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是禽兽,请对贱奴放手 - 东宫是禽兽,请对贱奴放手 第104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后娘娘看了一眼萧墨,便心领神会。萧墨一方面约他来皇陵苟合,一方面抓了苏弱把小九引到皇陵!目的就是想从她这里获得一张保命符!
    “但是,母亲有言在先!你若伤了墨王爷分毫,你我母子情缘就尽了!”
    “儿谨听母后所言!”
    萧九渊扶着母亲上了马车,而那一瞬间,皇后娘娘神不知鬼不觉地低声冒出一句话,“逼迫哀家委身于他,暗杀之!”
    看着母后马车渐行渐远,萧九渊居然发现母后当年和背后说辞,终于梳理出一个结论,母后有把柄落在萧墨手里。
    杀归杀,可是,这个把柄也必须挖出来。
    这些都是后话,当务之急,救苏弱。
    “小九,把苏弱还给你,可以!但是,请遵循你母后的训言,保我性命!”
    “小叔,说的又是哪里话!你且告诉我,苏弱在哪里?”
    “哎呦,阿晨,太子殿下的小弱弱跑哪里去了啊?”
    阿晨抱着长剑站了出来。
    “王爷,苏弱本就关押在柴房,可是刚才自己跑出来!阿晨看见,他跑进当今圣上为自己修建的陵墓!”
    “啧啧,听见了,小弱弱跑进你父皇的陵墓去,观光了!”
    萧九渊愤怒至极,便赶紧来到这座新建的陵墓。
    隔着石门,萧九渊敞开嗓门喊道。
    “弱弱!弱弱!弱弱……”
    “殿下,是你吗?殿下……”
    苏弱喜极而泣,可是隔着石门,萧九渊听得模糊,但好歹确认了苏弱的安危。
    “打开石门!”
    萧墨便命令阿晨用阴遁之术,操控石门机关,石门打开。
    苏弱双臂打着石膏不能动弹,瘫坐在地上且双腿还有血渍。
    “弱弱……”
    萧九渊赶紧跑进去。
    “殿下,我的腿也受伤了!”
    萧九渊简单摸了摸苏弱的腿,居然从膝盖处,被打折了。
    愤怒喷涌而出,萧九渊突然一个反掌,直接打向萧墨,心亏阿晨反应快,直接飞身替萧墨挡下这一掌。
    “阿晨!”
    阿晨口吐鲜血,靠在萧墨怀里。
    “王爷,对不起!是阿晨擅作主张,把苏弱双腿打折!”
    “不论是谁?伤害本宫的弱弱,都得死!”
    说着,萧九渊又隔空发出一掌,直冲阿晨。
    可就在此时,一个白衣少年从天而降,双掌合十,踏云而落,直接轻松把萧九渊的如虎的一掌化为虚有。
    “顾向晚!”
    第158章 萧墨自食其果
    “顾向晚,阿晨虽然是你的亲弟弟,可是他助纣为虐!”
    萧九渊毫无情面的话,直接在顾向晚的伤口上撒盐。
    他一面痛楚地看了一眼身侧的阿晨,这是自己的亲弟,除了自己逼迫自己应该承担起兄长的责任,他对这个亲弟弟没有过多的情感。
    而他看向萧九渊怀里的苏弱时,内心却充满欲念和愤慨。那是他深藏在心底的珍珠,他舍不得让他受一丁点伤害,可是,此刻,他的珍珠却双手打着石膏,双腿血渍斑斑,显然刚刚受伤!
    血在苏弱的腿上,仿佛是从顾向晚的心里流出来,那种痛,他又怎能感受不到啊?
    “弱弱……”
    顾向晚的内心的呼唤,可是,苏弱不可能进入他的怀抱。
    “萧九渊!”萧墨突然脸色大变,狰狞夹杂着一股要置人于死地的狠劲。
    “那就让你和苏弱合葬再起一起吧!”
    随着萧墨的一声斯歇底里的怒吼,他已经触动皇陵的机关,顿时,石门落下。
    就在那一刹那,里面,萧九渊抱着苏弱飞身冲向石门,企图逃之生天!
    而外面,顾向晚也立刻飞身冲向石门,试图阻拦石门的下降。
    可是,武功高超如斯,却只比石门慢那么一丁点。
    “弱弱!小九!”
    顾向晚第一次感受到失去挚友和挚爱的绝望,他转身意欲捉住萧墨,让他打开石门。
    可是阿晨却用身体拦住。
    “兄长,若想伤害墨王爷!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阿晨!”顾向晚双目通红,透出一种失去挚爱的绝望。
    “你若执意如此,莫怪兄长无情!”
