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松田殉职的幼驯染回来了 - (综漫同人)松田殉职的幼驯染回来了 第177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然,他对外说是因为松田警官拆弹的样子很酷,他很想跟着对方学习。作为一个七岁的小男孩,这样的理由无懈可击。
    而作为总是遇到各种事故的工藤新一,松田阵平也不吝于传授他一些拆弹技巧,毕竟这孩子的运气是真的太差了。
    江户川柯南坐在椅子上晃悠着两条小短腿,看着松田阵平兴致勃勃地拆着他的滑板,时不时和阿笠博士这个发明者交换意见。
    灰原哀从地下室里出来,给自己的咖啡杯倒满咖啡,走到江户川柯南面前,小声提醒道:“江户川,这样真的好吗?”
    江户川柯南同样小声回应道:“我有分寸的,不能让芝华士知道的道具都不会拿出来。”
    灰原哀说:“我不是说你。”
    “我知道,所以我在看着博士。”江户川柯南对灰原哀笑了笑,“如果我不在的话,你会看着博士的吧。”
    灰原哀叹了口气,“我只怕他们两个人一起来。”
    江户川柯南抿了抿唇,目光严肃地说:“……我已经很久没在松田警官身边看到芝华士了。”
    当他不想看到对方的时候,芝华士总是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现在他想找对方的时候却找不到了。
    江户川柯南在第三次看到松田阵平孤身一人的时候就问过了,“松田警官,三木先生最近很忙吗?”
    “为什么这么问?”松田阵平低头看着江户川柯南,看着他的表情。
    江户川柯南说:“因为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他问了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他们也说最近没怎么看到‘三木叶仪’。不过他们不以为意,只觉得是这一对情侣终于脱离了热恋期。
    “他在忙工作,我们都是大人了,不能整天都待在一起。”松田阵平随口解释道,墨镜后的凫青色眼眸中浮现出几分担忧。
    江户川柯南皱了皱眉头,看着松田阵平的气场,有些怀疑地想:芝华士该不会是利用完了就想跑吧?!
    还是组织最近要有什么动作了,真的是在忙‘工作’?
    松田阵平看着沉思的江户川柯南。
    萩原研二提到过,江户川柯南或者说工藤新一的警惕性时高时低,有时候能敏锐地发现危险,却会忽略身边的威胁。
    不过这也很正常,萩原研二说,在安稳的环境中长大的人,没人会怀疑自己的家是否安全。
    松田阵平看着萩原研二说话时的神情,心中想,那你呢?
    萩原研二在第一次走进阿笠博士宅的时候就发现了贝尔摩德安装的窃听器,并且把那个窃听器替换成了自己的。
    他也曾经在安稳的环境下长大的,现在却成了会怀疑自己的家是否安全的人。
    松田阵平闭了闭眼睛,等那个组织完蛋之后,他一定要压着这混蛋去看心理医生。
    现在他的任务是保护这两个‘孩子’,以及……
    他看了灰原哀一眼,对上了那双不似孩童的冰蓝色眼眸。灰原哀朝着他点头示意。
    双方收回目光,没有交谈。
    萩原研二是真的很忙,忙着瓜分爱尔兰的‘遗产’。
    贝尔摩德说服芝华士配合她的行动总要给出一些好处,答应的太容易了反倒让她怀疑。
    利益的交换让人安心。
    有了跟贝尔摩德更深一层的联系,有助于芝华士探听更多的情报。
    最近芝华士在组织里四处点火,用琴酒杀了爱尔兰做借口暗中挑拨朗姆和琴酒的关系,用江户川柯南的安全挑拨朗姆和贝尔摩德的关系,向贝尔摩德打听朗姆和组织的情报,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网配合公安的行动。
    降谷零和诸伏景光同样很忙,忙着在组织里配合萩原研二煽风点火,忙着在组织外配合公安调查,忙着让琴酒把注意力放到那群fbi身上,忙得分身乏术。
    公安也忙,自从降谷零把黑衣组织的boss是乌丸家的人的时候就开始忙起来了。
    这次爱尔兰死了,他们利用爱尔兰明面上的身份摸到了皮斯可的公司,从这个公司和乌丸集团的联系中查出组织的蛛丝马迹。
    萩原研二、降谷零、诸伏景光手中的情报源源不断地流入黑田兵卫的手中,卡尔瓦多斯、雪莉提供的组织情报,装着组织成员名单的芯片,对可能存在于鸟取的组织boss的调查……最终汇聚成黑田兵卫办公桌上的一叠叠情报。
    每个人都在为了共同的目标奔波,终于,时候到了。
    江户川柯南发现今天的松田阵平与平时不同,他虽然坐在这里,心思却不像以往一样放在阿笠博士的发明上。
    他听着阿笠博士滔滔不绝的话,却没有想往常一样参与讨论。他手中拿着阿笠博士新的发明却心不在焉,手中的动作比以往粗糙不少,透着一股从来没有过的焦躁不安,时刻关注着手机消息。
    终于,松田阵平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如蒙大赦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先是松了口气,随即脸色一变,恐怖的神情让沉浸在‘演讲’中的阿笠博士都不由噤声。
    “有点事,我先走了!”松田阵平站起身,简洁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唿,大步出门。
    阿笠博士意犹未尽地看着他的背影,喃喃道:“是警视厅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江户川柯南想了想,叮嘱了阿笠博士一声,踩着滑板小心地追了上去。
    他总觉得让松田阵平这么着急的事可能和芝华士少不了关系。
    江户川柯南一路跟踪着松田阵平,看着他急匆匆地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与此同时,阿笠博士宅的门被敲开。灰原哀看着站在门外的女人,激动地红了眼眶。
    “姐姐!”
