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烟娇[先离后爱] - 望烟娇[先离后爱] 第4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梁慎川做了个鬼脸。
    舒畅看看这俩,又往薄望京那边看,一点反应都没有,好似一对硬凑在一起的怨偶。
    过了五六分钟,应嘉荟一行人姗姗来迟。
    度假村的缆车是双人缆车,他们有七个人,这就意味着一定会有一个人落单。
    梁慎川没想过这层,几个人到了坐缆车的地方傻了眼,他挠挠头,抱歉道:“要不你们去吧,我坐好几次了,不差今天这一次。”
    应嘉敏牵着男朋友的手走到缆车前,不管怎么分组都不关他俩的事儿,只是上车前,冲薄望京说:“薄老板,我姐姐有点恐高,需要人照顾,就拜托你了。”
    舒畅白了应嘉敏一眼,走到席烟身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如果你想和你老公一块儿,我就带应嘉荟走,不然这小绿茶又作妖。”
    席烟惊讶于舒畅的高情商,装作不经意地看向薄望京的方向,又飞快地收回来,含糊道:“他可能不一定会去。”
    第4章 影子与沼泽
    早上十来点钟,太阳在乌云云团中冒了尖儿,微弱的橙色拂亮了林间的雾气,世界逐渐明朗。
    正如席烟所料,薄望京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去。
    他接了一个电话后,找梁慎川要了间隔音好的房间,看样子要开远程会议。
    舒畅乐得清静,直接拽了席烟的手上缆车。
    席烟哪能看不透她想法,舒畅打算把应嘉荟一个人晾那儿,圈里人惯用的抱团方式,人被晾多了自然锉了锐气,再嚣张的性子也会收敛。
    只不过她不了解应嘉荟,这位可不是什么原地待命的主儿,一转头跟了薄望京进屋,气得舒畅指着玻璃窗外头半天说不出话。
    席烟心里不是滋味儿,但除此之外也没别的了,可能她本就没把太多希望放在薄望京身上。
    她拿出拍立得,笑嘻嘻地贴近舒畅,“哟,这哭丧着小脸的是谁啊?”
    舒畅被恶心得浑身一寒,挑眉看她,“你没事啊?”
    席烟耸了耸肩,懒洋洋地反问:“我有什么事?”
    舒畅比了个大拇指。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缆车才到达另一个山峰。
    这边距离别墅区大概一两公里,眺望过去,房子只剩下一个小点。
    早上下过雨,路是湿的,工作人员把两人从缆车上扶下来的时候就开始叮嘱,“这边石子路上很多青苔没处理,你们走的时候小心点,下面有个人工瀑布,挺好看挺壮观的,造的时候梁总很上心,还亲自过来盯进度了。”
    席烟没什么心情玩,但舒畅被工作人员这番话勾起了兴趣,非拽着席烟下去瞧瞧。
    走到半山腰有个溶洞,流水潺潺从石洞顶端流下来,洞里头是黑的,岩壁挂了蓝色紫色的彩光,神秘且漂亮,沿途的雨花石倒立在石顶,辨不出真假,有种寻宝的刺激感。
    越走越深的同时,水声也清晰起来。
    “看那儿!”舒畅蹦起来,指着左边光影错落的山洞。
    席烟沿着她手指的位置看过去,眼睛一亮,巨大的水帘从彩光灯中一跃而下,激起巨大的白色水花,水花引入一条发蓝色荧光的隧道,如同银河般神采迢迢。
    舒畅被墙壁上的壁画吸引,两人暂时分开。
    席烟拿起拍立得往瀑布那边走,但这边光太暗了,效果不太好,正巧旁边有条凳子,她就借着凳子爬上和瀑布平行的石头上,上边有个高台,正好照全景。
    席烟刚爬上台子,差点直接跳下去。
    台子上,消失很久的应嘉敏和舒彦正靠在墙上接.吻。
    两人看到亮光立即停下,应嘉敏躲进舒彦怀里,舒彦眼神像要吃人。
    席烟立马背过身,“这可不赖我,这地儿没写非情侣勿进吧?”
    两人窸窸窣窣把衣服穿好,应嘉敏翻了个白眼,狠狠撞了她肩膀,拽着舒彦走。
    席烟好心情被搅合没了,她时不时起刚才那一幕,觉得有点恶心,潦草地拍了几张算打卡完毕。
    她要下去的时候发现那张凳子不见了。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席烟喊了几声舒畅,但没人应,她拿出手机打语音,但这个位置太偏了,没信号。
    她瞧着这台子不过两三米,不算太高,蹲下来伸出一只脚试了试,好像能下去,便将拍立得和手机一起放进包里,两手握住墙边的一根钢筋,借力往下爬。
    工作人员说得没错,这几天的石子是长了青苔有些滑的。
    席烟踩第二块石子的时候,一打滑,整个人朝外摔去,她下意识想保持平衡,手掌沿着石壁一路刮下,右手因为撑在地上疼得失去知觉。
    席烟摔懵了,趴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勉强两腿盘坐起,疼得想哭哭不出来,她手脚都能动,只是小臂和手掌中心都划破了,出了些血。
    她脑子空白,呆坐着,忘了脏,缓了几分钟拿出纸巾清理伤口上的灰尘,直到舒畅找到她。
    “你怎么小孩儿似的。”舒畅起初看到她那样还笑。
    席烟眨巴眨巴眼睛,举起疼得发麻的手,说:“你帮我看看,折了没?”
