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是禽兽,请对贱奴放手 - 东宫是禽兽,请对贱奴放手 第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作者:几卷
    简介:【系统文,双男主,先虐后甜,谨慎入坑】“居然敢逃!那就让本宫挑断你的手筋脚筋,看你怎么逃?苏弱,你且记住,一日为奴,终生为奴!”东宫太子就是十恶不赦的禽兽败类。苏弱浅浅一笑。“我偏不!”鲜血从苏弱的嘴角喷涌而出。“你服毒了?苏弱!没有本宫的允许,你不能死!快叫太医!不……苏弱!你若死了,本宫要把你风干了,挂在东宫,日日鞭笞!”
    第1章 不怕不怕,净身而已
    【双男主】
    苏弱蜷缩在墙角。
    美得入画,嫩得都快掐出水来。
    他娘生前曾掐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齿地和他说:“美貌加上任何一张牌都是王炸,唯独单出,就是死局!死局!”
    “死局”在苏弱的脑子里一遍遍回响,母亲那幽怨凄凉的眼神让苏弱一次次从梦中惊醒。
    “苏弱!苏弱!谁叫苏弱?谁叫苏弱?赶紧站出来,给老奴瞧瞧!”
    只见阳光下,一个俊俏的脸蛋从墙角怯生生地探出来,那病娇柔媚的容颜,就像初春的弱柳扶风,透露出如水的纯澈,碧波荡漾的春眸,惹人怜惜。
    “你就是苏弱,弱不禁风的弱?”
    “正是!”
    “哎……呦喂!好生俊美啊!这明明是男人的根,竟生出了女人的骨啊!!瞧瞧这大长腿、这小胳膊、瓷白如玉的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
    大太监赞不绝口,一边垂涎三尺,一边不害臊地上下其手,苏弱胆子小,不敢躲避。
    “小苏弱,不要紧张啊,只是净身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苏弱心脏噗通噗通就快跳出来了,能不紧张吗?咔嚓!就没了。那可是命根子啊!
    “世人皆说,那是命根子,殊不知,这东西,不是好货,一不小心管不住那玩意,害人害己!今儿,把它去掉,入宫后,就能清清静静地吃皇粮!万一成了哪位娘娘身边的大红人,那可是享不完的清福哦!”
    苏弱跟在身后,听着老太监絮絮叨叨着。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群正在排队等候净身的少年,他们个个满脸稚气,心性单纯,不成想等待他们的却是那割肉的刀子。
    他们有的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被父母卖了换成粮食,有的是罪犯之后,没有处以死刑,发配为奴。
    苏弱就是后者,苏家本是大盛国的世族大家,却因歹人陷害,被那臭名昭著的东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结果全家抄斩。刽子手念他是孩子,便饶他一命。
    苏弱永远忘不了,抄家时,他躲在假山后面听见皇族给苏家的审判:
    “东宫有旨,罪臣苏柄,私通敌军,窝藏罪犯……罪不可赦,当满门抄斩!”
    苏弱舔舐剜心之痛,正是“东宫”二字支撑他走到今日。
    可现如今他进退两难,不净身,死路一条,净身,还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搞死东宫那位的希望。
    老太监加快脚步,继续唠叨:“看,前面那个小红房子就是净身房了!哎呦,苏弱,瞧瞧你,布灵布灵的,忒诱人了!以后入了宫,指定是娘娘们挣着抢着想讨要的小俊哥儿!给娘娘们暖被窝,甭提多幸福!如果你动点小心思,玩点新花样,你就会成为娘娘们身边的大红人!哎呦呦,别人那羡慕的眼珠子都会掉下来!你啊,就从地上,一飞冲天去啦!”
    那冲天上,还不得掉下来?苏弱可不想上这老太监的道。
    “净身房到了!”
    “啊!啊……”
    那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苏弱也被吓得双腿发软,浑身战栗,突然间舌头都打结了。
    “大……大监,那个东西,割了以后……该……如何尿尿?”
    苏弱的问题惹得大太监哈哈大笑。
    “你这傻孩子,完全不是一回事!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时,一个小太监端着一个瓷盘子出来了,雪白的瓷盘子里面放着血淋淋的东西。
    大太监看了一眼瓷盘子里的东西,漫不经心地问一句:“处理干净了吗?”
    小太监干脆地回答:“嗯,干净了!”
    此时,一阵寒风忽来,扫过苏弱的胯下。他只觉得命根子那里凉飕飕的,下意识地把腿并拢。
    大太监继续问:“里面还有几个小厮?”
    “两个!”
    “好,去吧!”
    小太监端着托盘离开了。
    大太监笑眯眯地自言自语:“哎呦,皇上这回可有口福了!肉炒青椒,醋溜肉段,红烧肉丁……”
    大太监随口一说,已经把苏弱吓得魂不附体,站不稳脚跟。他只得用颤抖的手扶着墙壁,好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瘫倒在地。
    此刻,苏弱满脑子都是血腥,红烧,油炸,清炖……
    这时,两个小太监抬着一个脸色苍白,裆下血红的少年,从净身房走了出来。
    “这个孩子没扛住?”
