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烟娇[先离后爱] - 望烟娇[先离后爱] 第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刚伸手,席烟就将项链别在了身后,讥诮道:“还说不是初恋。”
    薄望京开了灯,姿态肆意地坐在沙发上,长指扣上衬衫扣子,也不全扣齐,嫌热似的在顶端敞了两粒,锁骨之间有一层细细的汗。
    他双腿交叠,俊眉耸起一座小山,靡靡之气散尽,眼尾淡红,好似刚拔完情根身上还留有春意的道士。
    “今晚费尽周折安排这一出,不光是让我看项链的吧?”
    席烟点点头,坐在他对面,“是。”
    薄望京从桌柜里捞出一包烟,这烟加了艾,闻起来有股草药味。他没有烟瘾,烦的时候会抽一两支。
    席烟静静地等他点上烟。
    打火机“哧”地在寂静中蹿起青蓝的焰苗。
    烟夹在薄望京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间,余下的随意弯着,顶灯白色的光落在指骨上,如一品清冷的玉。
    薄望京从缭绕的烟雾中看她,声音像从远处飘来,冷淡极了,“真想离婚我不拦你。”
    “成年人应该明白世上没有后悔药,你考虑清楚的话,我同意。”
    席烟把玩着手里的项链,开玩笑地语气对他说:“诶~薄望京,我把这玩意儿扔下楼,你是不是得疯啊?”
    薄望京也笑,弹去烟灰,语气平和:“扔了就扔了,这么大个东西倒也不会平白消失,要是运气不好丢到什么蛇鼠窝,下水道,你也能下去捡?”
    他随意地靠着沙发,唇角微勾,“别为难自己,席烟。”
    薄望京神情越是从容,席烟越是胆战心惊,她不是没脑子非要去挑战他的底线,只不过总想撩拨他让他恼一恼。
    刚才他那三两句话中她算是知道,结婚这么几年,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甚至不如一条破链子。
    她把项链扔到他怀里,讥诮道:“离婚协议书我明天会让律师给你,不签是狗。”
    “房子车子股份我都不需要,发不发声明也随你,只是麻烦薄总日后把我当成陌路人,老死不相往来最好。”
    薄望京指间烟燃至尾端,几乎烫到他的皮肤。
    他淡淡地“嗯”了声,算是应了。
    席烟拿走桌上的手机,踢踢踏踏上了楼,眼睛酸涩得不行,强忍住了胸腔口的潮湿闷意。
    她自嘲心想,明天是不是该去买点纸钱,葬送一下十年青春。
    -
    席烟在北港市区还有套房子,一平两百多万,结婚的时候爸爸送的,她嫌楼层太高,坐个电梯都要十分钟,就没怎么住。
    离婚的事瞒得了别人瞒不了陈姨。
    席烟原本和陈姨扯谎说想住在市里一段时间,哪知她第六感敏锐,非说席烟和薄先生吵架了,还说了一堆大道理来劝。
    席烟招架不住她的热情,索性和她坦白。
    陈姨年轻的时候是薄家老宅的钟点工,本职工作月嫂,做事很细致,后来薄家缺了个空,就辞了工作全心全意在老宅干活。
    席烟和薄望京结婚后,她过来打理家务事,席烟和陈姨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薄望京还多。
    席烟有时候觉得,陈姨像她远房亲戚,人到中年看不惯她熬夜,也顾不上是不是主家,像妈似的唠叨,劝她早睡。
    “要我说,您啊,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薄先生这样条件的,多少女人想嫁他,当三儿当四儿都嫁。”
    陈姨边擦桌子边和席烟瞎唠。
    “女人图什么?不就图一份踏实,薄家的产业就够踏实。往眼皮子浅了说,就薄先生那身气度,那身皮相,即便是光放家里观赏也舒服啊。”
    席烟不认同老一辈某些陈旧观念,但不想和她这争辩,上半身靠在料理台,放下水杯,笑道:“好了别擦了,这房子一天也擦不完。”
    陈姨确实累了,坐在软椅上喘气,“我看您大部分东西都还没搬过来,什么时候搬?”
    席烟笑意淡了淡,“不搬了,让他扔了吧。”
    陈姨叹了口气,又问:“那些包啊鞋的,当时都是先生花精力给您从国外调回来的,好几次您都拆半天呢。我听我女儿说,您那些东西过了什么发行的日子,有钱都买不到,真不要了吗?”
    席烟被戳到痛处,喝水掩饰心梗,浅浅“嗯”了声。
    不得不说,薄望京送她的可都是好东西,既要花大价钱,又要站得足够高,一般富二代还真弄不来那些玩意儿。
    席烟把水咽下,说起正事:“陈姨,过年过节的,薄家老宅可能还会叫您过去,我和他还没商量好什么时候和长辈说,您先把这事儿藏心底,可以吗?”
