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烟娇[先离后爱] - 望烟娇[先离后爱] 第3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也是席烟想知道的,不顺耳归不顺耳,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薄望京要来这里。
    应嘉敏看向应嘉荟,大大咧咧挑眉道:“姐,你自己说,是不是和京哥有小秘密?”
    一直没说话的舒畅突然出了声,“阿敏你真有意思,你这样说,不是明明白白指认你姐是小三儿吗?”
    刚才梁慎川说舒畅是他相亲对象的时候,席烟多看了几眼,但没看细致,此刻细细看来。
    舒畅一头短发,带着耳环,紧窄的浅黄色短衣,宽松的青绿长裤,时尚度极佳,五官立体小巧,此刻笑容带着讥诮,是个直爽性子。
    应嘉敏一时噎住,脸瞬间涨红,泄愤似的扯了扯男朋友,“舒彦,你管不管你妹妹?怎么说话呢!”
    席烟这才捋清关系,舒畅和梁慎川是相亲认识的,舒畅她哥是应嘉敏男朋友,应嘉敏的姐姐应嘉荟和薄望京为了什么联系上的未知。
    估摸着舒梁两家让小辈们培养感情,寻了由头让舒畅和梁慎川来度假村玩,结果一个带一个,把人都搜罗齐了。
    同样脸色不好看的还有应嘉荟,明明很想说点什么,但薄望京又是个不在意别人看法的冷性子,应嘉荟大半身子都侧到薄望京那边了,对方还是没反应。
    席烟觉得很有意思,剥开一只橘子,一瓣一瓣,吃得津津有味。
    应嘉敏冷不丁望了眼席烟,回怼舒畅道:“大家什么样儿心里都清楚,家族联姻算哪门子爱情,京哥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她那款,不过是凑合过日子罢了。”
    “不管是从先来后到还是感情上来说,我姐都算不上小三。”
    席烟笑了声,直接舞她脸上了?
    她拍拍手站起来,这小妮子见她不说话,还真当她是病猫呢。
    席烟笑里没憋什么好,双手环胸盯着应嘉荟,“这样吧。我呢,是个俗人,不懂你们真爱至上的道理。但如果她今天能在这里说出她爱薄望京,我这个薄太太就让给她。”
    男人闻声缓缓抬眸,外头的月季开得正好,游走于青山之外的隐士终是进了局,满城风雨。
    第3章 影子与沼泽
    谁也不敢打破持续的静默。
    应嘉荟脸色青白。
    席烟知道薄望京在看自己,他眼眸是冷情乏味的,像他这样习惯掌控一切的顶级集团掌舵人,冷不丁被摆一道,自然不悦。
    她故意躲避他的眼神,装没看见。
    但很快她又惴惴不安起来,偷瞥了一眼薄望京的方向,若他与应嘉荟旧情未断,她今天如此为难他的小情人,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席烟视线往旁挪了挪,看到应嘉荟气恼憋屈的表情吓一跳,不知道的还以为起了什么病。
    应嘉荟抿了抿唇,冷声道:“席小姐开玩笑要有分寸,我自始至终没想过要介入你们婚姻。”
    席烟耸了耸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无辜道:“这样啊,我以为你妹妹在暗示我。”
    “看来是误会咯?”
