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桃(校园1v1H) - 没良心的小白眼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饶骑着摩托车回家。
    车在门口还没停稳呢,摘了机车手套一抬眼,小女仆就激动的跑进屋通报去了,老管家徐叔就和见着太子爷驾临了宅邸似的,忙不迭迎他上去。
    “少爷您可算回来了。您这有几个月没回来了。”
    徐叔接过林饶的外套,吩咐保姆今晚去多做几个菜,就仔细端详他,林饶额头的纱布倒是摘了,就创口贴在眉峰处,给野俊的眉眼平添了一分戾气。
    让人看了禁不住联想他是不是又去斗殴了。
    徐叔神色一紧,忙不迭问他,
    “您这头上怎么还挂彩了,可别让老爷子看出您又跟人打架了。”
    他是从民宅就跟过来的,从小看着林饶长大的,和他半个父亲也没差多少吧,林饶小时候和林青央一向话很少,多一分隔阂,平时有的没的反倒是愿意和他多说几句。
    林饶敛着痞气神秘笑了笑,套近乎着揽搭住徐叔肩膀,说他真没打架,最多算是正当防卫,保护他的妞儿,完事还给他徐叔卖个关子说,到时候带她回来,让徐叔看看他喜欢的妞儿。徐叔听的云里雾里,反正就是一个劲又劝林饶,
    “您喜欢哪个妞儿,和徐叔说说就得了,可半个字不要和老爷子提。老爷子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
    林饶没应,人站在前厅,抬手接过女仆递过来的一杯薄荷苏打水,喝了几口。
    低头发信息,刚分开没有一个小时,他这心里就不踏实,一门心思查岗了。
    饶:「回宿舍了吗?发张live,看看。」
    窈:「回了。图片」
    图片中又是一只白嫩小手抵在翻开的教科书前,小指还老实带着林饶硬给人戴上的尾戒。
    林饶心里一热,贴近话筒,微信语音一句,
    “我宝贝儿,真乖。”
    那嗓音又磁又欲还透着一股莫名的深情,愣是把一边端着杯子的年轻小女仆给喊的心脏砰颤,小脸一红。
    林饶神情怠散的迈进屋。林青央正坐在梨花木雕的茶坻前,许稚芸低眉顺目的给他沏茶,她操作那些精致茶具,已是熟门熟路,从来不用女仆们上手。那些人粗手粗脚,林青央一向讲究,只喝她亲自做的茶。
    林饶看不惯他妈妈这幅做小伏低的模样,心里替她不值,情绪一瞬又不爽,忍下来,毕恭毕敬拿起一盏茶,给他爸爸满上。
    “爸,我想好了,我不会出国,我要考北附大。”
    林青央喝了一半的茶,险些呛着了,许稚芸贴上去给他顺着气,林饶这话说的,就和喝多了似的,还是假酒。
    北附大是什么地方,不说在北城,就是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最高学府,排行世界大学前三的顺位,与深城大学、海城大学并齐。
    每年的高考分数线都是690分以上。
    林青央:“高中两年你天天逃课、飙车蹦迪、玩女孩子,北附大的门是朝哪里开的,你小子都摸不到!”
    林饶大咧咧的坐下,手搭在椅背上,和他爸摊牌了。
    “反正我不出国,除非季窈给我当陪读,没有她,我哪也不去。”
    许稚芸听不下去了,
    “给你当陪读?人家小姑娘挺优秀,成绩又是排前十,我问过张校长,季窈是特优的成绩,又是保送生。很有希望考上北附大。”
    许稚芸想着,季窈虽然是小地方出来的,人却长得文静又稳当,她看了挺喜欢,说起话来也温声细语,和她前后谈了几次,始终一副教养良好,不急不躁的模样。
    人家可半点没提一个钱字啊。反倒是拎着家里自己养的土鸡蛋、家里自己种的有机蔬菜,说是妈妈对保险赔偿金的事表示感谢,东西塞满了后备箱,许稚芸觉得面子上反倒是挺挂不住了。
    人家爸爸可还躺在医院呢,她家工地上摔残的,这不是打她脸吗?
