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顶流的社牛姐姐又来整活了 - 社恐顶流的社牛姐姐又来整活了 第1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本书名称: 社恐顶流的社牛姐姐又来整活了
    本书作者: 木刻兔
    本书简介:
    季夏槐在回国第一天意识觉醒了
    但觉醒的内容不是关于她自己,而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成为新兴顶流的她弟弟徐喻礼
    按照剧情内容,徐喻礼因为在一档综艺节目上“冷脸”“和人说话眼睛不正视对方”“与人迎面相对不打招呼”“孤立临时队友”等等黑点会遭到大规模的网暴,直到最后患上躁郁症车祸惨死
    季夏槐:?你说的也许有道理,但他只是个社恐啊...
    季夏槐决定改变剧情拯救弟弟,于是连夜参加了综艺
    一开始,在知道她是徐喻礼的姐姐时,网友的态度是这样的:
    【?这不是亲情综艺吧?姐弟合体捞钱?】
    后来,在看到和她的别墅相比“略显寒酸”的节目组租的小屋时: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为我的莽撞自罚一杯】
    黑子见风向不对,于是赶紧换了个思路:
    【上综艺还带四个丫鬟,笑死资本家的洗脚婢你们也上赶着做】
    后来,在得知了他们口中所谓的“丫鬟”月入十万,做一休三后,所有人都破防了:
    【是我!是我上赶着!是我想挣这十万块钱,有什么冲我来!放过姐姐!】
    后来网友发现,季夏槐这人不仅钱多,人还特别接地气
    ——比如拉着横幅带着大镲提着喇叭去机场接机
    ——比如在冷饮店门口为了赢奖品现场高歌一曲
    再后来网友又发现,季夏槐这人好像还有个脸盲的毛病
    ——节目上对着同一个帅哥夸了八次,还次次真心实意
    综上,网友锐评:她真的我哭死,人傻(bushi)钱多(yes)还眼瞎(没有冒犯的意思),完全百分百适合冲浪宝宝们的老婆体质!我直接“嗨,老婆”
    季夏槐不仅火了,还带飞了徐喻礼,剧情分崩离析,直接避免了悲惨结局
    对此徐喻礼表示:又是不知所措的一天,习惯就好(安详.jpg)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轻松 综艺 预知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夏槐 ┃ 配角:徐喻礼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社牛姐姐,重拳出击
    立意:拒绝网络暴力
    第1章 整活第一天
    m市机场今天人似乎格外得多。
    往日里还算宽敞的出机口今天被围得水泄不通,大厅里机场的工作人员高声嘶吼着,“大家都别挤,有序站好,注意安全!还有不要影响其他旅客的出行,麻烦各位礼让!”
    熬了一个大夜又接着连上白班的小刘喊得嗓子都要哑了,可能提醒到的范围还是很有限。
    他身边另一个工作人员看着这人山人海的景象,在心中咂舌后道出了自己的困惑,“今天到底为什么人这么多啊?接的是谁啊?”
    小刘接过同事递过来的水,浅抿了一口润润嗓子,这才解释:“你不知道啊?你竟然不认识?徐喻礼啊,他现在老火了吧,每次他的机场都得瘫痪一波。”
    说瘫痪自然是夸张手法,毕竟即便是明星,一旦过分影响到机场的秩序,也会受到整改的。
    只不过在那之前,徐喻礼确实是唯一是一个差点儿导致机场瘫痪的明星,即便后来整改过,每次他接机的粉丝也依然多得数不清。
    小刘有幸被当时值机的同事们科普过那场面,在心里烙下了相当深的痕迹。
    同事懵懵地点了点头,他确实是不太了解娱乐圈,不过徐喻礼这个名字他总感觉隐隐约约在哪儿听过。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是很理解这些粉丝们这么大规模的接机行为,“太疯狂了。”
    小刘苦笑着点了点头,“可不是。”
    忽然同事拍了拍他的手臂,语气似乎有些迟疑,“等等,她们...难道也是接机的吗?”
    小刘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然后一愣。
    只见粉丝们聚集区域的外围站着几个格格不入的身影。
    说她们格格不入倒不是因为这几个女生穿着有多么怪异,只是因为她们脸上的表情和行为举止都与旁边的粉丝们反差太大了。
    宽大的墨镜遮住了这几个女孩子的表情,但即便只有下半张脸,也能看出她们的冷淡。
    明明是这样“不是人间烟火”的表情,可偏偏她们手上的东西又仿佛打破了这一面。
    只见最后边的两个女生共同握着一条卷起来的横幅。
    当然这在机场来说是很常见的物品,小刘觉得自己是可以接受的。
    只是...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再往前,那两个靠在背后的手里为什么会一人握着一个镲啊!?
    为首的那个竟然提着的是喇叭??
    拜托,这真的很让人割裂,一点都不符合这几个拽姐的气场!
