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松田殉职的幼驯染回来了 - (综漫同人)松田殉职的幼驯染回来了 第180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新郎新娘在伴郎和伴娘的陪伴下踏上了红毯,大厅中的众人安静下来。
    萩原研二把这美好的一幕映入眼中。
    跟心爱的人共同步入婚礼殿堂,上台、宣誓、交换戒指……看着伊达航脸上幸福的笑容,萩原研二跟其他人一起真心实意地鼓起掌来。
    等履行完伴郎的职责,松田阵平悄悄熘到好友们旁边,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吐出一口气。
    婚宴采取了自助餐的形式,萩原研二十分贴心地让松田阵平休息,自己去给他拿吃的。
    松田阵平坐到萩原研二的位置上,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诸伏景光关心地问:“松田,你们家里那边怎么样?”
    降谷零也关心地看过来。
    他们回神奈川的时候,他们正忙着处理组织的后续,没能帮上忙,后来和萩原研二聊天的时候,对方也说都解决了,但现在见到松田阵平,还是想再问问,毕竟萩原……
    松田阵平说:“都没问题了,家里面还是很宽容的。”
    他想起看到萩原研二就红了眼睛的萩原父母,庆幸地说:“幸好提前先见了千速姐,不然……”
    萩原爸妈年纪大了,他和hagi都怕他们过于激动会出事。
    诸伏景光说:“萩原可不是这么说的。”
    松田阵平挑眉问:“他说了什么?”
    回到神奈川的时候,萩原研二满脸写着近乡情怯的进紧张。他看着家门,心中惴惴不安。他用一双紫眸水汪汪地看向松田阵平,情真意切地说:“小阵平,你要保护hagi啊!”
    松田阵平干脆利落地拒绝了,“要是千速姐揍你的话,我可不会插手。”
    萩原研二:qaq
    松田阵平嘴上说得强硬,还是握住了萩原研二的手,跟他一起走了进去。
    看着惊喜交加的父母,萩原研二硬着头皮地喊道:“爸、妈……”
    喜极而泣的阖家团圆之后,萩原研二把自己缩成一团承受审判,心虚地说:“小阵平已经狠狠教训过我了……”
    萩原千速红着眼睛瞪着跪在榻榻米上,一脸‘我错了’的萩原研二,“他教训过你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松田阵平给萩原研二递了一个无能为力的眼神。他试图为萩原研二说好话,结果自己差点也挨揍,原因嘛……
    萩原千速转向他,“阵平,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松田阵平:……对不起,hagi,帮不了你了。
    萩原父母红着眼睛,微笑着看着这‘姐友弟恭’的一幕。
    最终萩原千速还是没舍得动手揍人。
    降谷零说:“他说你狠心地让他一个人接受狂风暴雨。”
    “千速姐最后不是没揍他吗?”松田阵平说。
    拿着食物回来,听到了最后一句的萩原研二了然地接话道:“姐姐还是爱我的。”
    因为不想让家里人跟着担心,他跟家人说的是大众版本的剧本,他被选中卧底,因为在爆炸中重伤,正好假死脱身。
    降谷零遗憾地发出一声,“啧!”
    萩原研二哭笑不得地说:“小降谷真的很想看到我挨揍呢!”
    “谁让zero是受到你迫害最深的一个呢。”诸伏景光都同情自己的幼驯染,在组织里也就算了,在公安审讯组织成员的时候还有人看到降谷零脱口而出就是“波本你居然喜欢芝华士到这个地步?!”
    诸伏景光好奇地问:“那你和松田的事,家里也知道了吗?”
    萩原研二说:“小诸伏,你就是想让小降谷听到我挨揍了是吧?”
    “我们只是关心你们而已。”降谷零一本正经地说,“一般来说见家长不都会……咳!”
    诸伏景光补充道:“我们也可以帮忙想想办法。”
    “那倒是不用了。”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神情复杂地对视一眼。
    降谷零好奇地问:“你们的长辈接受能力这么好吗?”
    松田阵平低头吃饭。萩原研二垂眸看着他露出来的发旋,唇角弯了弯,“……因为大家好像知道的比我还早的样子。”
    比起他死而复生时的激动,他们向父母坦白的时候,其他人都是都是一副早就知道了的样子。
    后来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问了萩原千速,对方看他们两个人是真的不明白,无语地说:“看阵平在你死后的表现,大家都猜出来了。”只是没人说而已。
    松田阵平哑口无言。
    萩原研二心疼不已。
    诸伏景光感叹道:“原来如此,松田表现太明显了啊!”
    “那你们两个还纠结这么久?”降谷零吐槽道,“这就是当局者迷吗?”
    “咳咳!”萩原研二看着松田阵平已经空了的盘子,积极主动地说,“小阵平,我再去给你拿一些吧。”
    “恩。”松田阵平把盘子递给他。降谷零和诸伏景光对视一眼,起身道:“我也一起去吧。”
    两人目送他们一同消失在重重人群之中。
    留下的诸伏景光关心地问:“松田,萩原最近怎么样?”
