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210长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奶鹞遵照婆婆吩咐,带着她的小宝宝进宫看望小姑,龚纾已经得到消息,嫂嫂什么都不知道,哥哥的事不能漏口风。
    这是她们第二次见面,时过境迁,旧日欢颜不再,一切都不同了。
    曲鹞依礼伏地叩首,望向高高在上的太后,恍如隔世。
    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姑子,曾经笑语晏晏,调皮又娇纵,可是如今的她,成了高悬天际的一轮冰月,散发的光芒清冷而克制,忧郁凄美,却遥遥不可及。
    陌生的疏离感,让奶鹞不自觉地紧张,又暗生不忿,要是狗男人在这,她不信小太后还能这样端架子,一定又要扑进哥哥怀里撒娇哭泣。
    “免礼,嫂嫂,你胖了。”
    “……”可恶!
    “你一生气,鼓着腮帮,小圆脸愈发显肉,跟糯米团似的。”
    好吧,原来龚忱不在,她会肆无忌惮欺负人,之前娇甜都是装的,兄妹两一个德行。
    “可是娘娘瘦了,瘦了好多……”
    小曲鹞的声音颤得厉害,低下头,止不住泪水。
    嫂嫂不怎么听话,龚纾只好起身走到她身旁,弯腰把人拽起来,无奈叹息。
    “做寡妇的是我,你倒哭得比我伤心,鹞鹞是长不大的奶娃娃吗?守寡怎么了,守寡也得好好活着啊。”
    这个幼嫂像个小雪人,全身透着不谙世事的天真,要是让她知道哥哥受困敌国,深陷绝境,她十有八九会把自己哭化吧。龚纾不过比曲鹞年长一岁,可面对稚气的嫂嫂,忍不住把她当小孩子看,又想欺负,又想保护,独独不忍伤她。
    此时此刻,她终于体味到父母长姐的心境,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瞒她,没人告诉她恪桓药石无医,千方百计阻止她去见他。
    即便心里清楚迟早会被她知道,但依旧狠不下心对她说实话,能拖一天是一天,人就是这么没用。
    “小奶猫别不高兴了,现今我是太后,得罪太后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乖乖听话,我不治你的罪。”
    霸道的小太后往曲鹞肉腮上捏了一把,眼神似笑非笑,“去,把小侄儿抱来给我瞧瞧。”
    曲鹞悻悻而去,抱来儿子龚闵,和小皇帝并排放到桌上,细细比较两只白乎乎的小团子。
    “为什么会这样?”龚纾不满地小声嘀咕。
    “怎么了?”
    “皇上似舅,长得像叁哥,骢儿长得像鹞鹞,没人像我。”
    “……”
    若换做旁人,曲鹞会说再生一个说不定就像你,但龚纾不一样,她没了丈夫,终生无法再嫁,她不会有第二个孩子了。
    “干嘛又哭哭啼啼的?你再哭,我就把侄子扣下,给我家皇上做个伴,让你空手回家挨骂。”
    可怜的奶鹞饮泪怨嗔:“娘娘作什么老欺负人。”
    “我叫你鹞鹞,你应该喊我纾纾,叫什么娘娘。”
    啊,原来是这样。
    “好吧,纾纾是太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大着胆子,握住小太后的手,凉凉的,软腻纤瘦。
    “皇上壮实又精神,不过早生十几日,就比骢儿大了一圈,养得太好啦。我家吃得少,不长肉,老爱哭闹,入睡一定要人抱着晃,愁死我了,问了母亲,她总说小娃娃就是这样,大了就好了,皇上也是这样的吗?他哭的时候纾纾怎么哄的?”
    龚纾面露茫然:“我也不知道嬷嬷们怎么哄的,皇上不住坤宁宫,有宫女内侍照料,司礼监管着,每日早晚乳母抱来给我请安,看上两眼。”
    “啊?那怎么行?!”
    “……不行吗?”
    “纾纾是皇上的娘亲,自己的孩子怎么能不带在身边,时时刻刻看着呢?”
    从来没人对龚纾说过,孩子得带在身边,儿子出生没多久就被抱去恪桓那儿了,最初她也想她的小宝宝,可时日久了,心被病逝的丈夫完全占据,儿子成了新皇帝,众星拱月,根本不用她费心,她也没这精神哄孩子。
    “我知道宫里有大把人伺候皇上,可只有纾纾是他的母亲,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他在宫里的亲人,只剩你一个了啊。”
    嫂嫂没挑明的话,龚纾听懂了,孩子没了爹,做娘的再不管,太可怜了。
    她抱起襁褓中的小祐翀,低头怔怔看他,小婴儿摇动两只胖手手,对她“咿咿呀呀”,这是恪桓的骨肉,是他留给她的宝物,是他们两人因爱而结的果实。
    “来人,传旨给刘安,皇上不回乾清宫了,今后就住这儿,本宫亲自教养。”
    小太后从善如流,对嫂嫂感激道:“我还把鹞鹞当小孩,可你比我像样多了,我才是长不大的那个。你说得对,既然生了孩子,就该当起为人母的责任。先帝曾说,想要投生到父母疼爱孩子的人家,他若做了鹞鹞的孩子,必能如愿以偿,你一定会把叁哥的孩子用心养大。‘骢儿’这个乳名好听,是父亲起的吗?”
    “是,起先明赫在信里玩笑说要用‘驹’做乳名,父亲嫌难听,改用了‘骢’字。”
    “皇上还没起乳名,鹞鹞回家,能帮忙带话给父亲,求他帮外孙也起个好听的小名吗?”
    “好啊,我一定带到。”
    曲鹞回到家里,安顿好儿子,本想立即去找公婆,把小太后的近况告诉他们,可麦秋喜滋滋地给她拿来一封书信——《妻曲氏亲启》。
    狗男人这段时日音讯全无,总算来信了!
    她迫不及待撕开封口,满心欢喜,展开阅读。
    “鹞鹞芳鉴:
    宝贝,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阵亡滇南,没法回家了。对不起,答应过你平安归来,穿衣裳的猪又骗你……”
    小曲鹞呆住,把这两句话来来回回看了几十遍,确认是龚忱的字迹无误,下面写的什么,一个字也读不进,抓着信笺就冲出厢房,往匪石院飞奔而去。
    鹤宝:不带娃。
    老头:不带娃。
    纾纾:不带娃。
    猫猫:家族传统,完美遗传。
    从小带娃忱:那我算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