    小刘和同事都有些呆滞地看着那几个人,看着她们大约是过于奇怪也引起了旁边其他粉丝的注意,看着她们其中有人和粉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又看着旁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的两个扛着摄像机器的小哥出现。
    再然后,机场忽然间传来震天动地的呼声,人群呼啦呼啦地往前涌去,小刘和同事再顾不上“研究”自己发现的奇特景象,赶忙维持秩序去了。
    *
    “徐喻礼!!!!!”
    “啊啊啊啊宝宝!好帅啊好帅啊!妈妈他真的好帅啊!!”
    “啊啊啊礼礼!礼礼看我!帅死我了帅死我了!我没了啊啊啊啊!”
    各种尖利的嗓音在自己耳边炸开时,季夏槐才终于知道这些粉丝的威力到底有多么大。
    她第一次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原来那个从小就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男孩现在被这么多人疯狂地喜欢着。
    季夏槐的视线随着人群定格到刚从出机口走出来的人身上。
    男生五官深邃立体,每一处都似上帝精心雕刻一般,长腿宽肩细腰,朝着人群逆行迈过来时仿佛自带闪光灯,名副其实的人群中的焦点。
    旁边粉丝的欢呼并没有影响到他,他的眼神疏离又快速地从周围粉丝脸上一一划过,在无人注意的角落,脚下步伐却越迈越大。
    或许旁人只道他是天生冷淡,季夏槐却从他匆忙的步伐中感受到什么。
    果然这社恐的毛病还是没根治。
    不知道想到什么,季夏槐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但很快她就调整过来,扭头递给自己身后另外几人眼神。
    她们的动作好似提前训练过一般,整齐得不得了。
    横幅拉开的一瞬间,季夏槐举起手里的喇叭,伴随着两侧穿透一切声音的大镲声,喊出了自己那句久违的欢迎语。
    “欢迎午夜伤心玫瑰王子凯旋。”
    “欢迎午夜伤心玫瑰王子凯旋!”
    “欢迎午夜伤心玫瑰王子凯旋——”
    季夏槐清楚地看到人群有一瞬间的凝滞,再然后被围在中心,一直没有和她视线对上的主人公也终于发现了她。
    季夏槐将喇叭举高,嘴角堆叠起笑意,冲着对方打招呼。
    好久不见啊,我亲爱的弟弟。
    姐姐来接你回家啦。
    第2章 整活第二天
    一切要从季夏槐回国的第一天说起。
    “夏天的风我永远都记得…”(注一)
    慵懒的女声伴着舒缓的旋律从车载音箱里娓娓泻出,夏日的暑气都好似被点了暂停键。
    季夏槐跟着音乐无意识地轻哼着,视线从窗外飞速闪过的城市景观中一一掠过。
    汽车行至城区cbd时,窗外的景色越发繁华,标志性的3d大屏仿若一瞬间冲入视线,屏幕上此刻正轮番播放的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霓虹灯光不断闪烁着,季夏槐眯了眯眼睛,靠在后座的背稍稍往前挺了挺,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屏幕上的人。
    屏幕上的脸五官立体精致,一脸冷酷没什么表情,只一眼便能让人感受到很强的冲击力。可那是对其他人,对于从小到大看着这张脸长大的季夏槐来说,她的关注点从来不在他帅不帅身上,而是——
    “臭小子一定不好好吃饭,瘦了…”她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害,小礼这孩子的性格你最了解不过了,虽然平时好说话,但自己做了决定的事那是再固执不过了,谁劝都不管用啊,不过现在你回来就好了,他一准听你话…”前排司机陈叔听到她的话,絮絮叨叨地拉开了话头,话音里倒不是责怪,心疼更多。
    陈叔是她们家的老人了,二十年前就开着车送她和徐喻礼上学,两人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因此说起话来随意很多。
    季夏槐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随着汽车驶离市中心,能看到徐喻礼那张脸的机会越来越少,她收回视线,姿态懒散地重新靠回椅背上。
    只是还没等她放松两秒钟,随着一声刺耳的“吱——”声,汽车紧急制动,季夏槐的身子刹那间向前倾去,好在她系好了安全带,因此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
    “这姑娘怎么回事啊?红灯也敢闯?不要命了,得亏这附近车少…”旁边的陈叔踩着刹车吓出了一身冷汗,透过玻璃看着在路上横冲直撞的身影,不由得批评道。
    季夏槐听着,抬头看过去,正撞进一双慌张但清澈的眼睛里。
    霎那间,她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不属于自己脑子里的记忆争先恐后地涌到她的脑海里,胀得季夏槐头闷又心慌。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不好意思…”车的正前方,女孩子弯腰道了好几遍歉后,就匆匆地继续向前跑去。
    汽车重新平稳地行驶起来,季夏槐心里却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她一言不发,回想着刚才自己脑海中闪过的片段。
    从刚才差点儿撞到那个姑娘后,她好像突然被强硬地塞进了很多记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