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顶流的社牛姐姐又来整活了 - 社恐顶流的社牛姐姐又来整活了 第8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喻礼:“……”不是很想说。
    “嗯?”季夏槐疑惑。
    见她着实好奇,徐喻礼认命地开口,“给了我一辆车。”
    直播间里观众们刚想说“一辆车也挺不错,估计是穷养小子富养女的家庭”,就见季夏槐仿佛突然被唤醒了什么记忆,仰头大笑起来。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那辆玩具车还是外公在征求了我的意见之后才买的,多衬你啊!”
    徐喻礼:“……”我谢谢你。
    弹幕一片哈哈哈刷过,尤其是看到徐喻礼那从来没出现过的吃瘪一样的表情,当然除此之外也不乏有心疼自家哥哥的言论。
    【呃首先声明我对姐姐没恶意,但偏心真的挺没品的】
    这样的言论很快刷过,并没有长时间的停留,也没有大面积的刷过,因此注意到的人并不多。
    一行人说说笑笑终于走到了月亮门前,因为门檐有些低,门也不是很宽,因此一次只能一到两个人入内。
    季夏槐自然走在前头,其他人在后面跟着。
    后院的占地面积比起前院来要小一些,一条长长的九曲回廊绕着院墙蜿蜒而过,旁边是一块不大不小的温泉游泳池,连着木质地板一直延伸到台阶处。
    正门敞开着的地方正对着一块四周通风的休息区,夏夜三五好友可以在此处或躺着看星星,或开一瓶红酒于微醺状态下畅夜闲聊。
    四周的装饰不仅有让人心情开阔的绿植,还有精致巧妙的石刻艺术品,以及氛围感一绝的户外壁灯。
    季夏槐粗略地看了一圈,对这里的坏境还是比较满意的。
    【呜呜呜我去,好漂亮好漂亮,搬出来让我住住(bushi)】
    【啥也不说了,姐生我梦】
    【我不明白,所以他们姐弟两个到底是来录节目还是炫富来了?】
    【很难评,这个综艺叫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独自搬出来住可还行】
    这些网友简直完全说出了常生秋的心声。
    常生秋现在很烦,真的很烦。
    他们这个综艺叫什么?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那这要让他怎么解释什么叫做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呢?那肯定是首先至少得住在同一屋檐下。
    可现在他们这个情况明显已经成为了生活在“隔壁”屋檐下!
    偏偏季夏槐还是财神爷,有些话他还不能太直白地说。
    常生秋愁得头发都要被自己薅秃了,正思索着该怎么先把他们请过来时,在这边百无聊赖的其他嘉宾中有人先坐不住了。
    “导演,咱们嘉宾是不是还有人没到齐呀?是等人齐了咱们才能进行下一步选房间是吗?”一位染着棕色卷发的男嘉宾笑嘻嘻地问。
    只见他一双眼睛亮兮兮的,清澈明朗,问这句话时表情也十分真诚,给人感觉他就是真的好奇所以才发出疑问。
    反倒是他身边其他嘉宾,在听到他的问话后脸色各有不一,眼神躲避镜头。
    “呵,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一点时间观念,一点都不懂得学艺先学德!”坐在沙发上的人语气很是不善,面上也带了几分恼怒。
    细想来在场他倒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这样提出批评的人,毕竟眼看着他比其他嘉宾都要大好几轮,在这个圈子里那绝对属于前辈中的前辈了。
    果然他这话一出,马上就有一个戴着卡其色贝雷帽的女生跟着开口,“或许是在路上耽搁了,石老师要不您先选房间休息吧,明天节目组说还得早起呢。”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只除了一个戴着一只蓝牙耳机的青年,也不知道他是没听到还是性格孤僻。
    石鸿钧倒不在意此时谁附和了谁没附和,因为本来他说那话的意思就不是为了让自己搞特殊。
    他只是讨厌不守时的行为而已。
    再说了这天还亮着,他年纪再大也不至于这个点就睡了。
    “没必要,既然咱们上节目了就得遵守人家节目规则,哪能我自己先选,不合适。”石鸿钧摆了摆手。
    这边暂且告一段落,常生秋终于有了插话的余地,他语气有些迟疑,还是把事情和盘托出了,“是这样的,其实另外两位嘉宾已经到了——”
    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望过来时,他加快了语速解释,“只不过他们两个不在这里,在隔壁。”
    第9章 整活第九天
    十分钟后,在嘉宾们的“坚持”下,常生秋理所当然地给自己找到了将季夏槐和徐喻礼姐弟两个喊过来的理由。
    季夏槐虽然对自己的居住坏境有要求,但她既然决定了要陪着弟弟参加综艺,那对节目组的其他合理安排还是会服从的。
    因此在听到导演要求大家集合,先互相认识一番后,她并没有多余的拒绝,直接就打算过去。
    第一天刚过来还有不少行李需要收拾,钟星四姐妹便主动留下打算整理东西,不跟着过去了。
    于是只有姐弟两个并几个跟拍的pd往过走。
    一路上两个人一直在聊天,连pd们都看出来没有了其他人以后,徐喻礼的状态要更自在些。
