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戾病(骨科高h) - 7发脾气着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翌日上午,
    失眠一整夜,好不容易睡着的林尔幼,被一顿敲门声扰醒。
    “幼幼,起床了吗?”
    妈妈的声音。
    哭的太久,林尔幼睁开双眼时,眼周酸痛,眼窝仍残留着泪痕。
    “幼幼?”
    “妈,醒了……我马上起。”
    “乖宝贝,快出来看看妈妈都带了些什么好东西给你。”
    ……
    林霜刚出差回来,没想到两个孩子都在家。
    唤完女儿,她从旋转楼梯上缓缓走下,见儿子没个正型地靠在沙发上,眉头不禁微微皱起:“叫你找的阿姨呢?难不成这几天幼幼独自在家做饭吃?”
    先前的做饭阿姨因家中有事,不得已辞职。
    而林霜又长期忙于公务无暇顾及这些,女儿的事情基本都是儿子来管理照顾。
    聘请新保姆的任务也就落在了儿子的身上。
    沉厉垂眸,眼底神色淡淡的,手中的苹果被他反复抛起接住:“找了,今天下午过来。”
    “嗯,阿沉,黎城距离纷城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你没事过来多陪陪幼幼,给她补习补习功课。”
    “补不了。”
    “怎么不补了?”
    “学习太差。”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落进林尔幼耳朵,她站在二楼栏杆旁,俯瞰整片客厅。
    他一脸淡然地坐在那儿,仿佛昨夜的事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被强吻濒临窒息的感觉在林尔幼心里烙下阴影,乱伦这两个字眼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她不知该怎么办,更不知该如何面对妈妈。
    沉厉轻抬起眼皮,面无表情地凝视她。
    林尔幼顿时呼吸一滞,转身逃离他的视线。
    餐桌上,
    林霜不断追问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眼睛哭的这么肿。
    林尔幼埋头,半句话也不说。
    沉厉则漫不经心地切着牛排,刀刃横着切过来,又斜着切过去,消磨时间似的,始终未尝一口。
    林霜温柔询问林尔幼:“是不是在学校受人欺负了?”
    “没有……”
    女儿不愿意说,林霜轻叹,放下手中刀叉:“幼幼,你这样妈妈会很担心。”
    林尔幼抽噎了一下,压在心里的罪恶感不断发酵、腐朽。
    罪孽的浪潮快要将她埋没,眼眶也逐渐湿润。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妈妈一手将她与哥哥拉扯长大,可她却不可救药地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甚至让他也产生了不伦之情。
    只怕再多坐一秒,林尔幼的泪珠子就会掉在盘里。
    “妈,我不想吃了。”
    刚起身,手腕就被林霜拉住。
    林霜把人摁回椅子上,抽取纸巾,心疼的擦拭女儿脸颊的泪,安慰她:“幼幼长大了,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妈妈不问便是,坐下来先把食物吃了,垫垫肚子,中午我再给你做好吃的。”
    说着林霜将儿子盘里的牛排,一块一块夹到女儿盘中。
    “等儿我让阿沉去你房间,你不是最信赖他嘛,有什么事就跟哥哥说,他帮你解决。”
    “不用!”
    林尔幼倏地起身,反应巨大。
    林霜顿了顿,忽然觉得两个孩子之间气氛诡谲。
    柔声道:“幼幼,你先回房间。”
    沉厉目视林尔幼上楼,且听到关门声之后,慢条斯理地开口:“您女儿谈恋爱,成绩下降的厉害,昨晚我说了她几句,发脾气着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