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腔(西幻,高h) - 001浓情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隆雷雨夜。
    白珠织就雨幕,交缠的阴冷潮风肆虐街巷,漫天黑沉不像是隔绝开现实与梦境,反倒是妄图纵容暗涌的急流淹没这座古老都城。
    “你怕黑?”赤裸上身的男人拿来烛台,暖黄的一簇光线将女人潮红的容颜照得清晰,宝石绿的瞳孔因光线增强而收缩刹那。
    他利落地爬回床上,健壮的肩背高高隆起,汗液从脊骨线条一路流下,沿着暧昧的痕迹最终汇入性感的腰窝。
    火苗在女人琉璃般的眼眸里摇曳,她红肿的唇瓣翕动了几下,发出了几个模糊音节。
    “什么?”男人没听清,于是耐心地凑附过去,蜜色胸膛上下起伏,肌肉纹理被烛光照映明显。
    濡湿的呼吸,喷洒的热息,足以引发一场盛大的情潮,“进…进来……”
    男人的神色由微怔转为玩味,他梳开沁珠的发梢,压住女人的两腿,开始兴奋地挺腰抽送肉棒,熟练地挤开两片肥唇往深处操,“哈…真舒服,送上门来挨操就是骚得透顶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彻空间。
    右脸被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男人瞳孔猛缩,眉头皱得死紧,“打我?”
    转瞬之间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算了,看你喷了那么多次…怎么开心怎么来吧。”
    他一边揽住女人的身体不让她下滑,一边用手生涩又暴力地揉捏饱满的奶子,宽大的手背上青筋毕露,骨节随动作一下又一下地泛白。
    女人搂住他的脖子,全身重量都挂在他身上,可他的腰腹仍有劲稳健,浑不觉般地继续律动,高频率的操弄让她止不住地颤抖,不敢逞强。
    尖叫和喘息都被他的吻吞没。
    她错乱地呼吸呻吟,绿眼珠里碧波粼粼,泪珠停在潮晕的眼尾,棕亮的长发像海藻般铺开在胸前脑后,整个人就像是暗海礁流中捞出的一条湿淋淋的美人鱼。
    “满脸通红的样子,又骚又美。”
    话音才落,男人便觉头皮一疼,他嘶了一声,眼眸侧转,原来是女人伸手扯住了他的红发。
    屈指惩戒似地按向膀胱位置,引得女人张唇交换,他舌头一伸侵进她口腔蛮横剐蹭,卷起香软无力的小舌吮了又吻,发出羞人水声。
    见她快要呼吸不畅到窒息,他才放过她,面不改色地揉捻她的乳头,将那粒红果玩到充血,“不高兴?我可从来不轻易恭维人。”
    “不过你这个女人的肌肤真是好摸到过分,啧啧,这么滑腻啊,”他好奇的抚过她的脸颊,动作是不同于下身攻城略地的轻柔,“哎,你不是流浪来这儿的吧?你是哪家富商的小姐?”
    “怎么不说话?刚刚不还挺能叫的吗?”
    男人不满她的缄默,手指移至阴蒂打圈似的压揉,爱液喷溅而出,快感洪泛得愈加激烈,粗硬的肉刃在花穴里重重研磨,故意戳向最深处。
    像是要把她往死里操,他耸动的腰肢越发有力气,狰狞的肉棒宛如兽器毫无节制地抽送,龟头总能精准找到那个神奇的地方反复折磨。
    两颊微微凹陷,他叼起一边娇嫩的雪乳含吃在嘴里,薄唇把乳晕嗦得一片红,舌尖扫过最凸起的地方,来回没完似的吮。
    揪住凌乱不堪的被单,女人再也无法思考,视线与意识同时变得迷离,低头瞧他吃奶吃得正欢的模样,竟新生一种如母亲喂孩般的爱怜。
    只是这份诡异的感情还没酝酿起来,又愕然地被他放浪的笑语所击溃了个干净。
    “你的胸口有一颗红痣,好色情啊。”
    “嗯唔——”
    失重的坠崖感将瑙西卡拉回现实。
    绷紧的神经伴随着逐渐聚焦的视线所舒缓,她坐起身大口呼吸,松开紧攥的手心,发现丝绸面料的床单已被汗液浸湿得一团糟。
    更不妙的是,收拢膝盖,她的腿心此刻也流满了粘稠的淫液。
    又梦到这事了。
    在尊贵的天神的恩泽沐浴下,在伟大的尼布兰坦君主的保佑下,瑙西卡发誓,她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委屈,那人除了长相外,和无德之辈有什么区别。
    浑身的血液都在不自觉发热,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外面还响着细碎的脚步声,恍惚之间她跟循动静下了床,赤足走向门口。
    门缝处泄进竖长的光线,来往匆忙的女仆端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他们在为明日的婚礼盛宴彻夜劳碌。精致华美的大厅,高贵跳跃的圆舞曲……
    而她,瑙西卡·徳·塞默尔克会是其中最瞩目的人物。
    柔和的夜风吹动裙角,搔起细小的触感,瑙西卡猛然转头看去,月光如水泄入宽敞的屋子,打在地面闪烁着点点银光。
    一切平静,安宁…可第六感却让她心生狐疑。
    睡前已让女仆紧闭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了,微凉的夜风徐徐灌进来,吹拂得她心里发毛。
    风力并不大。
    拉动两扇厚重的窗子,拽回时费了许多力气,连胳膊都在发颤。随着“砰”的一声合上,瑙西卡的心跳快到不行,她站在原地不禁瑟缩发抖。
    不敢深思窗子是如何打开的,不敢细察房间里有什么异样,知道问题的答案比不知道还要无措。
    他又潜进来了,又探访过她的被窝了。
    瑙西卡从未如此刻般逃避所见所感,实在是过于害怕背后会突然冒出一只手。
    目光挪向窗台上的鞋印,她更觉烦躁,何况从前他的觊觎也从未如此明显过。
    瑙西卡心里乱得一塌糊涂,双手握住未婚夫送予的鸽血红项链,只能低头祈祷。
    些许平复后,她抬颌迎着皎洁的月光,情绪才稍微安定下来,她愿意将不好的万事都遗忘,只求琉尔那个家伙不要再搅乱她明日的婚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