    应嘉荟都要把席烟的脸瞪破了,唇角还维持得体的笑容,“当然。”
    席烟扫了眼应嘉敏,小姑娘自知给亲姐惹了麻烦敢怒不敢言。席烟心里暗爽,眼风一带,不小心刮到薄望京。
    男人神情寡淡地望着她,不同于往日的波澜不惊,此刻有一分审视和好奇,他并未遮掩自己的探究,仿佛手握一块钝滞的冰凌划拉她的躯壳,不紧不慢地寻找最薄弱处,伺机撬入。
    席烟脊背一寒,本来还想撩拨一下他让他出出丑,现下是动也不敢动。
    以前她在他面前百依百顺,纵然对外头秀着假恩爱,她也没质疑过一次,或许在薄望京心里,她今天的行为就好像养得好好的猫咪,突然伸手给你来了一爪一样令人气恼。
    这场闹剧落幕于梁慎川带回来的烧烤,店老板拉了一卡车的器具,怕是将店里能挪动的都搬来了。
    席烟发过一次疯之后,他们再不敢惹她,一顿晚餐吃得很是安逸享受。
    -
    山里湿气重,第二天清晨下了毛毛雨,持续的时间不太长,席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停了,一拉开窗帘,看到雾气弥漫在山腰,如仙似梦,忍不住拍了几张照。
    她手机镜头放大,往咖啡馆那边带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对“璧人”——
    正是早起的薄望京和应嘉荟。
    这狗人倒是没在他们面前装夫妻情深了,昨天晚上她本以为薄望京会再来要一次房卡,结果他居然真没和她同一间房。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席烟仔仔细细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上轻便的衣服,下楼。
    薄望京今天穿了一件灰色休闲衫,底下搭一条宽松的黑色牛仔裤,白色针脚极有潮流感和时尚度,比起平时精英打扮更显慵懒。
    席烟在空余的座位坐下,倒了一杯花茶,她喜欢在早上吃些有甜度的东西,环顾四周找起糖罐。
    薄望京起身从后面的黑木架上拿了一个玻璃瓶,长指捏住盖子放到一边,撕开一次性用勺的薄膜口子,拿起勺子不多不少舀了两勺。
    席烟喜笑颜开地闻了闻,盯着杯子呼呼吹气,嘟着脸说了声:“谢谢。”
    薄望京低头慢条斯理地将盖子盖回,侧身放回原处。
    他们一套配合行云流水,这中间连一点眼神接触都没有,好似做惯了。
    应嘉荟半张着唇,难以用讶异来形容她此刻的表情,可以说是震惊。
    席烟呷了一口,满足地长叹一声,压了压头上的编织草帽,将眉毛露出来,笑问:“休息得怎么样?二位。”
    薄望京端起咖啡,散漫地靠在椅子上,嗓音低磁带讽:“你看起来睡得不错,一个人睡的缘故么?”
    此话一出,席烟和应嘉荟脸色都变了变,只不过一个薄怒,一个欣喜。
    席烟觉得在应嘉荟面前被强调一个人睡,很没面子,眯了眯眼,冷笑道:“怎么?难道薄老板是两个人睡的吗?看来回去得多买几张床了,一天睡一个一张床可不够。”
    薄望京深潭般的乌眸徐徐扫向她,定住,长指漫不经心地把玩咖啡杯杯柄,指尖从左边划至右边,像狭玩玉器的纨绔子弟,好似认真思索了她的建议,才波澜不惊地吐字:“你要是乐忠于封建时代三妻四妾的玩法,我也不是不能陪你玩,只不过事情传出去,败坏的是我的名声,集团若因此平白蒸发几百亿,算算还是我亏了。”
    “到时自然要拉个陪葬,烟烟你说对不对?”
    席烟被他噎得一梗,他这话半真半假,是在警告她,不许像昨天那样再瞎说八道。
    但她一想到,如果不是梁慎川叫她来这里,薄望京指不定怎么和应嘉荟发生什么,就气不打一处来。
    是他不懂避嫌,她还不能阴阳几句了么?
