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烟娇[先离后爱] - 望烟娇[先离后爱] 第55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席烟压根想不到,她离开酒店第二天,薄望京就找上来了,结果扑了个空,住民宿没什么消费可以查,她也不是在app上定的房间,互联网上一点记录没有,整个人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薄望京和席烟不像普通的情侣,他们之间一张可以回顾的照片都没有,如果非说什么可以反复怀念,只有两本结婚证。
    他难得约江昊东出去喝酒,纸醉金迷的夜场,却越喝越清醒。
    有姑娘大着胆子来搭腔,江昊东劝了几句没辙,那姑娘大概意思是不介意已婚,给脸不要脸的原配不要也罢。
    薄望京两指捏着酒杯看也不看,冷声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她争。”
    江昊东觉着薄望京失态百年难得一见他,本想调侃两句,见他这副要把自己喝死的样子不大忍心,让人把酒下了。
    从卡座上起来的时候,有东西从薄望京裤兜里滑出来。
    江昊东捡起来一瞧,笑了声:“你可真能,随时把结婚证放身上。”
    薄望京双目清明,没什么醉态,一把夺过结婚证,银白色的舞台灯浮黑夜里像银河,但他找不见想仰望的那颗星。
    他倏而回头,平静地望着江昊东,“你说,我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江昊东觉得他们挺曲折,拍拍他的肩,走到外面透气,“你要想,当时你只是不知道救你的人是她而已,也不是你的错。”
    薄望京想了一阵,神思清朗,嗓音低缓,“你们都觉着我喜欢小时候的席烟,我单纯懒得解释,并不是你们猜的那样。”
    喝了酒的缘故,薄望京没有平时那般滴水不漏,像普通人一样,吐露几句真心话。
    “我对那个时候的她只有感激,远远谈不上喜欢两个字。”
    “甚至无关男女。”
    “只觉得为她救我这份恩,我得活下去,她送我的那条项链,我很珍重,它提醒我曾经不堪重负,但仍有希望,每次遇到什么事,和它待一阵,心就能静下来。”
    江昊东安静的听他说。
    薄望京闭眼揉了揉太阳穴,转了话锋,“后来家里催我结婚,推了那么多人,我只觉得席烟顺眼。”
    “很早我就知道她喜欢我,我觉得她庸俗又平凡,除了长得像样一无是处,全国比她好看的不是没有。”
    “然而我还是鬼迷心窍地选了她。”
    “后来我偶然知道她就是小时候救我的人,那会儿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点不了解她,我试图给彼此一点时间,但她不肯,那一刻我疯了一样想留住她。”
    江昊东问:“你有告诉过她这些吗?”
    “有。”薄望京顿了顿,语气很淡,“但没什么用。”
    江昊东叹了一口气,“你怕是挺早就喜欢嫂子了,没发现罢了,也是阴差阳错。”
    “或许吧。”薄望京似想到了什么,温和地勾勾唇角,神情宠溺又无奈,“她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占有欲和我不分上下,前些天怕是在吃自己的醋。”
    -
    那晚喝完酒,薄望京清醒以后没忘那些话,曹子墨带着消息来,但他不急着去找人,将花瓶里枯萎的花扔掉换城新的一批。
    他轻轻抚摸花瓣。
    陌上花开,你何时肯归?
    气温不断攀升,初夏已见端倪。
    席烟几乎快忘了这是她离家出走第几天,她看到有人在她民宿房间门口放了一盒桃酥和蒲公英花束。
    她将东西拎进去,没有立马拆,打开手机看到五六个小时前周岳给她发了几条微信。
    “烟姐,我在医院附近碰上您父亲了,我……大概猜到您那天为什么会联系我。”
    “但那件事完全纯粹我哥犯蠢,和薄总没关系。”
    “甚至……”
    “他才是收拾烂摊子的人。”
    席烟看着沾着晨露的蒲公英花束,不禁想起小时候照顾一只生病的小狗的事,她假借给小狗送礼物的由头,把项链挂在它脖子上。
    其实是送给那位意志消沉的少年的。
    项链坠子里头放的就是蒲公英种子。
    这么多年,她一直不知道种子有没有被狗狗弄得洒不见了,也不知道那位少年有没有领悟她的意思。
    现在终于有了答案。
    彼时,她揣着一颗真诚稚嫩的心,愿赠他——
    希望和新生。
    而她此时此刻收到的这束白色蒲公英,则代表自由与永不停歇的爱。
    第50章 是我的边疆
    席烟小时候和人交往大胆活泼, 但不爱听鬼故事,为数不多的冒险经历全在白首镇后村的那家小独院。
    镇上大部分人都住在西口,就他们那家, 独来独往, 不怎么和人打交道。
    他们院前是片青石板,周边有竹林,潺潺泉水从山石涧中滑落至溪边, 春天里有好多蝌蚪和小青蛙。
    房子两层楼高,爬山虎长久不清理,显得绿油油的十分阴森。
    有长辈为了小朋友听话, 编了许多鬼故事吓人,说:“你要是不乖,送去绿房子给里面的怪人填肚子。”
    一个传一个,绿房子就这么叫开了。
    起先席烟也害怕,外婆和那些人一样吓唬她。
    后来她在家里背书,隔音不好, 口吃的腔调被皮的那个听了去,拉了一堆人在墙角, 时不时在楼底下喊叫:“小结巴又开始刻苦了, 真牛啊小结巴!”
