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216礼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龚肃羽气炸了。
    一肚子燥,从昨晚憋到今天,想和漂亮老婆久违地温存一番,左等右等不见人,欲火闷成了怒火。
    怂包蓝鹤回到家,屋里已经熄了灯,她不敢惊动老头,蹑手蹑脚猫进房,不让丫鬟们听见,也不点灯,飘到床边,悄悄掀起幔帐。
    喜欢的人,在装睡。
    嘻嘻……
    她轻轻坐下,食指调皮地缠绕胡须,俯身凑近他的脸,用蚊子叫的声音假装自言自语。
    “不等我回来就睡啦?那我回自己院子睡吧,免得吵醒爹爹。”
    刚想抬头,某人兀然睁眼,死死抓住两只细腕,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给他抓住是故意的,但眼中的惊惧是真的,蓝鹤在黑暗中与恼怒的大魔王无声对视,被他困住动弹不得,手腕上传来他的体温,心“砰砰”乱跳,气息忽而就乱了。
    龚肃羽一万个想教训她,可要怪就怪她的眼睛太亮,脸太艳,嫩唇太娇,他怒视她,却没能够发火责骂,反而一言不发亲了上去,狠狠堵住她的嘴,疯狂吮吻,翻天搅地,将怒气发泄在她口中。
    终于吃到她,他迷醉地舔舐温软小舌,吸食甘甜香津,啃得她花唇肿痛,“呜呜”啜泣,不情愿地在他身下挣扎扭动。
    “斋戒”许久的龚阁老,此时已然欲望勃发,将蓝鹤双腕交迭扣在头顶,摸索着解开碍事的衣裙,手钻进亵衣一把握住奶儿,指腹急不可耐地按上乳尖,拨弄揉按,摩挲挑逗。
    焦躁的吻落到她的颈间,粗重狂乱的热气喷洒耳侧,他张口含吮她的耳垂,却咬到尚未取下的宝石耳坠,发脾气叼住金月牙拉扯,把蓝鹤疼哭了。
    “呜呜……爹爹不要……”
    “不许说不要!”
    凶死人的首辅扯开她的衣服,暴力揉搓双乳,捣蛋鬼总算抓到机会,使劲将他推开,打了个滚,迅速跳下床,一步步后退,抬手拢起衣襟,羞耻地遮掩胴体。
    龚肃羽怒极,拼命压制火气,诱哄逃走的小白兔。
    “干什么?老夫老妻的遮什么遮!摘了首饰乖乖过来,听话我就不罚你。”
    “我不要,爹爹太吓人了,我今晚不睡这儿。”
    “你说什么?!”他不敢置信地瞪视她。
    “我说,爹爹欺负人,我要分房睡。”
    蓝鹤强忍笑意,娇滴滴地顶嘴,铁了心要作死折腾老头,对某人吐舌头扒拉眼睑做了个气死人的鬼脸,衣衫不整地打开窗户跳出去。
    逃走了……
    首辅自持身份,爱惜羽毛,才不要在家里和老婆追追打打,他任她逃跑,向丫鬟们确认她去了随珠苑,便忍下怒火放心回到床上,辗转反侧思索他的小心肝到底吃错了什么药,竟然不要她最喜欢的敦伦。
    很快他便回过神来,那晚洗澡时,她想玩,他搭架子不理她,小妖精记仇了,吊他胃口报复他。
    若他为此发怒,那正中她下怀,要是继续冷淡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再说最后还不是她撒娇哭个两声,他就前功尽弃顺她的意,又不能一辈子不理她。
    龚肃羽左思右想,决定让蓝鹤求仁得仁,陪她一起玩,给她过足戏瘾,叫她知道厉害。
    另一个爱吊人胃口的人,次日一早又进宫来给太后问安,龚纾在御书房见了他,想到他有杀子夺妻的嫌疑,就觉得这人不正经,对他说话略带揶揄。
    “太傅之前说个什么,都要拖上好几日,吊足别人胃口,这回怎么来得这么勤?”
    温湛瞄了一眼书桌上摊开的文稿,有些是恪桓评注的文章,有些是他闲暇时抄写的诗词。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看来小太后又在思念亡夫,哀痛从未消散,只是被她隐藏,不于人前显露。
    “回娘娘,微臣从宫外友人处收到些小物件,是大家托臣带给娘娘的,故此不敢耽误。”
    “小物件?”
    他提着个食篮,从里面逐一取出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放到桌上,将他昨日赴宴的事告诉龚纾,众人不方便进宫,便将祝福小皇帝的满月礼托付给温湛。
    “娘娘猜猜看,哪样东西是谁送的。”
    龚纾挨个细看,胸中温澜潮生,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弯起。
    “这只翡翠麒麟定是家父亲手雕的;表舅公爱玩扇子,孔雀羽毛扇应该是他给的;送桃木小剑的是不是娘亲?这字刻得龙飞凤舞;小木马必是二哥了,我小时候他也爱给我买小牛小马……这盒酥点除了青姨没人能做得出来,海棠、荷花、芙蓉,还有我最爱的百合酥!里面是猪肉蛋黄梅子馅,天下至鲜。”
    宫里奇珍异宝数不胜数,可这些礼物不一样,每一件都是亲朋好友的心意,小太后盘弄许久,爱不释手。
    “娘娘喜欢就好,微臣也有一样小东西,是件旧物,不知能否入娘娘的眼。”
    温湛拿出一个比笔洗瓷碗略大些的刻花铜盘,金灿灿的,里面错落着几只精巧的鱼蛙小鸭小乌龟。
    “这是……”
    “是洗漱净手的小盘子。”
    他自说自话把桌上一壶热水倒进去,只见盘中小鱼小鸭顿时动了起来,在水中团团转圈,奇妙又有趣。
    龚纾惊异不已,瞧得目不转睛,动手捏住一只转动的小鸭,确实是铜的,而且拿不下来,不知为何会动。
    “这也太好玩了,太傅哪儿得来这么个宝贝?”
    “臣出任渝川河道御史时,曾救过一名受困洪水的行商,他为答谢,便将这件古物赠送微臣。此般灵巧好物,女儿家十有八九会喜欢,臣下这等愚夫糙汉,留在手中未免暴殄天物,故此转赠太后娘娘,以博娘娘一笑。”
    小太后虽喜爱,但恪桓曾屡次向她提及温湛清廉,夫妻俩安贫乐道,便不好意思轻易收下。
    “太傅过谦,此物之奇趣十分罕见,想来很是贵重,太傅用不着,何不给家中夫人把玩。”
    温湛闻言,沉默两息,目光微不可查地暗了暗,含笑回答。
    “娘娘有心了,本来是想给她的,可惜……内子福薄。”
    猫猫:是很可爱的玩具,现存有两个,子仲姜盘和晋公盘。
    湛湛:别人都送礼物了,我必须不能空手,毕竟是直属领导。
    猫猫:惊现社畜丝滑的社交礼仪!
    湛湛:送个洗脸盆,给她哭完洗脸。
    龚纾:谢谢,我又不是孟姜女,哪有天天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