    第219章
    松田阵平冲进医院的时候,脑子嗡嗡作响。
    就算明明看到了邮件中写的是萩原研二受了点伤,但是……但是……
    松田阵平看着站在病房门口的诸伏景光,自嘲地想:这次最起码比上次好,他还有进医院看hagi的机会。
    “松田,你来了。”正在和手下交代什么的诸伏景光还是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松田阵平的到来。
    松田阵平张了张嘴,嗓子沙哑,“hagi……”
    “萩原他没事。”诸伏景光意识到自己话中的歧义,改口道,“萩原为了救zero中了一枪,但是没伤到要害,现在已经没事了。”
    实际上中了枪当然不会没事,但是看着松田阵平惨白的脸色,诸伏景光还是选择了萩原研二教他的说法。
    诸伏景光把身边的手下打发走,打开了病房的门。
    萩原研二躺在病床上,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朝着松田阵平露出漂亮的笑容,抑扬顿挫地喊道:“小阵平~~~”
    松田阵平看着精神不错的萩原研二,松了口气,险些直接脱力。
    诸伏景光不着痕迹地撑了一把松田阵平的后背,“松田你可算来了,萩原他……”
    萩原研二提高了声音,“小诸伏,既然小阵平来了,你就快去忙吧!”
    “等等!”松田阵平坐到床边,用一个眼神让萩原研二闭了嘴,问诸伏景光,“诸伏你刚刚要说什么?”
    诸伏景光置萩原研二恳求的目光于不顾,直截了当地说:“萩原为了等你过来不肯打麻药,也不吃止疼药。”
    看着松田阵平陡然凌厉起来的目光,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你在这里陪他,外面守着的人我已经嘱咐过了,我先走了。”
    他还得去帮zero的忙。
    萩原研二是为了救降谷零才受的伤。要不是实在忙得脱不开身,降谷零肯定会自己在这里守着等松田阵平来的。
    诸伏景光离开的时候很贴心地为他们两个人关上了病房的门,这样不管里面是打情骂俏还是痛骂病人都不会被发现。
    ——松田就算想要痛揍萩原肯定也得等到他伤好。诸伏景光很放心地走了。
    萩原研二看着背后都在冒黑气的松田阵平,往被子里缩了缩,用一双下垂眼无辜地看着他,语气软软地喊道:“小阵平……hagi也想第一时间见到小阵平啊!”
    松田阵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萩原研二。
    白色的床单铺在他身下,黑色的半长发散在枕上,软软的额发搭在额头,一双紫色下垂眼水汪汪地看着他,加上发白的唇色,让人看着就心生怜爱。
    松田阵平握住了萩原研二的手,“hagi……”
    明明中了枪失血过多的是萩原研二,松田阵平的手反倒更冷一些。
    萩原研二的手动了动,反握住松田阵平的手,拇指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感受着松田阵平激烈跳动的脉搏。
    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抬起手抹去松田阵平额头上的冷汗,温柔地说:“小阵平,我回来了。”
    松田阵平喉间发涩。他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气流通过的时候引起了鼻音。
    萩原研二一只手被握在松田阵平手中,另一只手手心贴在松田阵平的脸颊上,静静地等待着他缓过神来。
    温热的手心贴在脸颊上,将惨白的脸染上了热度,松田阵平握着萩原研二的手,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渐渐由急促变得平缓。
    他重新睁开双眼,凫青色的眼眸在明媚的阳光下浮现出春天一样的生机勃勃的绿色。
    萩原研二看着那双眼眸,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身上不好移动的话,一定要凑上去亲一下。
    这时,松田阵平凑过来亲了一下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睁大了双眼,欣喜地问:“小阵平,你不生气了吗?”
    松田阵平看着萩原研二的紫眸中的忐忑之色,“恩,你做到了。”
    承诺过我的事,你都做到了。
    所以没事了,不用再担心和内疚了,hagi。
    萩原研二理解了松田阵平的意思,他努力睁大双眼,压下眼中的湿润,动容地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小阵平……”
    他的喉头动了动,吐出一句略带颤抖的“辛苦你了。”
    辛苦你等了这么久,辛苦你担心了这么久,辛苦你在我离开我难过了这么久。
    还有,萩原研二说:“谢谢你。”
    谢谢你相信我,谢谢你愿意等我,谢谢你爱你。
    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对视着,沉默了片刻,回应道:“……这个时候难道要我说不用谢吗?”
    “噗嗤!”萩原研二笑了出来,越笑越止不住,“哈哈哈哈!”
    他捂着自己被牵动的伤口,抹去自己眼角溢出的泪水,“嘶嘶”地抽着气。
    “hagi!”松田阵平紧张地看着他,“我叫医生?!”
    “不,不用。”萩原研二在疼痛中止住笑声,挡住了松田阵平想要按铃的手。
    萩原研二调整了一下唿吸,缓解疼痛。那双紫眸看着松田阵平,他虔诚地说:“小阵平,我爱你。”
    因为想要救小阵平、因为想要见小阵平、因为想要回到小阵平身边,因为不想小阵平难过……所以自己的生命越来越重要,越来越不能轻忽。
    “我也爱你。”松田阵平迅速地回应道,像是完全不需要思考,“hagi,我也爱你。”
    两人对视着,交换了一个温柔又缠绵的吻,亲吻中不掺杂半分欲望,只有满腔的柔情和爱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