    “是的,大监,刚处理干净,就断气了!”
    “哎呦呦,这苗子不错啊!可惜了,可惜了!扔出去,喂野狗吧!”
    特么地割这玩意,居然也会死人?
    苏弱岂止害怕,倒是后悔极了,当初还不如长点志气,随父兄一起赴死,一刀抹了脖子,痛快!可是,眼前这种死法,岂不是折磨。就算到那边做鬼了,也是个不男不女的阴阳鬼,愧对列祖列宗!
    “别害怕,刚才那个孩子是特例,他本来就身子骨弱,病怏怏的!”
    大监本是安慰他,却无异于在苏弱的伤口上撒盐。
    苏弱自幼就是身子骨极度虚弱的那种。
    苏弱是苏家幺子,老十七,据听说生下来时候才二斤三两重,差点没命!后来奶娘精心哺育,他才慢慢长大,可是身子骨子极弱,长年吃药。
    再加上家破人亡后,他住进罪犯营,常常因为食不果腹,营养不良,晕倒过好几次。
    自己这虚弱破烂不堪的身子骨根本扛不住那一刀,也许是两刀,三刀……
    苏弱越想越害怕,双腿发软,他只得把半个虚弱的身体倚靠在墙壁上。
    这时,一个小太监搀扶着另外一个少年走了出来。
    少年面色惨白,也是裆下通红,十分虚弱。
    “呦,这个俊俏,带下去洗干净了,给喜嫔娘娘送去!”
    苏弱看着少年蹒跚的背影,心想,都痛成这样子了,还让他洗澡,还送去娘娘宫里!?
    苏弱不禁苦笑,都什么时候了,刀都快架到自己裤裆里了,居然还有心思同情他人!
    此刻,只听见屋子里传来嘹亮的一嗓子:“下一位,苏弱!”
    第2章 落入东宫,前途未卜
    苏弱战战兢兢地走进净身房。
    太医亮出明晃晃的尖刀。
    苏弱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下面,脑瓜子嗡嗡的,第一想法,掉头逃跑。
    主刀怒吼:“按住他,脱了!”
    小太监们一拥而上,把苏弱的亵裤拉扯掉,把裙摆一掀开,我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裸露。
    苏弱拼命挣扎。
    太医猛地抬头,忽地两眼放光,舌头都有点捋不直了:“美啊……”
    太医阴阳怪气,惹得苏弱就像一头愤怒的小奶狮,越是涨红的双颊,越显得娇媚撩人。
    太医竟然看得出神,一时间色心突起,对小太监们说:“把他绑在凳子上,你们都出去吧!”
    太医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终于,太医扔掉手里的尖刀,像饿狼一般扑了过来,撕扯苏弱的衣服。突如其来的状况,把苏弱吓傻了。
    苏弱低声痛斥:“放开我!不要!这算是哪门子净身啊?呜呜……”
    “别紧张,小美人,这是本医官专门为你量身打造的净身!”
    医官那狰狞扭曲的大猪头就拱了过来。
    苏弱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拼命挣扎,可绳子太结实,根本无法挣脱。
    绝望之际,窗外突然飞入一个飞镖。五花大绑的绳子瞬间解开,就连太医都傻眼了。
    苏弱吃惊不已,难道我一个落魄之人,还有神人暗中保护?
    苏弱来不及思考,赶紧逃跑,如果不逃,接下来的故事就不叫净身,那得升级为湿身了。
    大伙都没想到,如此弱小的人儿居然有如此爆发力,那突如其来的奔跑,根本追不上啊。
    苏弱了解自己,身子骨本就弱不禁风,那几刀下去,自己哪里还会有命,再加上太医此番羞辱,更加激发他的斗志,此刻束手就擒,任由他人摆布,不如放手搏一搏,还走一线机会。就算失败了,他也认命了。
    苏弱根本没有方向感,只是在数不清的胡同道钻来钻去。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身后的小太监们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
    苏弱根本意识不到疲劳,只是拼命地跑。不知跑了多久,眼前出现一个气派的棕红色的拱门,他飞速跑进去的时候,瞟了一眼门匾,“东宫”二字熠熠生辉。
    东宫?!疲惫不堪的苏弱,突然像打了鸡血一般,嘴角居然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果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谁知,他前脚刚踏进东宫,无数飞镖向他的脑袋飞来,幸好他脚下被门槛绊倒,摔了狗啃泥,有惊无险,躲过了飞镖。
    就当苏弱大难不死,沾沾自喜时,几个黑衣影卫从天而降,像提一只小鸡一般,把苏弱拎了起来。
    苏弱内心一阵凄凉,老祖宗啊,我苏弱已经算是拼尽全力了!
    此时,小太监们也追到东宫外,可是无一人敢踏入拱门。
    “这苏弱居然敢跑进东宫,指定是活腻了!”
    “算了吧,进去就没活路了!咱们回去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