    顾向晚一字一顿,反而折射出内心对苏弱的坚定。
    萧墨却笑起来,并且笑得酣畅淋漓。
    “哈哈……顾公子!没听说过吗?天子墓穴,石门一落,再无打开的可能!”
    顾向晚的瞳孔放大,再放大!
    他绝对无法接受,哪怕没有一丝希望,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苏弱和萧九渊被困在墓穴,永不脱身。
    “倘若真的永远出不来!首先,就要用墨王爷的鲜血来祭奠弱弱!”
    顾向晚挥起手里长剑,纵身跃起,试图砍杀萧墨!萧墨吓得连连后退,而顾晨去起身上前迎敌,和顾向晚厮杀纠缠起来!
    可是顾向晚刀剑如行云流水,仅仅几招下去,他便把阿晨踩在脚下。
    “阿晨,回头是岸!”
    面对顾向晚的好言相劝,阿晨嗤之以鼻。
    “岸?岸在哪里?顾向晚,我自幼在墨王府长大,我虽然是王爷的娈童,可是王爷在我心中,既是夫妻,又是父兄!所以,顾向晚,你算什么,在我心里,你就堪比尘埃!你没有资格对我说教,更没有资格评论是非!”
    “阿晨!”一股强烈的无力感涌上顾向晚的心口。
    “莫怪兄长无情!你执迷不悟!就让兄长帮助你!挑断你的手筋脚筋,废除你的武功!兄长,养你一辈子!”
    “不要!”阿晨悲伤地呼喊,可是随着一阵疼痛席卷全身,阿晨绵软晕倒在地上。
    如今,他已筋脉全废,武功散除,成为一个无法独立行动的普通人。
    顾向晚如此狠心,是不想阿晨再做萧墨的马前卒,跟着萧墨一起折腾下去,结局只有一死!
    他只想废了他武功,折了他筋脉,好把他留在身边,过几年,他心性有所改善,就还他完整的筋脉!
    没有阿晨阻挠,顾向晚终于可以直接剑指萧墨了。
    “我再说一遍!打开石门!否则,你死!”
    萧墨浑身战栗,他洞穿了顾向晚眼睛里的寒光,一个人,能对自己亲弟弟下手,那他对仇家,更不留有半丝余地。
    就在顾向晚剑指萧墨的时候。
    随着震耳欲聋的一声爆炸声,石门轰然倒塌。
    苏弱定是从空间的军火库里取出一包炸药!
    他原本从没想过要动用军火库里的火药,此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只有把石门炸开,他和萧九渊才能脱身。
    白烟滚滚,萧九渊抱着苏弱从容不迫地从墓穴里走了出来。
    “向晚,帮助我抱一下弱弱!”
    萧九渊如此慷慨,是因为他想亲自解决自己的家事!
    顾向晚小心翼翼地抱着苏弱,他对苏弱的担心和心疼全都写在脸上。
    “弱弱,痛不痛?”
    顾向晚声音哽咽,他知晓苏弱双腿折断,定是阿晨所为,因而内心又多了几分愧疚。
    “不打紧!”苏弱坚强地微笑着,如悬崖边上小野花,恬淡率真。
    而此刻,萧九渊已经把剑抵到萧墨的胸口。吓得萧墨连连后退。
    “小九,我可是你的皇叔!当今圣上同母同父的亲弟弟!就连皇上本人都不敢杀我?你敢?”
    “我敢!我有什么不敢?天底下有我萧九渊不敢做的事吗?”
    萧九渊的冷漠与不屑,格外让萧墨胆怯,萧墨连连后退,而萧九渊步步紧逼。
    “小九别忘记你和你母后的承诺!你答应她不会杀我?”
    “哈哈……墨王爷,母后悄悄告诉本宫,杀之……萧墨,你是皇后娘娘的弃祖而已!”
    萧九渊之所以挑明皇后娘娘的心意,目的就是想套出萧墨和皇后娘之间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毕竟刚才萧墨居然敢要挟皇后娘娘为他所用,且皇后明面上却不敢反抗,背地里却期盼萧墨快死!
    所以,萧九渊猜测,萧墨和他母后之间必然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果然,萧墨一听皇后娘娘出尔反尔,背后捅刀子,心里异常愤怒。
    “臭女人!不仅不要脸,反而阴招不断!”
    “闭嘴,不准这般羞辱本宫的母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