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综艺里全是我的春梦对象(NPH) - 第三日【5】(h)(老处男的第一次)(随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想试试新药的药效怎么样,顺便测试一下柏先生的勃起功能。”
    赵姿知的双手被固定住,手指却还在不安分地挑逗柏泽川的喉结,透过纽扣间的缝隙插进去抚摸肌肤。
    “作为家庭医生,我想我有必要关心一下柏先生的男性健康。”
    泛滥的汁水打湿昂贵的西裤,大腿上湿掉的那一片贴在腿上很不舒服,像是一种束缚。
    柏泽川仅凭单手就牵制住她的两只手,空出的另一只手握上她的腰,阻止她在他的腿上靠着摩擦阴蒂自慰。
    “这也是你上一任雇主教的吗?”
    男人态度不明,瞧不出喜怒,赵姿知却眼睛一亮,身子贴近白衬衫,语气里满是欣喜:“是啊,也许你还认识……”
    说话间呼出的鼻息打在男人的下颌角,“他叫……冯煜……”
    桎梏着她的手有些许的松动,看准时机,直击目标——不带任何犹豫地探进西裤内,握住让她垂涎已久的硬起。
    “嗯……”柏泽川喉间挤出一丝闷哼,没有拒绝她的小动作。
    棉质内裤被铃口抵着的那块已经湿了,大拇指隔着内裤围着龟头打转,坏心眼地堵住还在流水的小眼。
    男人从她抓住男根开始,脖颈上青筋暴起,眉头锁死,从面上丝毫看不出他的下体正被别人抓住玩弄。
    肉棒被掏出来,直挺挺地立在她和柏泽川之间,也许是药物的加持和被憋了好久,约莫有婴儿手臂粗。
    她默默咽了咽口水,有点担心自己是否能吃得下。
    下面的小穴翕张个不停,像极馋得直流口水的小嘴,水流了满腿,催促她赶紧行动,快点把大肉棒塞进来。
    第一次吃了前菜,没等到正餐,累积了许久的饥饿感来势汹汹。胡乱撸了几下,膝盖跪着往里挪了挪,对准就要往下坐。
    “好粗……嗯……”一只手扶着,另只手撑在男人的胸口稳定重心,洞口还没扩开根本吃不下这突如其来的巨物。
    心急地用稳住重心的那只手摸上自己的小豆豆,用龟头在私处滑动,弄得下面到处都是粘液,滑溜溜的。
    柏泽川两只手虚扶着她的后腰,防止她从椅子上栽下去。
    两指摸索着撑开穴口,试探性地塞进一个头,她完全合理怀疑这样强行挤进去,会裂开。
    后腰上的手用力收紧,吓得她腿一软,直接入了一半。
    “…啊……好痛……嘶……没事长这么大干嘛……”
    没有男人可以拒绝被夸奖性器,男性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柏泽川也不例外。
    经常握着钢笔签字的手指探进两人结合处,轻轻揉弄起来,“那为什么还要突然坐下来。”
    “你不是要把我推出去吗?”不赶紧吃,谁知道到嘴的鸭子会不会飞走。
    “……”
    适应了一会儿,加上那一口药的效用,很快她就能直上直下地套弄又烫又硬的大肉棒,撑到几乎要透明的穴口还在颤颤巍巍地收缩。
    女上的姿势,特别消耗她的体力,但她停下男人也不主动,就好像她在强奸一个真人的性爱玩偶。
    她的评价还不如电动按摩棒。
    “你……”柏泽川听见这话,一口气憋在胸口。
    被穴肉紧紧缠住,里面温热湿润如同有无数个小嘴在吮吸阴茎,这感觉和以前自己用工具或者手都不一样,仅是被包裹着就有想射精的感觉。
    更何况他还喝了不知道什么药,下体肿胀得只想狠狠操干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但他怕自己忍不住早泄。
    “冯煜的技术比你好多了,你不会没有……啊……”剩下的话被顶碎在嗓子眼。
    男人或许可以不在乎被质疑性能力,他知道这是污蔑,但他一定不能接受被和其他男人比较,还被评价不如别人。
    在情事上的胜负欲,让他一定要证明自己。
    最重要的是,赵姿知还猜中了柏泽川真的是第一次。
    是个三十二岁的老处男。
    这下也不需要赵姿知费力地起起落落,柏泽川轻松地掐住她的腰,仅凭手臂的力量就把她抬起来再放下。
    鼓起的肌肉撑得衬衫袖子仿佛下一秒就要炸开,她的手放上去,感受使力时肌肉的变化。
    “……”柏泽川侧过头瞄了一眼,转而去看赵姿知的表情,有欢愉还有对他身体的好奇,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啊……腿好酸……啊……柏……泽川……能不能……换个姿势……”
    大力地顶撞让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柏泽川每次狠狠操干几下,就全部退出来缓缓,三指代替阴茎继续抽插合不拢的穴口。
    当她躺在办公桌上时,觉得淫艳极了。
    严肃正经的书房内,她下体一丝不挂,双腿搭在男人的臂弯里。双手握在她的胯骨,臀部凌空,全靠柏泽川支撑着,不至于摔下去。
    每次粗长的进出都会带出粘液,呈自由落体式地滴落在地板上。
    两人同时达到高潮,整根没入的饱胀感,滚烫的精液全都浇在甬道内,灵魂深处传来的满足感,让她只想就此昏睡过去。
    柏泽川以抱操的姿势抱起她,在她绯红的脸颊留下轻轻的一吻。
    ……
    如果可以先暂时死一会儿,稍后再复活,赵姿知一定第一个报名。
    上一秒人刚泄欲完躺在桌子上休息,下一秒就是在会议室里被点名。
    上一秒还在和自己亲热的男人,下一秒又恢复死人脸对她进行惨无人道地批评。
    在自己表示对结果不满意,要求申诉之后,她得到了判定失败的原因——她对柏泽川使用了药物,这属于物理外挂。
    听到这个言论,她非常想说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她。
    【春梦空间需要能量维持最基本的运行。】
    简而言之,只有做爱才能使其持续运转,而所谓的任务则是可能使其获得更多优质能量。
    但女仆那次她明明就要……又为什么会突然结束……
    是被判定两人不可能做爱……还是……
    小剧场:
    《“抗推位”》
    冯煜(人在家中,连打好几个喷嚏,看了看开到28度的空调):感冒了?
    楚逸珂(画个圈圈诅咒冯煜):圈圈圈圈圈……
    周晨阳(单方面失恋的纯情少男):到底喜欢冯煜什么啊!可恶!
    柏泽川(冷漠脸):冯……煜?
    赵姿知(假装看风景):……
    ps:发文一个月了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