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同人】春山可望(np) - 第三回不知木兰是女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而李存勖其人年少桀骜,天生喜欢弄险,诸如单枪匹马前往城门下叫阵,命部将们带着士卒先走自己留下断后,对他来说实在是寻常事。
    李云昭比李存勖还年少两岁,但十五岁便穿上男装扮作哥哥模样当岐王,年纪虽轻,性子却很是稳重。但有时被李存勖一激,热血上头,竟也同他一样涉险在前。李茂贞留下的旧部时常被吓一大跳,反应过来往往又忧又喜:忧的是殿下金枝玉叶,万一有所闪失让他们如何对主公交代;喜的是殿下骁勇善战,胸有智谋,并不逊色于主公多少。
    这一月多以来,晋岐联军行军迅速,连夺梁国西北重镇,朱温终于从美人乡里醒了一回酒,震怒之下命长子朱友珪、三子朱友贞领兵迎战。
    朱友贞不受朱温重视,又不争不抢,与朱友珪关系还算和睦。他有自知之明,明白以自己和大哥的军事能力,绝对胜不过李茂贞李存勖,便想着用江湖手段赢下这次战事。
    他前往玄冥教总舵劝说朱友珪:“大哥首创玄冥教,手下教众何止数万?自大哥以下,四大尸祖,孟婆,水火判官……哪个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若是大哥命令其中几位出手暗杀掉李茂贞和李存勖,届时晋岐两军群龙无首,我军趁乱荡平敌寇,在父皇面前真乃大功一件!我再为大哥美言几句,嘿嘿,这太子之位还不是大哥您的囊中之物么?”原先大哥和二哥斗得厉害,可这几年二哥不知道为什么短了雄心壮志,在大哥面前畏畏缩缩像一只大号鹌鹑,而自己既无夺嫡野心也没什么势力傍身,当然得在大哥面前恭敬些。
    “太子之位”一词真是击中了朱友珪的心坎,他微一琢磨,喜道:“三弟真是聪明!只是李茂贞武功深不……怕是不下于我,再加一个武功不知深浅的李存勖,孟婆等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朱友贞见他意动,忙道:“那大哥何不派四大尸祖出手?  ”
    “……不是本座不想派他们出手,只是需要点时间寻找。他们多年前便已离开玄冥教,其中三人不知所踪,只有一个侯卿还算好找。不过侯卿那里有能联络其他三人的法子,找到他便一切好办。”朱友珪想起自己练的这九幽玄天神功便是与尸祖降臣合创,只是上半卷多为降臣所作,自己还未记熟便被朱友文夺去,单练这下半卷总觉哪里不对劲。
    若是这次能把降臣找来,定要让她回忆回忆上半卷写了什么。将来自己可是这大好河山的主人,总不能一直顶着这副模样见人。
    “……幸蒙议潮公遗泽,赖归义军勇武,抗忠臣之丹心,折昆夷之长角。东接灵武,西尽伊吾。六郡山河,宛然而旧。”出征一月有余,李云昭方才接到沙州来信,那人统领归义军逼退回鹘,还挑动吐蕃诸部内斗,趁机夺回凉州。只是归义军孤悬绝域,消息传递的太慢了些,按着信上说的日子来算,那人说不准都回到岐国境内了。
    听得有人走近,李云昭便将来信收进衣袖。
    李存勖见她整理衣袖的动作,微一挑眉:“正臣兄何必如此,难道担心我偷看信件么?莫非来信的是某位红颜知己,有什么体己话不方便让外人瞧见?”一开始不觉得有异,但相识日久,他对着这张异常年轻的面容,实在难以以“世叔”相称。
    李云昭不怎么在意辈分问题,便也随他去了,只是这表字也是王兄的,这几年鲜少有人提起,她有时还真没反应过来喊的是自己。
    “信的内容么?不足为外人道也。只是写信的人,确实是一位美貌佳人。”见李存勖面上一怔,她也不卖这个关子,“写信的,是我的阿姐。”
    “我只听闻岐王有一妹妹,倒不知何时多出来一位姐姐?”岐王平民出身,家中亲缘关系很是简洁,要想在这基础上胡诌也挺为难的。
    “说是‘阿姐’,但容貌不老,年龄不知几何。她是我多年前偶遇的前辈高人,行踪不定,偶然来访时指点我武功,待我有如长姊,我便以‘阿姐’称呼。”
    信的最后那人提到已知晓岐晋伐梁之事,让她不必太过在意玄冥教那四大尸祖。那四人本性不坏,也很少听从冥帝朱友珪号令。
    “那……”李存勖犹豫一下还是脱口而出,“令妹她近来可好?”