    这么个招人疼的小姑娘。实在不像她印象中的那种削尖脑袋只认钓凯子圈钱的的乡野丫头,眼里没有一点贪婪,反倒是也没那么紧张她儿子似的,一副并不想缠着林饶的清冷样。
    让许稚芸准备好的一套狠话硬是说不出口。
    她想,也不知道季翰万这个民工子弟是怎么养出这种娇女儿的。不是富养,至少也是父母倾尽全力才送到北城读书的。
    怎么就让林饶这小子给糟蹋了,许稚芸这几天,对着玄关堆满的大包小包的蔬菜、土鸡蛋发呆,心里是只剩下对这女孩的一份愧疚。
    林饶才不管他爸妈怎么想,看他妈沉默发呆不知道想什么,继续煽风点火,
    “我才不管你们答应不答应,我也就是回来通知你们一下,我不会出国的。”
    林饶想的挺理想化,他出国以后,季窈跟过去给他当陪读,白天上课,课上兴致来了就在后排摸着抱着玩,晚上洗干净了扔床上夜夜挨他操。
    远离父母,性开放了,放开了操,想想这日子还不得把他活活给爽死了。
    可惜季窈不是他什么附属品,人家小姑娘有自己想法有自己计划,说了要留在北城考大学,还他妈想考研。
    季窈脾气软,人也软,别的事都好说,床上也顺着他闹,就是不能提考大学,一提考大学填志愿的事,她整个人就执拗的和个炸了毛的小猫似的。林饶一门心思让她陪他出去,几次谈不拢,床上给人操的死去活来也谈不拢。
    他是没辙了,拴不住季窈,这回看见她兜里学长的名片还加了微信。
    汹涌的醋劲儿上来,淹没了仅剩的一点理智,算了,他一个活人还能让路给堵死了,哪条路不是路,林饶决定,他就得在季窈屁股后面跟着她,看着她,他才放心。
    林饶:“我要考北附大,爸,我说真的,我现在就开始学。”
    林青央怒极反笑了,把林饶书包里东西都抖落到地上,游戏机、漫画书一堆没用的,还一连串的避孕套,就是没有一本教科书。
    林青央气的拍桌子。
    “你学,你不是学吗?你教科书呢?让狗叼走了?”
    林饶毫不收敛,眉骨一抬,执拗放话。
    “我不管,我就喜欢她,我只要她!”
    气氛一瞬间飙升到顶点,林青央恨铁不成钢,恨的牙痒痒,他实在看不得林饶这幅顽劣不堪的模样,那点仅剩的脑子还有点小聪明,本以为收心学习还有个前途,现在一个姑娘就给糊弄晕了吧,这出息是一点没有了,真给他老子丢尽了人。
    林青央沉默着皱眉,抬手抽开腰间的皮带。皮带握住,挥打一下,许芷芸吓狠了,心疼儿子,拦着抱着不让他打,
    “青央,你消消气,林饶他还小,他不懂事。”
    “他还小?都学会玩姑娘了,还小,你别拦着我,今天不教训他一下,不知道自己老子是谁。”
    林饶丝毫不躲也不惧,自己把上衣脱了,赤膊站着,眉心荡着戾气,还给他老爸煽风点火,
    “来啊,过来打我,你今天不打死我,你就不是我老子,你他妈当年就该把我射墙上。”
    林青央死狠了,一皮带下狠手抽打上去,林饶手臂上的肉就绽了红痕。
    许稚芸吓的、心疼的抽泣不止,这么大个小伙子被自己老子的皮带抽的手臂上、背脊上瞬间绽开了一道道血痕,愣是咬牙一声没吭。
    等林青央抽打到气消了,林饶半句话没说,赤膊走上楼,去拿他机车钥匙,下楼时,门被他一脚踹上,狠狠摔的一声砰响。
    “别以为你是我老子就能管我,我喜欢的人,你少管。”
    许稚芸哪看的下去他这样,心疼的不行,打在林饶身上疼在她心里,让小女仆拿着药箱子满屋子追着林饶给上药,林饶抬手拦下,不让人靠近。直接拎起地上的上衣,三两下穿上,背上包去玄关穿鞋。
    许稚芸追上去还没问出林饶你去哪。林饶就指着她鼻子警告,他眉心荡着戾气。
    心思全都被一个人占据,行为激进又莽撞,活像个愤怒出笼的幼兽,炸着逆鳞,像是要把身体里憋的那股叛逆邪火都发泄在这家里。
    “还有你,别以为你是我妈,你就能干涉我的事,以后离我的妞儿远点,你去吓唬她干嘛?有时间去管管我爸的小三小四,妈的,晦气!”
