麝香之梦(NPH) - 287.合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开学典礼在开学一个月后举行。
    截止当天,莉莉依然没能整理完历史仓库。
    她倒是把仓库里的石板都背走了。
    上一次被凯洛羞辱之后,她依然穿着破了洞的长筒袜。她可以买新的,或者光腿。但是这么做又好像屈服于他的羞辱,让她无比憋闷。
    假如今天她为他换一条“合适的”袜子,明天他的点评对象就会变成她的鞋子、裙子、头发、身材……没完没了,无穷无尽。
    所以莉莉坚持穿那条破了的袜子。
    有本事他就一辈子把注意力和口舌花在这条袜子上。
    反正她不会换。
    而且,凯洛的评价一点也不重要。
    他是个意淫公主、压榨学生的下流东西,看见破袜子只能想到这些。这是他的可怜可悲之处,根本不是她的问题。
    就算被他说一万遍,这条袜子也依然会穿在她腿上,直到不再合身为止。
    她可以给他改作业或者批卷子。
    这是老师的权力。
    但是他不能让她换掉袜子。
    这是她的权力。
    事实上,凯洛之后说的所有话,她都没有再认真听了。
    莉莉已经像这样生活了很多年。
    她可以闭塞自己,尤其擅长不听不看不回应。
    比如今天的开学典礼。
    凯洛坐在她的班主任旁边,很明显对他们班的诗朗诵节目发表了尖锐的评价,让她的班主任眼角抽搐。
    莉莉对此没有好奇心。
    她只希望赶紧登台唱完赞美诗,然后回去给布蕾斯补习古文。
    开学典礼之所以在开学一个月后才举行,是因为直到这时候,南境的学生才差不多到齐。那边据说发生了动乱,很多领地都被波及。
    而“庆典”本身,在服丧期间是被严格禁止的,因此裁判所借追悼仪式的名义举办开学典礼,带领全校师生缅怀教宗。
    最最喜欢拍马屁的班主任,自然也没有错过这件“大事”。
    他要求全班排演诗朗诵节目,在追悼会当天上台为教宗唱赞美诗。
    莉莉被安排为领唱——这可不是好差事,因为所有人中,只有领唱是站在边角的台子上,背对着观众的。
    她相信很多同学已经准备好在枢机主教面前表演一场酣畅淋漓的边唱边哭了。
    不过她没想到,有人表演得太用力,哭着唱高音唱到昏厥过去。
    她见状连忙跳下领唱台,把人从地上扶起来,检查他的心跳和鼻息,幸好还活着。
    过了几分钟,校医院的医生抬着担架赶来,把人带走了。
    接下来的表演一坨稀烂,仓促结束。
    下台之后莉莉被班主任堵在后台大骂了一顿,大意就是她作为领唱,不应该直接跳下舞台,这些事情让其他同学做就好了。
    莉莉已经被他骂习惯了,不停点头道歉。
    “够了。”有几位圣职者走过来打断。
    班主任瞬间一百八十度大变脸。
    “真是太对不起了,作为献礼的表演居然出了如此大的差错,这都怪……”
    没等他说完话,法尔琉斯白金色的身影出现在圣职者们后面,他身侧紧紧跟着一位发声人。
    “不需要怪任何人。”发声人低沉道。
    班主任像被按了消音键一样沉默着,用力点头。
    发声人深深地躬身,法尔琉斯把手放在他头顶。
    过了会儿,发声人才起身传话:“主教大人说,晕倒的同学是在为教宗过世而悲恸,完全可以理解。而跳下舞台查看他的同学,也很好地体现了教宗一生都在践行的助人精神,不该受到苛责。比起舞台的圆满实现,今天在为教宗追悼的过程中,全校师生包括裁判所的圣职者们,集体见证了教宗伟大精神在我们之间的传承……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莉莉这辈子都没听过比这更标准的官话。
    她浑身起鸡皮疙瘩。
    更让她起鸡皮疙瘩的是,第二天布蕾斯就挥舞着校刊,兴奋地跟她说“这件事上头版头条了”。
    莉莉没有欣喜,只感觉有一道雷劈在头上,浑身都是麻的。
    她倒是不后悔帮那个同学。
    只是觉得……微妙。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明明不是坏事,但是权衡之下,她甚至更情愿被班主任毫无道理地怒斥一顿,然后草草结束开学典礼。
    那个晕倒的同学在出院后送了她一个巨大的花篮。
    导致这件事又上了一次校刊。
    在班主任的要求下,大花篮在讲台上摆了整整一星期,布蕾斯也每天都在说“你真棒你真了不起”,莉莉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每个来上课的老师都要提一嘴这件事,顺便夸奖一下她。
    除了凯洛。
    他唯一一次提到花篮是在上课前,非常刻薄地说了句:“哦?这可真是教室里添置的最有用的东西啦!可以把个别同学安排坐到花篮对老师的视线遮挡范围内,别影响老师们上课的心情。”
    这是凯洛最让她宽慰的一回。
    她主动申请换到了大花篮正前方的位置,这样就不用看见凯洛的脸。
    不过一周后鲜花谢了,花篮被搬走。
    莉莉的位置变成了讲台正前方,跟凯洛面对面的位置。
    现在她每天上课都要看着他的裤子。
    他会走下讲台,站在她面前说话,把手按在她的课桌上。他的手非常好看,修长,骨节分明,手背的青紫色血管很明显。
    这对于莉莉来说是个巨大诱惑。
    她每节历史课都忍不住幻想用钢笔狠狠扎他的手,但最终还是不敢付诸实践。
    其实凯洛在他们班的风评不算差。
    因为他讲课挺厉害的。
    之前库什的历史课一直致力于为学生提供良好的睡眠,现在大家终于睁开了眼。
    莉莉身边大部分人提到他都是——“我对历史课倒没什么意见,只是他这个人很讨厌”。
    不过整理仓库这项工作持续了这么久,是莉莉完全没有想到的。她也没让布蕾斯帮忙,因为她这学期的学业压力非常大。
    莉莉一开始还抱着“说不定能淘出点宝藏”的心态,试图快乐工作,干了一个月后她就只剩下麻木了。
    凯洛偶尔会刺一下她。
    “怎么了,小少爷不愿意给你提供帮助吗?试试跪下求他呢?”
    莉莉不像他那么伶牙俐齿,只会说“好吧”。
    凯洛冰冷地眯了眯眼睛。
    “看得出来……你对工作没有一点责任心。”
    他对学生没有一点责任心才是真的吧。
    莉莉暗想。
    “我把容易受潮的纸张档案都搬走了,只剩下石雕之类的重物。”
    她认真解释。
    “如果搬仓库的目的是减少漏水影响,我已经做到了,老师。”
    她当然知道,凯洛的目的不是保护仓库,而是折磨她。
    他一定是把假期在公主那边的失利全部归咎于她了。
    不过莉莉觉得也没什么。
    他越是折磨她,就越能证明他失败后的痛苦恼怒,和她当时选择保护公主的正确性。
    这反而让她不再犹疑。
    又过了几天,凯洛找到她说:“管道已经修好了,你记得把东西全搬回来。”
    莉莉也只是点头说“好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