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松田殉职的幼驯染回来了 - (综漫同人)松田殉职的幼驯染回来了 第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琴酒对于芝华士的印象从一开始就是不惹人烦。情报组的人,能力强,要什么情报给什么情报,问什么就答什么,基本不出差错,还不是神秘主义者,很让人省心。
    萩原研二把今天的任务简单概括了一下并叙述了结果,“我们被条子追了,你现在应该能看到新闻,米花的连环车祸。”
    他的指挥能力是真的不行,毕竟情报人员向来独来独往,没有这方面的锻炼啊,能带着所有人一起跑掉已经算是及格了。
    琴酒的眉头皱紧了些,示意旁边的伏特加。伏特加把平板电脑递了过去。
    琴酒查看着实时新闻,冷哼一声,“解决干净了吗?”
    萩原研二朝着看着他的三人飞了个wink,口中回应着琴酒的话,“放心,该灭口的都灭口了,不会牵扯到组织。”
    降谷零他们看着芝华士仿佛想让他们安心一般,补充了一句,“这批新人干活都很利落。”
    降谷零、诸伏景光、赤井秀一三人的思想难得达成一致:……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被提到。
    琴酒想了想和芝华士一起执行任务的人,波本、苏格兰、莱伊,的确都是新人。芝华士这么说就是认为这次的事跟他们没关系。
    他问:“怎么回事?”
    萩原研二说:“大概是有老鼠吧。”
    身为卧底的三人心中一突,听到芝华士用一贯的含着笑意的嗓音说,“八成是另一边的巢被钻漏了。”
    这意味着后续的接触计划全部作废。
    琴酒略带烦躁地点起一根烟,冷笑着问:“你很高兴?”
    萩原研二心平气和地说:“不用跟这样的组织合作也算是及时止损了。”
    第11章
    萩原研二又跟琴酒聊了两句,挂断了电话。他看向其他三个人,“这个任务到此为止。放心,只要安分一点就不会有事的。”
    琴酒多疑,任务失败了还牵扯到警察,一些小调查是少不了的。不过他相信他们的能力。
    降谷零、诸伏景光、赤井秀一神态各异,按理说芝华士话里的内容兼具警告和安抚,但芝华士的语气更偏向于随口一说。
    看来芝华士和琴酒的关系是真的不错。
    任务结束了,汇报也汇报完了,再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
    给车改头换面没有这么快,但组织的修车厂当然不会少他们车开。
    萩原研二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新车,问其他人,“需要我送你们去车站吗?”
    合作次数最多的诸伏景光温和地致谢,“麻烦你了。”
    能多点时间接触观察也好,降谷零点头,以组织的安排,下一次见面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赤井秀一出于同样的考量也答应了,“多谢。”
    真不客气啊。萩原研二脸上的笑意更深,“那就上车吧。”
    坐到车上的三个人看到萩原研二握住方向盘都有一种系安全带的冲动。好在他们担心的事没有发生,看来没有急事的时候芝华士还是会正常开车的。
    路上四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嘴里说着自己不一定相信对方也不一定相信的话。
    在距离车站不远的地方把三个人放下,萩原研二一脚油门开车离开。
    目的地不同的三人对视一眼,在车站分道扬镳。
    他们都心里有数,接下里组织肯定要派人调查他们。就算真的是不了解组织作风的新人,芝华士也已经提示得很清楚了。
    三人并不担心,他们本来就什么都没做过。赤井秀一是个fbi不可能跟日本警方有关联,是最轻松的一个。降谷零负责这个任务的前置是嫌疑最大的一个,但他就算动手也只会找日本公安,跟警视厅一点关系都没。诸伏景光倒是警视厅的人,但他什么都没干也什么都不知道,只要他和降谷零的私下联系不曝光就不会被查出任何问题。
    所以这次围剿只能是另一边出了问题,能让组织抓到罪证还想继续合作的能是什么好东西,被警察盯上也是应有之义。
    组织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后续合作不能继续也无伤大雅。
    萩原研二开着车去找琴酒汇合,把手中的u盘转交对方,没有多问,看琴酒核查过就走了。
    不知道这次负责调查的会是谁,该不会是基尔吧?萩原研二想,也可能是他不知道的组织成员。比如,警视厅的事警视厅里的人查起来最方便。
    路灯的光影随着车辆的前行一闪一闪地打在萩原研二脸上,车窗的玻璃上映出他面无表情的脸。
    萩原研二把车停到停车场里,坐电梯回到住所。高档公寓的安保很完善,在电梯里刷卡直达自己的楼层,很大程度避免了被人潜入的危险。
    萩原研二从冰箱里挑了两样菜,虽然他的厨艺没有小诸伏好,简单的饭还是会做的。
    把这顿迟来的晚餐吃完,正在洗碗的萩原研二属于三木叶仪的手机收到了邮件。
    他慢条斯理地继续洗碗,把洗干净的碗碟放进橱柜里,用毛巾擦了擦手才拿出手机——反正‘三木叶仪’不会有什么大事。
    发邮件的是三木叶仪的朋友之一,邮件内容简洁明了带着调侃和提醒。
    【兄弟,你又招惹了什么桃花?】
    发信人是上次那间有警察上门的酒吧的老板,萩原研二回忆了一下自己在那间酒吧中的作为,他找惹的桃花虽然多但都处理得很好,没发现有谁情根深种恋恋不舍啊。
    萩原研二回复道:【我人见人爱
    嘛,羡慕了?】附带一个颜表情。
    回信很快就到:【你确定没招惹什么不该招惹的人吗?】
    【你还不知道我吗?】
    在酒吧做调酒师三教九流、黑白两道都能接触到,三木叶仪这个身份跟他认识的朋友们都保持着友好但不亲密的联系,维护着这张庞大的关系网,就算任务结束也不会跟‘朋友们’断掉联系。
    由此看来,萩原研二实在是玩情报的一把好手。也因此萩原研二一直很有分寸,出色的皮相和讨人喜欢的性格让他遇到过不少追求者,每次他都能处理妥当。
    萩原研二问:【有人找你了?】
    【是啊,还是个帅哥呢。】
    稍早一些的时候,大概就是萩原研二带着其他三个人玩飞车特技的时候,已经下班的松田阵平再一次拒绝了同事的联谊邀请,踏进了酒吧的大门。
    他身上还是一身黑色西装,戴着墨镜,双手插兜往里走,进门的时候引来了无数隐晦的目光。虽然长得帅,但是没有人主动上来搭讪。
    松田阵平完全不在意,直奔吧台,看到的却不是那天见到的那个的三木叶仪,而是个陌生男人,立刻不加掩饰地皱起了眉。
    “您好,客人。”站在吧台后的男人看着松田阵平礼貌地微笑,“请问您想喝些什么?”