    舒畅这才变了脸色,一个箭步走到她面前,将她扶起来。
    席烟一五一十说了经过,舒畅顿时开骂:“这俩傻.逼做人做到头了。”
    -
    舒畅自己也瘦,席烟不让她背。
    舒畅拗不过她只好搀着她回去。
    好在骨头没什么问题,都还能动,疼得都是表面的伤。
    回到住处,舒畅拿了药箱帮她处理,席烟把脏衣服换了,伤口露在外面怪吓人的,干脆换成长袖。
    席烟在房间里休息了一阵,听到应嘉敏和舒彦打闹的声音,开了门下去。
    舒畅心有灵犀地从房间里出来。
    舒畅从吧台倒了两杯水,走到客厅干脆利落地泼到两个人脸上。
    应嘉敏被泼得一愣,尖叫道:“舒畅你疯了吧!”
    舒彦看起来很怵舒畅,强忍怒气盯人,不敢直接发作:“你最好有合理的理由,不然别以为你是我妹,就不敢动手。”
    席烟挡在舒畅面前,双手环胸,笑道:“我让她泼的。”
    舒彦搓了搓脸,把水擦干净,环顾四周,好似在找人。
    随后他想通了似的嗤笑了声,“薄总和应嘉荟出去约会不是我们强迫的吧?看在薄老板的面子上,我也不想和您计较,这个时候您把阿敏姐姐的气撒在我们头上,我们认。”
    “您说声对不起,这事儿就算过了。”
    要不是席烟手掌疼得没法拍,她真想给二位鼓鼓掌,一个演戏好,一个脸皮厚。
    她不恼,抬睫看向他们,“谁把凳子挪走的?”
    舒彦愣了愣,才明白过来,瞥了眼心虚的应嘉敏吊儿郎当笑道:“原来是因为这个。我们那会儿被撞见,头脑一热就想开个玩笑。”
    他上下打量着席烟,讽刺道:“您不是好好站这儿了,有必要小题大做么?是不是有点太娇气。”
    舒畅气得抬起手要打耳光,被席烟拦住。
    席烟看了眼他们沙发上的薄毯和泳镜,笑着说:“我是没什么事儿,扯平吧。”
    舒彦和应嘉敏被她突然软下的气性弄迷糊了,一时间反倒不知道说什么。
    席烟拉着舒畅上楼,舒畅没好气地坐在摇椅上,晃荡嘎吱嘎吱响,怒其不争道:“干嘛拦我?”
    “舒彦那傻.逼不敢惹我,除非他想从舒家滚蛋。”
    席烟若无其事地撩起袖子吹了吹,问:“他们去泳池了吗?”
    舒畅一脸“你还关心这个”,但十分听话地站起来趴在栏杆上看,说:“去了。”
    席烟笑起来,“走,把门锁了。”
    -
    梁慎川设计这些别墅的时候没少研究智能家居,当时就和席烟嘟嘟囔囔说了许多,这里的总开关,密码更改的方式,席烟都知道。
    泳池是个露天泳池,和外面的通道只有一扇玻璃门,需要密码锁才能开。
    一般情况是不会把门关上的。
    应嘉敏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着急忙慌地拉着舒彦拍门,第一次露出惊恐和跳脚的神色。
    席烟搬了条躺椅放在玻璃墙外头,两手捧着茶杯,像看小丑似的看着他们。若不是怕他们出了什么别的状况赖在她头上,她早就上去睡觉了。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应嘉荟从外面急匆匆回来,一同进屋的还有收了伞的薄望京。
    外面下雨了。
    应嘉荟一身白裙,很是柔弱,她的肩头干干净净,反观她身后的男人,衬衫湿了半面,像极了护住情人周全的情书。
    席烟饶有兴致的表情冷下来,托着下巴注视薄望京。
    应嘉荟又急又恼,强迫席烟面朝她,“是不是你把他们关在外面的?”
    席烟点点头,“是。”
    应嘉荟看看外面哭得鼻子通红的妹妹,又看看席烟,冷声说:“如果他们冒犯了您,先把他们放进来,我们再一起商量一起解决,好不好?”
    席烟摇摇头:“不好。”
    应嘉荟站起来,转身走向薄望京,竟有了哭腔,“望京,能不能帮着劝劝。”
    席烟觉得自己的手痛极了,又觉得他身上的水珠碍眼,既想让他来求她,又怕他真来求她。
    薄望京乌黑的眼眸淡淡地瞧着她,看不出什么情绪。
    他太镇定了,镇定得让她害怕。
    忽然,静默的气流动了动。
    薄望京长腿一步一步朝密码锁的位置迈去,他的眼风也随之从席烟身上移开。
    席烟心底好像有什么被抽走,冰凉蔓延全身,“不准输!”
    她跑过去垫脚捂住密码锁。
    薄望京垂眸注视她,果然没再输,低磁的嗓说了四个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