    明明节目组的场地就在隔壁,两个人却生生走了十几分钟,足见这院子的大小。
    季夏槐在心中想着必须得开一道小门缩短路程的时候,目的地终于到了。
    两人一进门,首先迎接他们的就是六双审视的目光。
    季夏槐看着面前自己根本分辨不清的几张脸,脸上挂上招牌式微笑,迎上去和他们打招呼。
    “各位好,我叫季夏槐,初次见面大家多多关照。”不论什么交际场合,礼多总是人不怪的。
    果不其然,见她态度友好,其他人也都纷纷起身同她友好的打招呼。
    “你好,我叫邵金歌。”
    “你好,我是葛沁阳,叫我小葛就行嘿嘿。”
    “冯留,初次见面多关照。”
    “夏槐姐你好,我是米彩,叫我小米或者彩彩都行,你随意。”
    季夏槐挨个在心里记下他们的名字,虽然可能以后对不上脸。
    只是很快她就发现少了人。
    她抬眼看向沙发上仍旧坐着的两人。
    一个脸上已经有了皱纹,年纪偏大,因为特征比较明显或许将成为她第一个记住的嘉宾;另一个的话——
    季夏槐看着那张脸,眼睛狠狠眨了两下。
    怎么回事儿?这小伙子长得还挺帅,怪符合她审美的。
    帅气的小伙子姿态慵懒地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左边耳朵上戴着一只蓝牙耳机,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屏幕,可能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抬起头懒懒地瞥了她一眼,而后象征性地站了一下很快又坐下,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杭南。”
    这一套流程下来,季夏槐在心里险些翻了白眼。
    黑色衬衣,白色耳机,再加上那眼神里的三分散漫四分不羁,真是装了好大一个逼。
    她不吃这一套,直播间里不少粉丝却很是吃这一套。
    【啊啊啊啊啊南哥刚刚那一眼狠狠杀我】
    【不愧是我杭爷,一个字拽!】
    【笑鼠我刚刚看到季夏槐眼睛都快沾在我杭哥身上了,本来还有点担心,但我杭哥一句话立马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根本不用担心!】
    【杭浑身上下感觉就四个字:别!来!沾!边!】
    【虽然第一次见面,但能看出来大家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季夏槐,也是空降咖谁能喜欢】
    【哈哈哈哈杭·敷衍寒暄·南,石·懒得搭理·鸿钧出现了】
    【笑死不愧是石老师,根本不care你是不是在直播】
    网友人均解读大师,一个简单的开场白见面,评论里已经解读出种种意思。
    加上刚才石鸿钧已经地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网友自然以为他此刻自然会给他们点下马威。
    可没想到石鸿钧刚才不满归不满,现在见众人都已经打过招呼,他也站了起来,同两人握手。
    【石老师体面人】
    【不愧是老前辈,说真的像这种老演员应该最看不上的就是这些所谓的爱豆,没办法谁让这是娱乐圈的隐形歧视链,看石老师刚才那么不客气我还以为他会直接让人下不来台,是我小肚鸡肠了】
    季夏槐并不知道刚才这边发生的事,因此自然对他们直播里提到的点也一无所知。
    但若是她看到了这些实时评论,她必然得说一句:圆还是你们会圆。
    合着怎么都是别人对呗,她干啥啥不对呗。
    人已经到齐,简单寒暄过后,终于到了选房间环节。
    没等节目组说什么,季夏槐这边便先举手,示意自己和徐喻礼退出该项活动。
    终于提到这件事情,在场不少人早已经蠢蠢欲动,只是碍于节目组的流程一直没机会问,这会儿见她主动提出来,自然少不了七嘴八舌。
    “啊?夏槐姐,什么意思啊?你们为什么不选房间?你们不在这里住吗?”米彩探头看向两人,状若无意地问,“还有徐老师为什么也…?”
    刚才节目组说他们早就过来了,只是一直没过来这边,所以刚才两人是在哪里?难不成是在附近定了酒店?
    本来就是生活类综艺,订酒店不怕被网友冲死吗?
    虽然徐喻礼对外给人的一贯印象就是我行我素惯了。
    一群人内心抓耳挠腮,快要好奇死了,但又不能问得太直接,只能试探。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点,为什么季夏槐和徐喻礼是一起出现一起不选房间的啊?!?
    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啊??
    这其中米彩自然是最为想知道的,她作为嘉宾并没有看直播,因此不知道两人是姐弟。但她知道的是公司明明安排了徐喻礼带她参加节目,会和她在节目上制造话题,这会儿却突然半路杀出个自己不认识的程咬金来。
    目前为止,她甚至没和徐喻礼说上一句话!
    但这俩人却熟稔得像认识了几百年,别人根本插不进去。
    公司那边也没有通知过她!到底什么情况啊?
    因此米彩没忍住,率先接了季夏槐的话,问了出来。
    季夏槐虽然没直接回答,但她眼神在屋子里打量了一圈,很明显对节目组提供的房子不是很满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