    “?”李云昭觉得好生古怪,“舍妹曾与世子见过么?”李存勖这般样貌,她要是见过不可能毫无印象。
    “……并未。”李存勖自知失言,面上一红。
    时人娶妻多看其父兄门第,他心高气傲,通文馆内那十几个义兄弟一个也瞧不上,倒与李云昭一见如故,心中对昔日那桩未始的提亲有些追悔。
    李云昭微一沉吟,微笑道:“她……很好。”
    初从王兄李茂贞手中接过岐王之位时,她也曾埋怨王兄被那虚无缥缈的龙泉宝藏迷了心智,抛下岐国,抛下她,远赴苗疆一去不返,更将岐国这样重的担子,不由分说地担在她的肩上。
    只是她执掌岐国这数年间,逐渐明白:这乱世中的一片雪花,落在任何百姓身上都是不可承受之重。即使今日王兄尚在,予她庇护,她也再不能是往日里不识烽火的小童了。
    如今她既是王侯之身,这家国天下,怎可担不起?怎敢担不起?
    这些年来,岐国百姓安居,少闻干戈,她很是知足。至于她自己……现在已是很好很好,不敢多有所求。
    少顷,手下来报朱友珪、朱友贞兄弟领兵而来。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披甲而出。
    朱友珪眯着眼睛,瞧着对方主帅并辔而出,纳闷道:“这李茂贞真是越活越年轻了,怎么身形矮了这么多?  难道他也练了什么神功么?”
    朱友贞哪敢接腔,谁不知他大哥最恨别人论及身形。他只得朝对面喊话:“李茂贞!我大梁与你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为何来犯我疆土?!”
    李云昭朗声道:“尔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乱臣贼子?哈哈哈,岐王还真是好大脸面!凤翔至长安如此之近,当年长安大火,怎不见岐王前来救驾啊?还是说岐王有自己的盘算,不愿为臣?”
    李云昭一噎,她当然知道王兄不是纯臣,但三军阵前岂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便想先乱以他语。
    李存勖朝她瞥了一眼,挥剑鞘一拦,纵马上前两步。
    朱友贞见他靠近,当即针对道:“李存勖,你虽是李克用亲儿子,但我看李克用也不是很关心你啊,要不然通文馆这份基业,他怎么宁肯交给李嗣源也不给你呢?”
    李存勖俊美面容隐于恶鬼面具之下,无从分辨神情,说的话总往人肺管子上戳:“比不得朱温逼死发妻,叫你这个嫡子无处容身。”
    “你!!!”
    “还有你,”李存勖偏头向朱友珪,“听闻冥帝大人为了争宠无所不用其极,连自己的妻子都能献出,寿王李瑁①九泉下若听闻此事,应当也会对冥帝的大度啧啧称奇——”
    他这番话本就阴阳怪气,更兼他说话时多以戏腔,最后的“奇”字拖了个千回百转的长调,伤害性极强,侮辱性也高。
    朱友珪盛怒之下,抬手就是一箭射出。他身形如稚童,偏爱骑高头大马,这一箭直奔李存勖咽喉而来。李存勖武功远不如他,但临阵经验丰富,见日光下寒光一闪,微一闪身就躲了过去,反手一拉李云昭坐骑的缰绳。
    李云昭冷不防坐骑向前跨了一步,下意识一低头,箭矢穿过她束起的头发,射落了她的发冠。
    “……多谢世子,想我这些年少有操练兵马,竟致髀肉复生,惭愧,惭愧。”她很快便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实在不像一个久经沙场的诸侯,忙掩饰道。
    “放箭!”李存勖高声下令,后退到她身边。
    妙成天见岐王殿下长发垂落,平添几分妩媚,担心她被窥破女子身份,从自己头上拔下一根簪子,上前递给她。
    李云昭随意梳了两下,盘了个髻用簪子固定。
    李存勖端详她几眼,挑起她鬓边碎发:“这里没梳进去。”
    妙成天:“?”
    镜心魔:“?”
    ①这个大家都知道吧,杨玉环前夫,李隆基之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