    林饶心里烦的不行,狠厉一甩门走了,跨上摩托车,满北城的猛开,速度飙的超猛超速,差点又被交警拦了送去教育。他现在脑袋是不疼了,身上纵横的几处伤口被风一吹,就一阵钻心,仿佛每一处都抓心挠肝的刺痛。
    妈的,就这么疼死算了,真想让他的妞儿好好疼疼他。
    林饶把摩托车开到季窈的宿舍楼下,给她打电话,小姑娘在宿舍里突击学习,埋头沉浸在教科书资料里,根本顾不上他林大少爷又怎么作死了。
    林饶:“你下楼,我带你去飙车,有个地方,扎帐篷晚上看星星,特别美。”
    季窈在电话那端,忍不住就翻了个小白眼,不知道林饶大晚上的发什么疯,
    “不去,我要复习,写作业。”
    林饶发微信语音给她,“那你宿舍有人吗?”
    季窈回个文字。“有,乔颖在呢。”
    林饶:“宝儿,我想你了,你把她支开,再给我留个门,把我放进来吧。”
    季窈真是受不了林饶了,平静给他打字,
    “还放你进来,你是狗吗?”
    林饶在微信里真的逗着哄着她开心,给她轻轻汪了一声。
    季窈点开那语音听到他声音,不经意似的,却实在是弄的她心烦意乱。被林饶缠的彻底没辙了,想着这人就没正常过。
    她心软又管不住自己,屁股坐不住了。看了看宿舍那面镜子,思绪混乱不堪,生怕自己又没控制住,大半夜把男生带进宿舍,又乱七八糟的搞在一起,画面淫乱的不堪入目。
    季窈觉得自己真的好贱,明明答应了许稚芸不再缠着林饶,又上赶着让他操,也不能硬气一回了。
    季窈努力埋头,在宿舍里缩在书本后面,咬上嘴唇,用尽全力强迫自己不要跑下楼,身子都有些许发颤。心想不要让他又哄出去。
    林饶站楼下喊了几声,季窈,你下楼。
    女生宿舍的阳台探出几个好奇的脑袋看好戏,唯独季窈还是装小鹌鹑的躲在屋里。
    不得不说,林饶他确实也挺会的,对季窈那是玩了命的死缠烂打,一个电话拨过去,荡在耳边的嗓音带着股蛊惑人的磁性,把人家小姑娘哄的五迷三道的,腿都要软了。
    “不下楼也行,你来阳台,就是想你了,让我看看你,就看一眼,看一眼我就走。”
    季窈根本招架不住,愣是按也按不住自己的腿,被蛊了似的小跑着到阳台。
    林饶抬眼看着她,她在高处,他在低处。
    眼神相对的一瞬,季窈就陷进了林饶的眼神里,他最好看的是眉眼,瞳孔漆黑深邃,看向她时,像蛊惑人的深潭,不掺杂性欲的色情意味。
    透露着一股纯粹的深情,既像翻腾起来的江河湖海,又像将她围绕的凛凛暖意,干净不含杂质,却炙热的犹如烈日骄阳,莫名烫的她浑身发热,面色也瞬间涨红几分,连手心都抠出了汗。
    季窈受不了的想,完了,她管不住自己了。
    小姑娘站在阳台脑子发懵,双腿连带腿心某个不能言说的部位都发颤又发软,刚要颠颠的跑下楼,咬唇想起白天的事,就觉得实在丢人,又不想理他,就这么任由林饶站在楼下有一会儿。
    楼下适时下雨,下的倒是不大,林饶站楼下,被细雨也淋了个透心凉,季窈一狠心,回屋里找了找,扔下一把雨伞给他。
    人就又躲进屋里,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颊,继续装小鹌鹑不再出来了。
    林饶沉默着,捡起那把hello  kitty的雨伞,心都凉了,骂骂咧咧的,
    “他妈的,小白眼狼越来越没良心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