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是禽兽,请对贱奴放手 - 东宫是禽兽,请对贱奴放手 第2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可惜了啊,大监说这小厮天生媚骨,是块好料子!”
    “有些人就是这么执拗,宁愿砍头,也不可以砍掉命根子!”
    小太监交头接耳议论了几句,便匆匆离开,回去向大监汇报情况。
    大盛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东宫太子萧九渊,是大盛国除了皇帝以外,最凶残的人了,冷漠无情,杀人如麻!但凡入了东宫,基本上和迈进鬼门关没有区别。
    果不其然,没有被飞镖射中,苏弱侥幸死里逃生,却被影卫提到一个阴森森的园子里。
    苏弱心想,好死不如赖活着,就在这阴森恐怖的院子里耗着,总有一天能报仇雪恨,逃出生天!
    事实证明,苏弱想多了。
    绕过一个粗壮的参天古木,映入眼帘的是一棵棵结实的大树,和挂在树上的一个个干尸。
    有的尸首恐怕已经挂在上面好几年了,肉质都已经腐烂没了,只剩下一个干枯粉白的骷髅骨架;有的可能刚挂上去没几年,肉质虽然已经风干;而有些可能是最近挂上去的,肉质还算鲜嫩,内脏被飞禽蚁鼠吃食,七零八碎,好不残忍!
    难道,自己就是下一个要被风干的人?
    早知如此,还不如乖乖净身,那种痛可能一刹那就没了知觉,死起来也快。
    可是,眼前这般挂在树上,风吹日晒,忍饥挨饿,飞禽蚁鼠咬食,饱受折磨,直到最终变成一块白骨,即便如此,也还是被悬挂在树枝上,不能入土为安!
    苏弱感觉一股子凉气从脚底冲到头顶,特么滴太残暴了!果然传言不假,这东宫太子简直禽兽不如!
    苏弱没有一丝反抗,轻轻松松地被影卫跃起挂到一根粗实的枝干上!
    影卫走了,一切变成死寂。只有几只乌鸦踩在枯枝上,瞪着尖锐乌黑的眼睛,让苏弱毛骨悚然。
    正当苏弱意志崩盘之际,一个俊俏的白衣少年从天而降,翩然而起的黑发和随风轻舞的长衫,就像遗世独立的仙人,前来解救苍生。
    “救救我!仙人,我不想变成风干尸啊!这里好多死人,我害怕!求求你了,仙人,救救我吧!呜呜……”
    苏弱仿佛抓住救命稻草,用尽一切手段,企图感化这位白衣少年。
    只见少年衣袖一挥,苏弱便从树枝上掉落下来。
    如此轻松就重获自由了?!苏弱喜极而泣,居然忘记询问恩人尊姓大名。
    白衣少年双手背在身后,单脚一踮,便又腾空而起,越过葱郁的树顶,便不见了踪影。
    “救命恩人!救命恩人!您别走啊,您轻功如此好,带着苏弱一起飞走吧!”
    苏弱心里悔不当初,自己小时候偷奸耍滑,不愿意习武,就连三脚猫的功夫都不会!
    就像盲人摸象一样,苏弱在偌大的东宫里摸索着,找寻逃出生天的路,不知不觉地却靠近了一个温泉。
    “哗哗啦啦……”
    戏水声,前面有人在洗澡?
    第3章 同是东宫男宠,相逢何必曾相识
    苏弱小心翼翼穿过一棵棵小树丛,瞬间假山温泉,亭台楼榭,豁然开朗。
    苏弱弯下身子,蹑手蹑手蹑脚地躲到假山后面。这才从石缝里偷偷瞄见,水里的确有一个男人。
    男人后背对着苏弱这边,秀丽的长发及腰,宽阔的肩膀,结实的后背,滑腻的皮肤。
    苏弱心想:世人都说太子爷好男宠,估计水里这美男子应该是太子爷的宠男吧!
    “谁?躲在假山后面,偷偷摸摸的!”
    声音如此浑厚有力,富有磁性,想必容貌也差不了。
    苏弱只好硬着头皮子走了出来。
    “嘿嘿!是我啊,我,苏弱啊!”
    “苏弱?从没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过啦!我是太子爷……今天新纳的男宠!”
    苏弱头脑一发热,给自己编造了一个极具暧昧色彩的身份。
    “太子爷新纳的男宠?!”
    温泉里磁性的声音里夹杂着一百分的惊讶。
    苏弱见水里男子脸色凝重,竟以为他在吃错,毕竟太子爷新纳男宠,肯定会抢了他的风头。
    苏弱赶紧解释:“你别吃醋啊!太子爷好像不喜欢我!我对你毫无威胁的,所以,你千万不要吃醋啊!”
    “笑话!我为何要吃醋?”
    此刻,萧九渊一脸懵逼,他这太子府戒备森严,这傻缺是如何跑进来的。
    “想必阁下也是太子殿下的男宠吧?为何你独自戏水?太子爷在哪里?”
