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满庭箓 - 六十六疯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六十六
    为了救南宫家的女眷,李朝朝同江双虞费了不少银子,跑了许多关系。
    花了一个月时日,终于堪堪将她们的奴籍给买下。
    江双虞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她的月子勉强做好了,只是忧思过度,有些憔悴。
    “小妹,不知该如何感谢你,陪我们演这场戏。”江双虞嘴唇干涩,眼眸黯然。
    “都是自己家的人,有啥子谢不谢的。”李朝朝为她倒了杯热水。
    “昌州离京城远,我已经分批次将她们送到昌州了。待到日后,有了证据,自会为南宫家平反。”李朝朝让她安心。
    江双虞月子里总是哭,她怕公婆受苦,怕南宫越受不住,又怕连累江家,日日夜夜担惊受怕。
    幸而孩子很乖,江双虞让李朝朝为她起名。
    “婵心,千里共婵娟的婵,一片丹心的心,南宫婵心。”李朝朝问江双虞喜不喜欢,江双虞听到这个名字后,泪水一下子掉了下来。
    “满满,我心里好痛。”江双虞觉得自己要死掉的感觉,溺毙在水中,无法呼吸。
    南宫家被抄,到底也未说出缘由。就这样不清不楚的,一个钟鸣鼎食的世家,从此凐灭。
    或许,江家就是树干,凡是茂盛的枝桠,都要被砍去。
    人人都道江双虞好福气,早早与南宫越和离,要不然现在江家也要受到牵连。
    “我现在就怕,会连累了你跟妹夫。”这是江双虞如今最怕的一点,她深知,小妹为她做得够多了,若是再连累到妹夫的仕途,那她真的会愧疚而死。
    “姐你就放心吧。”李朝朝安抚她。
    “如今南宫家已经没了,上听不会管他们如何,到底不会先出风浪来,只要不做一些大逆不道的事情,那位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朝朝其实心里也没有底,但到底是那么多条人命。
    实打实的。
    女子为奴为婢,有的甚至被发卖到青楼,幸运点的,被卖到大户人家做低等丫鬟。
    这一个月,李朝朝东奔西走,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
    她不敢将安乐公主牵扯进来,害怕安乐公主受罚。
    终于得了闲,她去了京城第一酒楼:天下第一楼,点了一桌子菜,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是不是很奢侈?
    因为李朝朝压根就没想自己付钱,有人会付。
    谁是那个冤种?
    在包间里吃着珍馐美馔,喝着美酒。
    李朝朝吃得肚子滚远,嘴角还有油。
    门被推开,又关上。
    来人坐在她对面,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她。
    “太子殿下。”李朝朝起身,该行礼还是得行礼的。
    被周函章看得头皮发麻,李朝朝道:“我吃完饭,正准备走了。”
    说罢,就要往门口去。
    “你不是在等我吗?”周函章开口,留住了李朝朝的脚步。
    李朝朝停下,坐了回去。
    “太子殿下,妾身只想问问,南宫家是犯了何罪?为何被抄家?”这件事似乎成了秘辛,所有人皆叁缄其口。
    周函章看向她,起身做到她旁边,拿起她的酒杯,为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父皇下的令,我也未可知。”周函章道。
    将酒杯放在桌上,他伸手捏着李朝朝的下巴,低头仔细打量。
    “黑了,也瘦了。”他说着,低头含住李朝朝的嘴唇。
    李朝朝张嘴在他舌头上咬了一口,没咬流血,咬破皮了,结果周函章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吻的李朝朝喘不上气,周函章呼吸粗重,将她狠狠地揉在怀中。
    “你为了南宫家的女人四处奔走,这样大的动静,你以为谁在帮你遮掩?”周函章张嘴在她脸上轻咬了一下,骂她没有心肝。
    李朝朝脸被咬的有些疼,她笑了,抬着头眼神落在周函章面容姣好的脸上,“我知道。”
    周函章的目光发热,红肿的嘴唇在李朝朝嘴唇上碰了碰。
    “我喜欢你利用我,江满。”他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起来。
    李朝朝将他推开,坐的离他远了些。
    “太子请自重,我不喜欢你,不管是小时候还有现在我都不喜欢。这件事如果您觉得我是在利用您,那就是我下叁滥。我承认我是个坏蛋,是个只会耍计谋的人。
    我也不想说些冠冕堂皇的话骗你,今天你来,我只希望你能放南宫家的人一马。”李朝朝真挚地看着他,周函章呼吸一滞。
    她摇了摇屋里的铃铛,很快小二敲门进来,李朝朝让他算账。
    小二道:“一共二十两银子,刚才这位公子已经为您付过了。”
    李朝朝让小二下去。
    她又笑了笑。
    这次的笑像极了经典坏女人的微笑,“我知道你会为我付账,因为你觉得你喜欢我,可以为我做许多事,甚至不择手段的,也想要达成你心里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站起来,手指点在周函章的胸口,周函章仰头看着她,几乎目不转睛,眼神用痴迷来讲,也不为过。
    “你看,你这样的男人,只会让我觉得你掉价,上赶着送。”李朝朝上下扫视了他几眼。
    周函章下意识搂着她的腰,表情乖巧的像条忠诚的狗。
    李朝朝长处一口气,觉得周函章无可救药。
    “太子殿下,请放开我吧。”她几乎是冷淡的了极致。
    周函章恋恋不舍地松开她,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见旁边蹭了蹭。
    “我喜欢你,江满,你好也罢,坏也行,我只喜欢你。”周函章眼角发红,胸口热得发疼。
    卧槽啊,真是无语了啊。
    李朝朝想翻白眼,她真的控制不住想扇周函章巴掌,又怕周函章觉得自己是在奖励他。
    “我现在只问你一个问题。”李朝朝懒得多费口舌。
    “满满你说。”他在李朝朝的手背上亲了亲。
    “能不能放南宫家一马?”
    “好,听满满的。”周函章眉眼带着柔色。
    叁十六计之瞒天过海计,美人计,以及走为上计。
    “我还有事,先走了。”李朝朝忍着恶心将手抽出来,准备离开。
    周函章拉着李朝朝的袖子,“满满,我不介意你成婚,我们私底下偷偷来往,也是可以的。”
    李朝朝真的忍不住了,在他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果然,周函章摸着自己的脸,嘴角带着笑意,眼神定定的看着李朝朝。
    他红着脸道:“满满你摸我的脸,是不是说,你也很喜欢我?”
    神金啊!
    李朝朝直接大跨步逃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