    陈姨点点头,“我活了大半辈子了,这些轻重还是晓得的。”
    -
    离婚手续办下来还需要等一个月的冷静期。
    期间席烟收到一份薄氏集团的股权变更协议,让她从占股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几乎逼近董事会股东的份额。
    席烟给对方律师打电话,对方言辞很官方,来来回回都是那句:“这件事是薄总交代的,您最好和薄总沟通,我们只是按照吩咐办事……”
    临了还说,“太太,不要再为难我们了。”
    席烟能在薄氏集团持股也是因为她和薄望京的夫妻关系,婚前薄望京就将股份以赠与的形式给了席烟。
    离个婚还涨身价了?
    但席烟并不想要,她只想和薄望京干干净净切断关系。
    想了大概五分钟。
    她把薄望京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给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席烟开门见山,“我说了不要你的股份,你是不是听错了?”
    薄望京那头听起来风很大,好似不在公司,他顿了顿,走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语气寡淡,“这笔钱你可以当做是封口费。”
    “我们薄家不出寡恩的前任。”
    不就是让她别在媒体前乱说么。
    席烟嗤笑了声,“巧了,我们家也不吃嗟来之食。”
    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继续将薄望京丢进黑名单里。
    高尔夫球场上阳光正好。
    薄望京左手撑在球杆上,右手脱了白手套查阅律师发来的消息。
    好友拍了拍他的肩,瞥了眼他的手机,笑问:“嫂子查岗啊?”
    薄望京熄了屏幕,“闹了点矛盾,使小性子。”
    江昊东语气有些混不吝,操着一口儿化音,笑道:“夫妻么,床头吵架床尾和。只要姑娘们上了床,再烈性的野马也能收拾服帖。”
    薄望京从容戴上手套,抬眸睨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道:“少拿混场子那套放她身上。”
    江昊东挑了挑眉,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过了几秒钟,他耐不住补充:“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就看你下不下得了手。”
    薄望京没搭理他。
    江昊东自言自语似的,“不过你家那位是有些性子,我瞧着对你也上心,换作是我天天对着你这样冷面冷心的,早将你踹了。”
    “但话说回来,这种女人最不好搞,爱的时候真爱你,不爱的时候断的干干净净,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好姑娘。”
    “你要是愿意踏踏实实和她过,就别想着那个口吃的呆子了。人指不定早结婚生娃,你算算年头是不是有可能。”
    薄望京冷眼瞧他,“江昊东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
    过了会儿,他似想起了什么,脸色不太好:“你认不认识靠谱的照片修复师,祛污。”
    江昊东剥了颗糖放嘴里,“那得看你照片被弄成啥样儿,正面还是背面。”
    顺手递了颗给男人。
    薄望京没要,答道:“背面。”
    江昊东点点头,“背面还好说,到时候你把照片给我,我让朋友看看。”
    江昊东想了想,随口一说:“要真修不好直接扫描一下,拉张新的出来得了,人工p图还原,我哥们儿技术贼好,保证一模一样。”
    薄望京直接拒绝:“就要那张。”
    江昊东睨了他一眼,立时明白,懒洋洋“嗯”了声,没再多劝。
    薄望京看向他手里的糖纸,“多大了还吃糖?”
    “我操!说到这个我就生气,她非要让我把烟戒了,说对怀孕有影响,偷偷把烟换成了糖。他妈的老子抽了快二十年的烟,凭什么她说戒就戒。”江昊东烦躁地摸了摸寸头。
    薄望京睨了他一眼,嗓音淡淡:“这不是戒上了?”
    江昊东生了会儿闷气,突然又笑出声,“我终于知道你当年为什么要结婚了。”
    他搭上薄望京的肩,“你别说,有人在家等你的感觉真不错。”
    “虽说刚开始对她没什么情意吧,但相处久了,觉着她有点可爱,倒不是长相上的,就是生气可爱,撒娇可爱,怎么样都可爱。”
    薄望京眯了眯眼,字正腔圆道:“如此说来弟媳还没见过某人驯服野马的样子。”
    江昊东一口气堵在喉咙,手撒开,瞪大眼睛看他,“疯了吧你,莫名其妙泼冷水。我哪儿惹着你了?”
    薄望京拎起高尔夫球杆,掂了掂,扫了他一眼走出去。
    -
    正式离婚那天,席烟戴了墨镜,办事处还有现场吵架的,但大多数和他们俩似的,谁也不搭理谁。
    从门口出来,薄望京说送她回家,席烟摆摆手拒了,他好像一如既往只想扮演一个好前夫的角色,没多勉强,猛踩油门就走了。
    十一月的街道落满了梧桐叶,生活也冷清了起来。
    席烟觉着应该找点事儿做。
    但她长这么大,父母陪伴少,但给了优渥的物质享受,她没有特别喜欢干的事儿,所有能用金钱购买的东西,她勾勾手指也就弄到了。
    得不到的才会念念不忘,才会成为梦想。
    席烟思索人生不得果,干脆跑去隔壁省看老人,那里藏着她的童年。
    第9章 影子与沼泽
    席烟高中之前在小镇里长大,镇上只有一所小学,现在路过还能听到朗朗读书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