    “哈哈哈, 别、别、取笑人家,人家要哭、哭了啦!”
    外婆拿扫帚赶,他们才嬉皮笑脸一哄而散。
    渐渐席烟就不乐意在家里背书了, 但她又想将口吃治好。
    那是一个冬日, 她在路边听到小狗的叫声, 跟着声音的方向找,正是那个绿房子。
    她想起吓唬人的传闻一时不敢靠近, 但听着小狗呜呜咽咽的声音又实在好奇,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一只灰头土脸的白色小狗拴在树底下。
    树干被铁链磨得发白,好像已经枯死。
    小狗背上有秃掉的斑块,像得了皮肤病,见有人来,先是大叫几声,又怯怯地往后退,打翻了食盆,盆里空空如也,也不知道多少天没吃东西了,
    席烟环顾四周,才发现绿房子除了肆无忌惮的爬山虎,安静得没有一点人气儿。
    她无意间听镇上长辈聊,这里两个月里死了两个老人,一个生了病治不好,另一个瘸了半条腿没什么收入,好在外孙还是孙子很争气,常常参加什么竞赛,靠奖金维持生活。
    少年穷归穷,很有骨气,媒体带了摄影机和记者来宣传,他把门一关,不肯接受社会资助。
    席烟那个时候不懂什么叫死了。
    单纯比划了下手指头,屋里住了三个人,两个人不在了,那多出来的那个怎么办呀?
    她大着胆子喊:“有、有人吗?”
    没人理她。
    她想把小狗抱回家,但它很怕她,龇牙咧嘴地不让碰。
    第二天白首镇下了厚厚的雪,席烟偷偷抱着几个地瓜玉米还有几块生肉出门,没下完的雪花飘在她头顶,那时她不知道“千山暮雪共白首”这句诗。
    也不知道她将去的是一场远赴未来的约。
    那天天气冷,她鼻子耳朵都冻僵了,想知道房子里到底有没有长辈嘴里的少年,爬上台子,脸贴在玻璃上贴得紧紧的,眼睛咕噜咕噜乱看。
    但里面一点光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
    席烟时不时给小狗带吃的,顺便在这里练朗诵,不在乎念了几遍,自得其乐的看漫画,看小说,哈哈大笑,这里逐渐成为她的秘密基地。
    有一天嘲笑她的小鬼们偷偷跟在她屁股后头。
    席烟生气秘密基地被窥探,骂了他们几句,他们一点不生气,反而把她的书扔来扔去。
    有几个年级比较高,席烟个头没他们大,抢不着又着急,有些书是她和同学借的,弄坏了,别人就不和她做朋友了,喊了好几句:“还、还给我。”
    那些人就学她。
    就是那天,一直没什么声响的房子传来诡异的古典乐声。
    小木棍从窗户丢下,一根接一根砸在那些小鬼身上,听声响还挺重,人群顿时响起一阵尖叫。
    不知怎么的,席烟不太怕,她抬头看到窗边清瘦单薄的影子,少年没有露面,只有一个鸭舌帽的帽檐,席烟看到他的手背清白如鹤,指骨粼粼,好似雪岭的天光。
    待人走后,她拍了拍门,少年不理她。
    随后给她扔下一卷透明胶带,砰地就将窗户关上了。
    席烟挠了挠头嘀咕,“他、他怎么知道我要、要粘课本。”
    她猜测,这人肯定长得很丑,不好意思见人,因为她长水痘的时候就不肯见人。
    席烟十分善解人意地维护他的自尊心,再也没敲门逼人下来,把透明胶带挂在门把上,拿小木棍在他一眼就望得到的沙地上,歪歪扭扭写了五个字:你是大好人。
    席烟去绿房子的时间越来越多,读书声音很大,有一次她太饿了,一直在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重复了十来遍,终于吵到了少年。
    他好像很久很久没和人说话了,嗓子滋滋啦啦像坏掉的收音机,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席烟眉眼耷拉,“我饿了。”
    他沉默地给她做了一碗蛋炒饭,投喂小狗一样,人不出来,门拉开一道缝,把碗放地上。
    席烟不大好意思地吃起来,他没出来,但她莫名觉得他还在门口,好奇道:“你、你天天在家里,不、不孤单吗?”
    那边长久地没回答她。
    久到席烟快把饭吃完了,他才开口,语气空灵得好似要碎掉:“你为什么觉得自己能治好口吃?”
    当时席烟听到这个问题很生气,筷子一放,很有骨气地不吃了,挺挺小胸脯,说:“我就、就是可以!老师说了,铁、铁杵磨成针。”
    “要是命让你如此呢?”他又问。
    席烟不懂命是什么,天王老子来了她也一个答案,娇声娇气大喊道:“我不信命!”
    -
    彼时的席烟那样鲜活顽强,薄望京想了想,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顺从听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