    松田阵平眉头微皱,说:“晚上有时候还是会做噩梦。”
    好在现在两个人住在一起,每次萩原研二做噩梦的时候,松田阵平都能及时把人叫醒。
    “每个卧底都会有这个时期的。”诸伏景光眸光微沉,语气带着几分叹息。
    不止是萩原研二,他和降谷零也是一样的。
    失眠、噩梦,愧怍的心总会经受折磨,染上鲜血的手没那么容易洗清,他们终究要背负着愧疚走下去。
    “萩原现在还得在公安任职一段时间,毕竟他的身份……”诸伏景光点到为止地说,“我和zero都会关注他的。”
    松田阵平说:“这样也好。”
    萩原研二的身份在档案上活了,但就如同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一样都是保密档案。
    何况,他们都认为萩原研二现在光明正大地在警视厅中现身不是个好主意,一方面是萩原研二作为芝华士的身份和黑衣组织残存的余党,另一方面……当初在爆炸中遇害的人只有萩原研二一个人活下来了。
    就算别人不在意,萩原研二自己呢?他怎么可能不在意?
    现在的萩原研二待在公安也许更合适一些,这是他们都默认的事实。
    “萩原心里明白。”诸伏景光说,“但是作为幸存者难免心中愧疚。”
    “是啊,那家伙就是这样。”松田阵平说,“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以后会越来越好的。”诸伏景光说出了松田阵平心里的话,和他相视一笑。
    他们聊完之后没过多久,降谷零和萩原研二也回来了。
    松田阵平疑惑地问:“怎么这么长时间?”
    降谷零说:“刚才萩原差点被那个fbi拦下了。”
    萩原研二说:“能理解啦,毕竟我当初可是从他们手里把贝尔摩德抢过来的。”而且朱蒂斯坦林和贝尔摩德有仇,完全能理解。
    降谷零不以为然地说:“萩原你就是脾气太好了。各凭本事,是他们自己不行!”
    松田阵平好奇地说:“我那天看到那个fbi和宫野家的两姐妹一起逛街还以为你们和解了。”
    “不可能!”降谷零坚决否认,“那是明美大度!”
    宫野明美跟降谷零坦诚道:她早就知道赤井秀一是fbi,对方叛逃之前告诉她了,但她不能抛下志保。
    萩原研二朝着松田阵平眨了眨眼,“小降谷现在讨厌fbi不是因为那件事。”
    松田阵平问:“那是因为什么?”
    萩原研二和诸伏景光一起看了咬牙切齿的降谷零一眼。
    其实是因为降谷零,或者说,波本去调查雪莉假意被fbi发现是芝华士计划的一环,后来组织被毁后,不知道波本也是卧底的fbi在水无怜奈的情报提供下内部复盘后得出的结论是,波本喜欢芝华士,在朗姆面前为他遮掩。
    想要争取和公安合作的fbi友好地把这个情报共享给了他们。
    “哈哈哈!”松田阵平发出了大声嘲笑。
    降谷零炸毛了,“松田!”
    诸伏景光清了清嗓子,提醒道:“要抛捧花了!”
    他和萩原研二交换了个眼神。
    萩原研二站起身,“研二酱要去大展身手啦!”
    松田阵平跟着他站起来,疑惑地问:“你想要捧花?”
    萩原研二回头给了他一个wink,“小阵平等我一下!”
    松田阵平看着萩原研二一个大男人凑到女孩们之中一起抢捧花。在萩原研二的带领下,也有几个小年轻跟着凑了过去。
    他怀疑地看向诸伏景光和降谷零。
    诸伏景光说:“zero,我们去帮萩原一把吧。”
    “好啊!”降谷零面不改色地应了一声。
    松田阵平的眼神更怀疑了,“你们两个这么凑热闹没问题吗?”
    “也是,那zero你留下吧。”诸伏景光毫不犹豫地卖掉了幼驯染,自己跑了。
    降谷零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诸伏景光的背影。
    松田阵平双手环胸,眼睛微眯,尽显大佬气质,“你们……”
    “是萩原的主意。”降谷零为了拖延时间,模棱两可地说,“我可没有真的让他天天加班。”
    松田阵平顺着他的话思考的时候,前方的人群爆发出一阵遗憾的叹息声和惊喜的欢唿声。
    在这场游戏中,萩原研二的身高优势展现的淋漓尽致,抱着捧花胜利归来。
    松田阵平的目光跟随着他。
    萩原研二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回到松田阵平身边,白皙的脸庞因为运动的关系浮现了几分红色。
    他垂眸拨弄着花瓣,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红色的玫瑰花束中穿梭,语气温柔和缓地说:“听说接到捧花的人就是下一个结婚的人。”
    松田阵平心中一动,他放下手,睁大了双眼看着萩原研二。在大脑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的心跳就已经开始彰显自己的存在感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