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315给我们劳模太傅享享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屋角一只高脚如意云纹金镂花褐铜香炉,白烟流绪缥缈,昏昏蔼蔼,里头点了安眠香,令温太傅一夜好梦,睡得深沉。
    清晨鸟鸣啾啾,龚纾怕吵到他,命小太监驱赶近处的鸟儿,宫人侍奉太后更衣用膳,皆屏息静气,行走无声。
    没心没肺的人,睡到日上三竿,还没醒。
    暑气渐盛,她又怕他热,让人放下竹帘,遮挡阳光,端来冰盆,坐床沿一面看书,一面给他打扇子。
    这一觉睡得是真舒服,梦里都香喷喷的,温湛在徐徐清风下睁开眼睛。
    身上盖着轻如薄云的冰蚕丝蓝锦衾,眼前是汴绣孔雀屏风,蹙金缠枝菊流纱帐,床边一名绝色美人抱膝而坐,一手执书,一手摇扇,扇面是灰猫扑蝶戏牡丹,两只羊脂白玉的嫩脚陷入软褥,离他不到三寸。
    应该还在做梦,再睡会儿,他想,悄悄合上双目。
    “醒了还不起?干嘛又装睡?”
    扇子轻轻拍到他脸上,“啪塔啪塔”。
    “小脚丫子给我吃两口,我就起。”
    他侧身捉住一只幼足,硬往嘴里塞,啃咬脚趾。
    “哈哈哈……痒……”
    书掉落床脚,书页“哗啦啦”一翻到底,不一会儿,扇子也滑了下来,笑声止了,喘息交迭,娇吟如泣。
    “怎么……怎么一睁眼……就要?”
    “谁让你光着脚勾引,我又不是神仙。”
    “好歹唔……先用膳……嗯……我还……还饿着呢。”
    温湛想了想,放开口中奶头,抱着太后忍痛坐起。
    “那先吃饭吧,免得待会儿干了一半,你肚子‘叽里咕噜’地骂我。”
    一提“骂”字小太后就生气,“啊呜”一口咬住他的肩头泄愤,像只小老虎。
    “嘶——我错了,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有新衣裳,特意做给温太傅的。
    龙葵紫伫丝纱罗贴里,白缘鲛青窄袖直身,袖口滚一圈隐涛纹,内衬奢华,外袍净素,干干净净的,正合他的喜好。
    温湛莫名生出些愧意,小妖精待他如此上心,可他满脑子都是“老爷丫鬟”,老想扒衣服办她,太没心肝了。
    午膳设在澹水边的琉璃绿瓦亭中,匾额上写着——离歌,是恪桓的字。
    “早先似乎是叫‘却却亭’,先帝不喜欢,改用李煜的《破阵子》,赐名‘离歌亭’。”龚纾柔声解释,亲手替某人浅斟半杯。
    “白沙翠竹却却净,古岸新堤曲曲长。却却亭也挺好听的,那远处的那条长堤是不是叫‘曲曲堤’?”
    “……应该不是。”
    太后无语,往他碗里夹了一只芙蓉虾,堵住这张讨嫌的嘴巴。
    温湛乖乖吃了,抿一口手边小酒,入口清醇绵甜,怡香悠远,好奇道:“桑落?西苑里不喝贡酒吗?”
    “宫里那些御酒太端着了,你又不爱喝。”
    她准备了他喜欢的大曲,桌上摆着青笋肚条,油爆肉,酿鲮鱼,金丝芙蓉虾,玛瑙白玉,荷叶粉蒸鸡,凉拌千金菜,醉腌六月黄。
    才起床,就美酒珍馐大鱼大肉,着实令某人受宠若惊。
    “就我们俩个,这么多菜,吃不完吧。”
    “你家里天天粗茶淡饭,昨日在户部错过了午膳,傍晚来不及用饭,啃了两口葱饼就策马来西山找我,今天再不吃点好的怎么行?我知道太傅不挑食,什么都爱吃,多吃点。”
    “……怎么打听得那么清楚,连葱饼都知道,又让锦衣卫盯我了?”
    “嗯。”
    龚纾坦然颔首承认,蹙眉理直气壮地说:“喜欢你的人多,我怕宫外有女人勾搭你,抢我夫君。我与她们不同,困于深宫,想找个男人,可不容易。”
    “噗——咳咳……咳咳咳……”
    温湛一口酒呛进喉咙,别开脸猛咳不止,小太后赶紧替他拍背顺气。
    “怎么了嘛,实话实说而已。”
    小骚货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她的男人心痒难搔,灌一口茶漱漱,转身搂住小妖精碾转吮吻,水声“啧啧”地舔得她晕头转向。
    “今日一定要玩‘小丫鬟伺候老爷沐浴’,一定要玩!”某人神色坚毅,苦大仇深。
    龚纾吃吃娇笑,花枝乱颤,又夹一筷子青笋塞他嘴里。
    “知道啦,老爷快好好吃饭,当心待会儿没力气,被小丫鬟以下克上。”
    他们宫里宫外,无法相伴,只能偷情,此刻离宫小住,终于尝到夫妻的甜蜜滋味,只盼着时光慢些流逝,慢一些,再慢一些。
    某人不和自家夫人客气,大快朵颐,扫净桌面,吃撑了胃,要去逛一圈消消食。
    太后作陪,轻绫薄衫,手摇团扇,挽着他,“这是太湖山石”,“那是二十四节气望柱”……
    温湛替她撑着绿绸伞,踏过鹅卵小径,淋一伞的紫藤花雨,生平未曾有如此悠闲意趣,逍遥缱绻。
    “好看吗?”她问的是缤纷园景。
    “好看。”他答的是倾城美人。
    总算到了太傅大人最期盼的泡澡时刻,圆池内外空无一人,只有从白玉趴蝮口中喷涌热泉的“哗哗”水声,垂花月拱门处霞影纱随风婀娜,笼着一池云雾缭绕,恍如仙境。
    他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剥得赤条条,坐进池中,顿时热意沁体,百骸舒畅,不由自主眯眼喟叹。
    当皇帝确实快活,舒服舒服!
    不多时,他的“小丫鬟”也来了,自寝卧小道碎步而至,挎着个竹篮,袅袅婷婷。
    温湛睁眼一瞧,倒吸一口气。
    小骚货桃腮含春,香肩玉臂尽露,只着一席齐胸襦裙,银红绣金,熠熠烁烁,薄如蝉翼,奶头私处朦胧可见。
    死了,蛮好不要做“老爷”的,应该玩“淫贼奸污青楼花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