    “伪君子。”她小声嘀咕。
    薄望京微微侧了侧头,眼睫眨得得很慢,视线黏在她身上,神情有些冷。
    席烟吓得一缩,两腿定在地上,想跑不敢跑,目光像被他咬住似的,躲到哪里都不是。
    她呼吸急促地盯着他,警惕又胆怯。
    薄望京果然探身过来,左手虎口轻轻卡住她下巴,慢慢地抬起,右手撑在她座椅扶手上,将人牢牢困在包围圈里,他张开拇指压在她唇边,什么话都不说,两人之间弥漫着一种侵略与被侵略的张力。
    “我不说了。”席烟喏喏地认错。
    薄望京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席烟不用细想也知道他们现在姿势不太好看,闭眼想躲过薄望京的手,“有……有人过来了。”
    薄望京指骨冰凉修长,像链子一样轻而易举将她逃避的脸颊扭回来,平静道:“夫妻之间做什么都很正常,在意他们干什么?”
    席烟有些恼,“既然你都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了,夫妻之间打情骂俏很过分吗?”
    “打情骂俏?”薄望京被她气笑了,向来薄情的眸子眼尾带勾往上挑,有种诡谲的漂亮。
    他的五官已经十分好看,凌厉俊美,尤其那双眼睛,清澈透亮,比林中幼兽还灵动纯净些,每当有阳光时,金色卡在瞳孔边,好似有神性。
    但他气质过于有压迫感,一个眼神足以让人闭嘴,渐渐地,没什么人敢直视他了,更不知道原来他有这样一双澄澈的眼眸。
    席烟怪心虚的,但还是嘴硬道:“你看不起这个词?”
    薄望京眯眼冷笑了声,“所以在打情骂俏的语境下,我该怎么喊你?伪娘子么?”
    席烟:“……”
    被她一打岔,薄望京气势没那么凌人了。
    等他手指松开了些,席烟立马从他臂弯钻了出去,躲得远远的。
    应嘉荟早就离开了,不知道是薄望京凑到她那边的时候,还是她说打情骂俏的时候。
    席烟手机屏幕忽闪忽闪,微信足足有二十来条消息,全是梁慎川发的。
    等席烟看清那些图片,脸轰的热起来。
    在梁慎川的角度,她和薄望京好像在亲热,特别是他手指放在她下巴的姿势,男人矜贵的下颌骨压在女人娇柔的面容,强势又霸道。
    ——你俩别在外头瞎搞行不行,为这,我还去关监控。
    ——多大动静,应嘉荟都回来了。
    ——早知道你俩昨晚就该一块儿睡,这大早上的,干柴烈火。
    ——亲完没?约了专业人士开缆车的,兄弟。
    ……
    薄望京拿着湿纸巾擦手,经过席烟旁边的时候顿了顿,嗓音低磁,“瞧什么呢?”
    席烟下意识藏起手机,假笑:“梁慎川问,要不要一起去坐缆车。”
    薄望京淡淡睨了眼她背在身后的手,显然没信,只是懒得追究,高冷地吐出一个字:“哦。”
    -
    没几个人在客厅。
    梁慎川看到席烟和薄望京一前一后走进来,皮笑肉不笑道:“薄老板还挺快,只是没想到是野路子。”
    席烟一早上被薄望京压榨的火正愁没处发,捡起地上的靠垫就往梁慎川身上扔,“还说!你欠抽是不是!”
    薄望京神色略微起伏了一瞬,很快了然,却也没开口解释的意思,长腿从容地迈向沙发,闲闲地看他们打闹,举手投足矜贵淡定。
    席烟打够了,盘腿坐在地毯上,苦了梁慎川跑得气喘吁吁,他压根不敢还手,只能躲,但席烟又是有什么扔什么的性子,防守哪里够用。
    坐在秋千上玩手机的舒畅笑道:“你们关系还真挺好,怎么闹都不生气。”
    席烟从地毯上爬起来,扔了瓶矿泉水给梁慎川,冲舒畅挤眉弄眼,“可不,别的不说,他性子好,适合做老公。”
    舒畅笑容温和,摇摇头,似乎对梁慎川没兴趣。
    梁慎川走过来轻轻拍了下席烟脑袋,“别瞎参合。”
    席烟炸毛打开他的手,“说了多少次,叫你别打头别打头,还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