    “……随便上一杯吧。”松田阵平的目光扫过吧台背后的架子上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酒瓶,大部分都不认识,“不要太烈的。”
    “好的。”调酒师看着这位一看就不像是单纯来喝酒的先生,给松田阵平调了一杯常见的莫吉托。
    松田阵平的目光在酒吧中巡视着,却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人。酒上来后,他端起酒杯随意喝了一口,问:“今天三木……先生不在吗?”
    说到一半的时候,松田阵平卡了一下,他不想喊别人‘hagi’,因此难得的用了敬语。
    调酒师看着松田阵平别别扭扭的样子,眼中闪过了然之色,松了口气,彬彬有礼地回答:“三木先生已经辞职了。”
    松田阵平眉头一皱,周身的气压更低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他只是直觉上感到了一点违和感,也不好大张旗鼓地调查,现在唯一的线索又断了……
    “抱歉,客人,三木先生没有提到过。”调酒师客客气气地说,暗中警惕起来,随时准备叫保安。
    面前的人看起来就不好惹,但他们酒吧也是有靠山的——当初萩原研二在这里做调酒师就跟这个有关。
    酒吧对于怎么打发这些人都有一套,只不过吧……
    【黑西装、黑墨镜、很有气场的卷毛帅哥,三木,你是不是招惹上了哪家大佬了?】
    这种描述很容易就能想到是谁。
    萩原研二哭笑不得,事情常见,只不过是小阵平气势太强,对方才特意来给他提个醒。
    幸好今天这个任务的前期都是小降谷负责的,他今天才接手,没有嫌疑,不然组织里的人查到小阵平特意跑来跟‘三木叶仪’接触就有点麻烦了。
    萩原研二谢过了朋友的提醒,顺便答应了以后有空还可以去帮帮忙的客气话。有萩原研二在,酒吧的收益都提高了。
    本来萩原研二想安安分分地上几天班,现在看来要不要避出东京一段时间,再遇到小阵平一次他可吃不消。
    要不然去美国找贝尔摩德进修一下易容术吧。现在他们更熟悉了,也许这次贝尔摩德不会拒绝?
    ……还是算了。萩原研二想,要是下次遇到小阵平对方一拳打过来把假脸弄破了更麻烦,易容面具的伪装是好,但是一旦被发现就是弄巧成拙了。
    化妆的好处就在于被发现了也不怕。谁也没规定男人就不能化妆。在酒吧上班的男人化化妆怎么了
    ?只要够理直气壮就没人会怀疑。
    第12章
    最终萩原研二还是哪儿都没去。
    不是他不想去,而是组织又有新任务了。
    朗姆得知昨天的事立刻发来了紧急任务,既然之前已经准备了就别浪费,趁着警察还来不及动,先去原本准备的‘合作伙伴’身上挖一块肉下来,能赚多少都是白来的。
    赶紧动起来!
    【time is money!】
    萩原研二看着朗姆发来的邮件,总觉得这位比起管情报更像是管财务的,嗜钱如命。
    说不定是情报财政一把抓?
    原本打算给自己放假的萩原研二从床上爬起来。
    组织里就是这样,没任务的时候随便你去干嘛,有任务的时候也别想推。
    说得好听,萩原研二曾经吐槽过,这不就是七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吗?
    在组织中激起一片共鸣,谁没有过原本定好的计划被任务打破的时候呢?
    不过既然进了组织,大家对于这种方式也接受良好——因为组织给的够多。
    上班会因为请假被辞退,那就不上了,在组织做任务给的钱就足够过上奢侈的生活了。
    萩原研二现在住的高档公寓,要是以前他做警察的时候考虑都不会考虑,在日本警察的收入已经不低了。除了住所,组织中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安全屋,还有配套的武器、车辆……钱从哪儿来?组织给的。
    偶尔被打扰休假又有什么关系?任务结束再补上不就行了。
    不是说萩原研二对这个任务没有预料。浑水摸鱼和趁火打劫都是组织的拿手好戏,不过由他继续负责的确是有点出乎意料,这是信任还是试探?
    往好了想,也许是因为之前一直准备和目标接触的人是他,就算上面怀疑他现在换人也来不及。往坏里想,这同样是试探,如果出了差错组织只要把他舍弃掉就行了,最多再搭上一个zero。
    萩原研二一边穿衣服一边安慰自己,和小降谷合作不是很好吗?也算是重温旧梦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