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103敷衍的选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说内阁首辅要削宗禄改宗制的宗亲们,除了纷纷上疏哭穷喊苦指摘龚肃羽,也有不少父辈祖辈的亲王侯爵力陈后妃媚宠外戚专权的危害,劝说皇帝尽快充盈后宫,甚至有胆大的倚老卖老又提让皇帝早点生儿子,皇后不下蛋,就让旁人上啊。
    显然宗室不想要一个和龚肃羽沾边的太子。
    结果改制八字没一撇,秀女倒是先选上来了。
    昭仁帝兴趣缺缺,不想管这事,礼部的樊侍郎既想讨好皇帝又不想给自家女儿找敌手,恪桓知道在这件事上樊黎是靠不住的,谕旨让龚忱和礼部一起挑人。
    龚忱以节省宫廷开支为由砍掉了几百名秀女在宫中试训待选的环节,也一改前朝惯例,不去民间挑人,把原本复杂的选秀大大简化,于是最后送到皇帝跟前的十五名的妙龄少女基本出自龚叁少爷的手笔,都是他觉得好的。
    这些人的父兄在朝为官,但官职低微,有些得罪过首辅,还有一些就是被龚肃羽耍手段贬黜的。人数少得可怜,有的放矢,还能给皇帝博个谨俭克己的好名声。
    最让皇帝觉得厉害的是龚忱挑女人的眼光,清一色明眸善睐,娇艳妍丽,每一个都在某些地方与皇后龚纾神似,有眉眼像她的,有身形像她的,让恪桓忽然觉得自登基以来,这个大舅子是所有臣子中做事最贴心的,哪怕温湛都做不到他这个地步。
    这一点太监宫女们也看出来了,他们无声侍立在旁,暗暗好奇昭仁帝会怎么选,可皇帝却问了一句令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话。
    “你们之中有无人是受迫来此?若本意不愿入宫者,可出列请退,朕绝不怪罪,亦不会责罚你们的家人。”
    原先垂眸待选的女孩子们闻言都讶然仰头看向御座上的皇帝,她们的意愿从来无人关心,家里要么是想利用她们攀附皇权,要么就是屈服于某些朝廷官员的威逼利诱,可到了这红墙黄瓦的大殿上,手执生杀大权的九五至尊却问她们愿不愿意入宫。
    皇帝与想象的不同,年轻,英俊,面带微笑,温柔可亲,穿着湖蓝衮龙袍,气宇轩昂,贵不可言,远非世间普通男子可比。
    恪桓以为女孩儿胆子小,特意等了一会儿,让她们纠结考虑,但始终无人出列,反而有那么几个时时偷瞄他,小脸泛红,额……
    本来是想消极怠工,让不愿入宫的自己退出,剩下的全都留下,就不用他来选了,现下没人理他,他又挑不出来,好麻烦。
    “既如此,就都留下吧。”
    史上选秀最敷衍皇帝毫无激情,只有对爱妻的负罪感,生怕宝贝老婆知道他把所有女人都留下以为他胃口大,叁步并做两步跑到坤宁宫先行坦白。
    “一共十五个,纾纾安排,我不管后宫的事。”
    “哈,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舅舅不管,那舅舅要不要翻牌子的?”
    “不要,我不要翻牌子。”
    “……”
    一国之君怎么还耍起小孩脾气了?龚纾无奈叹息,捧起恪桓脸庞,问闹别扭的天子:“那还要不要对付首辅了?要不要把朝政大权夺回来?要不要当一个有作为的皇帝了?”
    “……要的。”
    “我知道你不愿意,可你是国君啊。我一直没有怀上孩子,是时候让其他人试一试了,得了皇子才能安定国本。”
    纵然贵为天子,也不能事事如意,恪桓深知皇室中母凭子贵,小皇后一日无子,后宫其他人对她而言就都是威胁,要是立他人之子为储君,将来龚纾即便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只能离京就藩,母子此生不得再见。
    “别的都好说,皇长子必须是皇后所出。”
    恪桓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性子温和的皇帝难得在心爱之人面前摆出天子威仪,龚纾看出他眼中坚定,不敢挑战他的权威,只得苦笑。
    “好,那我们再接再厉。”
    猫猫:纾纾啊,所有人都反对你们。
    龚纾:还有人骂贾宝玉渣男,反对林黛玉喜欢渣男呢。反对声只会成为我坚持的力量,就像我爹爹,干冒天下之大不韪。
    猫猫:你好像用错了,他那是因为扒灰,而且大多数人是支持他的。
    龚纾:有没有点节操啊?扒灰都可以,为什么我和舅舅不可以?
    猫猫:因为有人喜欢禁忌鸭。
    龚纾:切,都不是纯洁的小骚鸡,纯洁如我,从不禁忌,只有一个恋爱脑。
    猫猫:是吗?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不禁忌对么,千万别忘了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