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83我不是喵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龚慎与弟弟谈过心,知道他背负的难处,心里舍不得幺弟不过弱冠年纪就要离开父母兄长,想要开口劝阻,却被妻子江氏阻住,在桌子底下狠扯他的衣袍。
    弟妹想要当家,要是硬留他们,即便不用她交出当家人的位置,偏爱曲鹞的蓝鹤少不得要让她们妯娌两人一起分担,大权分一半出去,做事岂不是毫无自由?平白无故的,凭什么?
    奇怪的是蓝鹤并没有明确反对,而是无奈叹息:“管一个家可不容易,鹞鹞年纪还小,何必早早让她背上一府主母的繁杂重任,”
    “母亲,奶……咳咳,鹞鹞虽年幼,但贤惠细致,聪慧过人,前几日我请同僚小聚,她安排得妥妥当当,无可挑剔。雏鸟终需展翅,茧蛹必将成蝶,她既有独当一面之能,束手缚脚唯唯诺诺,偏安于父母羽翼之下,反倒蹉跎了韶华志气。”
    背锅的曲鹞瞪大眼睛看着龚忱,那天她让备了一大堆菜,最后才来了三个客人,害全家第二天都跟着吃剩菜,他哪来的脸说“妥妥当当,无可挑剔”?是不是存心找打?
    家中众人面色各异,孙辈们自然不敢出声,布菜的丫鬟们都屏息静气,蓝鹤也不再多言,只等一家之主龚阁老发话。
    龚肃羽看都不看儿子一眼,冷声开口:“吃完这顿回去收拾包袱,明日就滚,滚得越远越好。”
    “是,谢父亲。”
    如是,出府的事情板上钉钉,容不得千般不愿万般不肯的小奶糖拖拉,火急火燎地和丫鬟下人们一起打包整理东西,一肚子怨气,埋怨了无中生有卑鄙无耻拿她做借口的龚忱一晚上。
    “别生气嘛,夫妻同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点小事,劳请少夫人帮着分担些许而已。”
    “走开!这是小事吗?你明知道大嫂在乎这个,还要说得好像我不服气她当家,想从她手里分权一样,本来亲戚就难处,临走了还挑拨妯娌关系,你图啥?是不是有病?”
    丈夫一点也不为她考虑,曲鹞越想越火,坐在床上抱着膝盖生闷气。
    “我们突然要走,大哥老好人肯定会翻来覆去劝,他最怕老婆,能不让他开口的只有大嫂,所以才不得不踩她的痛点。连累我家小奶猫是我不对,喵喵别不高兴了,既然都要搬走了,还管什么妯娌关系,放心,有母亲在大嫂没法为难你。来,为夫给你揉揉心口,顺顺气。”
    “我不是喵喵!还有,你在饭桌上说什么‘奶’?‘奶’什么?不许乱叫我!”
    “乃金乃玉小猫喵喵,双宿双飞纸鸢杳杳,我就是说,我们夫妻要比翼双飞了嘛。”
    “我信你个鬼!”
    缠人精从背后抱住她,双手穿过腋下绕到胸前揉捏胸脯,不断舔吮耳侧颈窝易感之处,贴着她的面颊沉声低语:“小娃娃不要任性,饭桌上不能说,那我可要在床上讨回来的。”
    说话间解开了妻子中衣,手从肚兜边缘插进里面盘弄乳儿,语气已然隐有不耐,曲鹞虽气闷,却不敢推开他,只能忍着不快自己脱掉衣裳,顺从地依偎到他怀里,予取予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