    见苏弱一脸稚嫩纯真,萧九渊哭笑不得,还太子爷的男宠,我特么就是太子爷!
    萧九渊不准备揭穿他,好久没遇到过如此傻缺的人了,他觉得挺有意思,逗他玩玩吧。
    “哦哦……是啊,吾是太子爷的男宠!”
    “我就说嘛!东宫里的下人不可能有你这般姿色!如此盛世容颜,毫不夸张,堪比龙凤之姿!”
    苏弱越说越来劲。
    萧九渊在心里闷哼一句:“算你小子有眼光!”
    这时,假山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太子爷!太子爷,不好了!一个刺客逃跑了!”
    苏弱一听,刺客?难不成说的就是自己。苏弱心头一慌,也顾不上自己不会游泳了,一个猛子窜进水里,抱着萧九渊的大腿,才不至于漂浮上去。
    萧九渊一阵尴尬,爷我是裸着沐浴的!
    不要发怒,不要发怒,萧九渊摆摆手,示意前来禀报的侍卫赶紧离开。
    萧九渊越发觉得有趣了,如果说这个少年是所谓的刺客,居然连太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刺客。
    苏弱不会游泳,抱着萧九渊的大腿,不经意间抬眼看见水里,有一物,甚是模糊,巨大。苏弱直接惊讶地张大嘴巴,然后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水,直接憋晕过去,沉到水底。
    苏弱已经松开抱着太子爷大腿的手,但是迟迟不见他浮上水面。
    “坏了!”
    萧九渊心头一紧,来不及思考,赶紧潜入水底。苏弱果然晕倒了,宛如熟睡一般躺在池底。
    萧九渊本想置之不管,任由其淹死罢了!反正在他的东宫里,死一个人比死一只鸡还要稀松平常。
    但是,看着苏弱清纯绝色容貌,一时入迷,竟鬼使神差地把他抱起来,一边给他渡气,一边浮出水面,然后便抱着他游向浅水处。
    “咳咳!”
    苏弱吐了几口水,终于苏醒过来。
    见苏弱醒了,萧九渊赶紧一把推开他。
    苏弱踉踉跄跄站稳脚跟,意欲向萧九渊行个大礼。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鄙人名叫苏弱,敢问恩人尊姓大名”
    “我……排行第九,名唤……!”
    萧九渊还在犹豫,是否应该亮明真身。
    “小九啊!既然你在兄弟里面排行老九,我就唤你小九!!”
    苏弱真是眼疾口快!这一声“小九”喊得萧九渊浑身不自在。
    除了皇族几位长辈,还没有人敢如此直呼他小九。萧九渊直接白他一眼,难道没听过东宫太子萧九渊的名号?难道不知道太子就是皇帝第九子?难道你活腻了?
    苏弱直接理解成,小九的表情,是因为想家了。
    “是不是很想家啊!我也是,好想家啊!可是,我的家已经没了!不过,你至少还有家吧!作为男宠,太子爷会给你放假吗?是不是可以回家省亲啊!”
    “回家省亲吗?”
    萧九渊直接被他搞不明白了,我堂堂东宫太子,我还回家省亲?
    “太子爷对你好吗?他的男宠是不是很多啊!我觉得以你的姿色,肯定是最得宠的!”
    不能怪苏弱如此八卦,因为民间就有传言,当今太子爷萧九渊最好男风,据听说他东宫里圈养的美男,不计其数。
    萧九渊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点了一下头,表示,苏弱,你惨了,你死定了!
    苏弱却理解成小九十分认同他的说法,他显然十分开心。
    “得宠就好!但是,听说那萧九渊特别变态,又暴力得很,他有没有难为过小九你啊?”
    他居然敢直呼太子名讳,还当着太子爷的面骂太子爷变态,还唤太子爷的乳名昵称!单是其中一件事,拿出来都是死罪!不知道将来,他会不会后悔自己今日的口无遮拦啊!
    “苏弱,你当真是太子爷新纳的男宠?”
    “如假包换!当然是真的,话说太子爷对我一见钟情,可惜,刚到东宫,他就抛弃我了!负心汉!”
    苏弱这语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真见过太子真人呢!
    萧九渊真想一巴掌劈死他,满嘴谎话,说得比真还真。
    突然,萧九渊感觉到身体里有千万只虫蚁蠢蠢欲动,今日正是毒发的日子。
    萧九渊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最不堪的模样,便想打发了苏弱。
    “我不喜与人同浴,你还是快走吧!”
    “既然如此,我走了啊,你自己泡吧!再见啦,小九!”
    苏弱一步三回头,萧九渊脑袋充血,恨不得把这贱奴当场劈死。
    “你怎么啦?小九,你病了吗?手这么凉,真病了啊!小九别怕啊,听话,我背你出去!乖,小九乖!”
    见苏弱再次跑回来,萧九渊彻恼怒了。
    “滚!滚!吾让你滚……”
    第4章 小九!求求你放开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