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241弄死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我家纾纾都不懂的,算哪门子规矩?是朝堂的律法,还是后宫宫规?我只知道规矩是人定的,定规矩的人,是坐在金銮殿上的九五至尊。”
    龚忱一鸣惊人,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震,若有所思,也没人计较他尊卑不分乱喊太后名讳。
    他自说自话,搬了个软凳,坐到妹妹身旁,和她的椅子紧紧挨着,凑过去捧起她愣怔的小脸蛋,柔声低语。
    “纾儿,他们笑话你,并非因为你不懂规矩,你想想,若换做是舅公,或是父亲,一句话将告老的大臣扫地出门,有人会笑话他们吗?有人敢笑话他们吗?”
    小太后似有所悟,对哥哥恍然摇头。
    “不错,他们笑话你,是因为你是个女人。他们瞧不上女人当家,总能挑出刺来贬低讥笑你,和你懂不懂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规矩有什么关系?你的心思不该花在学规矩上,而是该用在做规矩上,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那个给他们上规矩的人。”
    这话只有龚忱可以说,也只有他敢说,温湛知道,却无法诉诸于口,而宋尚杰甚至没能想到这一层,睁大眼睛呆在那儿,张口结舌。
    兄长一番点拨,令龚纾仿若暗室逢灯,胸中惶惶不安一扫而空,刹那间神清气爽,再无忧愁烦恼之色。
    “天底下那么多人,还数三哥最聪明,我从小就这么觉得。”
    她微微仰着脑袋,双目笑意盈盈,望向龚忱的眼神软得像一团棉絮,与儿时一般,对心爱的哥哥既佩服又崇拜,对他僭越的亲近毫不在意。
    龚忱亦脉脉凝视妹妹,替她细细整理鬓角碎发,指腹反复拂过她的面颊,耳廓,嘴角含春,极尽暧昧。
    “你在宫里一定没好好吃饭,瘦得哥哥心疼。”
    狗忱故意压着嗓子说话,声音沙哑缠绵,还轻轻捏了捏妹妹的肉腮。
    这下饶是被亲哥抱大的龚纾也觉不妥,他们兄妹自小玩闹惯了,私下偶尔捏捏脸亲亲额头也没什么,可这会儿边上还有两个人四只眼睛看着呢!
    她霎时涨得粉面绯红,不知怎么,心虚地偷瞄温湛,看到他眉头打结,满脸震惊,眼神复杂难解,令她愈加心慌,不知所措。
    而故意做戏的龚忱也一直在用余光留意那二人。
    温湛好歹还藏得住,稳得住,宋尚杰眼睛里连刀子都飞出来了,恨不得立马扑上来剥了他的皮。
    要命了真是。
    龚忱一个头两个大,放开妹妹,生无可恋地长叹一口气。
    “哥哥怎么了?”
    “没什么,老头子病了,孝顺儿子替他来瞧瞧掌上明珠和宝贝外孙。房牧之的事家里没让他知道,怕惹他发脾气,纾儿尽管放手,顺你的意思办便是了。”
    龚纾闻言,大惊失色,脸上的红晕瞬间褪尽。
    “父亲真的病了?我还以为是他不想见我,都没敢多问。是什么病?要不要紧的?在吃什么药?”
    “染了风寒,有点咳嗽,精神尚可。你放心,父亲一向硬朗,又有娘亲在旁照料,不会有事的,倒是你……罢了。等他病愈,能把小外孙送去给他抱抱就再好不过,娘亲说他特别惦记骓儿。”
    “好,我知道了,我……哥哥,爹爹身子若有反复,你一定要来宫里告诉我,别再瞒着我了,我……我很想念他。”
    龚忱站起身,皱眉点点头,“你哥哥我从不干这种瞒来瞒去的婆妈事。臣去瞧了小皇上便先行告退,不阻太后娘娘与两位大人商议正事了,娘娘保重。”
    他把要说的交代完,急于走人,回家时脑子里一团乱麻。
    做哥哥的,当然不希望妹妹守一辈子寡,有人心仪她本是好事,可她不是普通小寡妇,是太后,大臣恋慕太后,只会给她招来无穷无尽的污名和麻烦。
    要不然告诉娘亲,弄死那两个人算了。
    话说,温湛他果然喜欢寡妇,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