眼,对老三一往情深,我不会逼她,但男女之事并非她一头热就行的。我家老头也没想在内阁干到天荒地老,只要能带走纾儿,他即刻挂冠归田,还权于天子。皇上心系天下,孰轻孰重当自有圣裁。”
    啧,这两人劝不动亲生女儿,就对女婿下狠手,逼女婿做恶人,手段够阴的。不过既然老头已生去意,那对皇帝来说多了个机会,亦不失为一件好事,于是起身作揖告辞。
    “我明白了,多谢。至于三公子一事,并非圣上教唆引诱,劳阿撵在阁老面前给予澄清。”
    蓝鹤哂笑道:“放心,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自己儿子什么德性还能不清楚?再说老三要有这本事教唆龚忱,老头反倒要对他刮目相看了。为难你了令仪,去瞧瞧老三怎么样了,要实在气血不畅,我就亲自去看他。”
    “好。”
    阿撵到底还是心软的,但这劝国君甩掉老婆,为了权力放弃心爱之人的话该怎么说出口呢?回到宫里求见皇帝时,刘安出来说御医诊断天子连日疲累,肝阳上逆,气郁化火,给服了安眠镇静的汤药睡了,要静养一段时日才能康复。
    行叭,让皇上睡一晚消消气先,明日再来呗。
    “那就劳烦刘公公多费心了。”
    这个时候能陪在昭仁帝身边的人只有一个,就是皇后。
    听到皇帝在朝上被气晕的晴天霹雳,龚纾几乎是跑着赶来乾清宫的,看太医们忙里忙外诊脉扎针,眼里噙着泪,却强忍着不哭,紧紧握住恪桓的手安抚他,等他服药睡去后才伏在床边啜泣了一小会儿。
    她擦净泪水,起身把刘安叫到一旁,正色问他:“刘公公,今日早朝到底出了什么事?是谁把皇上气成这样的?”
    “娘娘……”刘安面露难色躬身垂首,斟酌了一下措辞。
    “是首辅大人,与圣上在政务上见解略有些分歧。”
    “……”
    果然,唉……
    猫猫:“连日疲累”,搞通宵消耗还挺大的。
    刘安:隔天还要坚持半小时,看着都心疼。
    纾纾:怪我嘛?
    樊夫人:总不能怪我吧。
    樊黎:当然怪乱臣贼子龚肃羽这厮。
    猫猫:啧,人家又不是和首辅岳父搞通宵的。可怜,本来就不开心,还要被凶老头怼,多大点事,不就开个矿嘛。
    龚忱:就是,P大点事,能吵成这样,还气到高血压脑溢血,也太好笑了,我差点没绷住。
    猫猫:什么心态啊你,人家没有脑溢血,无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