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苦情剧恶婆婆 - 年代苦情剧恶婆婆 第122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73章
    定论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得知消息的几个孩子都眼巴巴的看着她,沈沛霖能怎么办,只能都给带上。
    严巧云三人倒是也想跟上,可他们还有工作摆着呢,无奈只能拉着自家儿子女儿千叮咛万嘱咐,看好了回家来跟他们说。
    一人一辆自行车,罗家人齐刷刷的骑在大道上。
    虽说如今自行车不是稀罕东西了,但能一口气给孩子们一人配一辆的,也就沈沛霖干的出来。
    孩子们很满意,沈沛霖还嫌弃不够: “这路是该修一修了,等修好了咱家买辆车,这样出门就不用风吹雨淋了。”
    罗星惊讶的问: “奶,小汽车啊?”
    “当然是小汽车,不然买拖拉机开着也不方便,而且几年就该淘汰了。”
    其实以他们家现在的条件,直接买也不成问题,即使村里头的路不太好,虽然因为厂子扩展了几次,但走起来还是磕磕碰碰。
    沈沛霖决定把修路和买车的事情放到计划中。
    罗文松吭哧吭哧追上来,听见这话兴高采烈的喊: “哦哦哦,我家要有小汽车喽,娘,到时候我开着载你。”
    “等你拿到驾照再说吧。”沈沛霖笑道,毕竟汽车跟自行车不一样,得凭证开车。
    罗文松这会儿还信心满满: “我一定能考上,上次我都考一百分了。”
    他是考过一百分,但也就一年级,毕竟读了三次一年级后,加减法罗文松能做了。
    沈沛霖带着一群孩子,还都骑着车,目标太明显。
    索性就把车停在了供销社门口,带着孩子们进去一人一根大冰棍,这才溜溜达达的到了市政府门口。
    还没靠近呢,那边就传来喧哗的声音,沈沛霖抬头一看,得,已经闹上了。
    沈沛霖特意找了个高地儿坐下来,吃着棒冰,看着热闹。
    其他孩子有样学样,有的坐下,有的站着,都伸长脖子看热闹。
    沈沛霖能瞧见政府门口已经闹成了一团,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又是哭,又是骂,有一个直接躺在了地上。
    “没天理了,日本鬼子来了都没掘了我家的祖坟,现在新中国了,你们为了几块石头要让我们迁坟。”
    “我爸,我爷爷,我太爷都在一个山头上,那山头祖祖辈辈都是坟地,凭啥你们来了,我们就得让?”
    “别以为你们给几块钱就能收买人心,我把话放在这儿,谁敢动我家的祖坟,老子跟他拼了。”
    “大家伙儿过来评评理啊,祖坟是能随便动的吗,你们要是再敢这样,我找根绳子直接吊死在政府门口,让大家伙儿好好看看。”
    沈沛霖看得很满意,眯起眼睛笑了。
    罗星靠在亲奶奶身边,低声问: “奶,这就是你说的办法吗?”
    “我让文明多走动走动,告诉村里的老人真的开矿了,到时候占地方的祖坟都得搬迁,结果文明去附近问了问,还真有人那么不讲究,开矿就开矿,偷偷占了人家的坟地。”
    其实也没占到,不过开矿的地方距离坟地太近,明显是有些影响了。
    这不,老人们一看不好,有人还给他们出主意,顿时来政府门口闹起来。
    罗星听了直点头: “奶这法子好,咱们都不用出面,有了这一茬事情谁还敢提开矿。”
    沈沛霖笑了笑,她咬着冰棍,眯起眼睛看向政府的方向。
    异能提升后,沈沛霖的五感远超常人,能轻而易举的看在对面二楼的某个办公室内,两个人正躲在窗后往外看。
    看来之前不是她多想,而是真的有人在背后捣乱,沈沛霖露出冷笑。
    罗星打了个哆嗦,他咋觉得奶身上一股杀气,再仔细看,奶分明面带笑容,哪里有杀气,难道是棒冰太冷才冻牙?
    二楼办公室里的两个人这会儿满头大汗。
    “这就是你说的能搞定?你他娘的昏了头了,为什么要去动别人的祖坟?”
    挨骂的擦了擦馒头的汗,连声解释: “汪书记,冤枉啊,这真不是我干得,我才刚过来哪儿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我不管是不是你,反正今天这烂摊子你得收拾好,否则闹大了,等闹到了市里头,我跟你都得吃挂落。”
    他气得摔了杯子: “早前我就别的地方随便你挑,长泉村那边不要动,不要动,结果你就是不听。”
    “长泉村有村办企业,人家办得风风火火的,还有一个辣椒厂,那是市里头都点名夸过的,结果你倒好,一来就把主意打到人家头上去,现在闹出事儿来了吧。”
    “表哥,我这不都是为了你。”
    秃头表弟觉得自己很冤枉: “不是你说那个什么长泉村是前头扶起来的企业,就算办得再好也跟你没啥关系,拿不出手。”
    “我实地考察过,长泉村附近那几个小山头石头的质量很好,而且山头低,容易开采,之前你也是同意的啊。”
    表哥气得大骂: “那是你说能搞定当地人,让他们自己吵着闹着要开矿,结果现在呢?”
    “你瞧瞧,你看看,今天闹了这一回,老子再敢撕毁承包合同的话,这书记也别想当了。”
    秃头表弟纳闷道: “怎么忽然就闹起来了,前几天还好好的。”
    他还特意找了本地人,专挑那些游手好闲的鼓动,让他们以为只要能开矿,他们就能当个管事挣大钱。
    结果那么多炖酒都白喝了。
    “现在说这个还有啥用,我先把人安抚好,你赶紧走,暂时别再提开矿这事儿了。”
    祖坟两个字卡了本地人的喉咙,就算有人觉得开矿也成,能挣钱,可谁家也不敢拿着祖坟冒险。
    再说了,他们都打听清楚了,隔壁镇的石矿里头,一天的工资顶了天也就十块钱,不算少,但比起来也不算太多。
    毕竟这些年长泉村发展的好,连带着周围的村子都跟着养鸭子,家家户户养殖户。
    如今长泉村农产品加工厂不但收购他们的麻鸭和鸭蛋,还有鸡鸭鹅都买,甚至有个村子还有样学样,搞起了养猪场。
    瞧瞧到处都是新房子就知道了,家家户户多少是挣了点钱的。
    且不说这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事儿压下去,保证绝对不会动当地人在山上的祖坟。
    沈沛霖看到这里,就知道结局已定,撇嘴道: “走吧,没好戏看了。”
    扔掉冰棍棒子,沈沛霖伸了个懒腰站起身。
    “奶,这就回去了?”罗星有些遗憾,还想留下来看一会儿。
    沈沛霖笑着说: “你们想看就继续看一会儿,反正不着急,待会儿自己回家就行。”
    孩子们都是在镇上上学的,路都走熟了,沈沛霖可不担心。
    自顾自骑着车,沈沛霖却没直接回家,反倒是跟着那人兜了几圈,看着他进了一个院子。
    “刘哥你可来了,来来来,倒酒。”里头的闲汉招呼道。
    沈沛霖扫了眼,依稀认出几个熟面孔,都是他们长泉村好吃懒做的那些个,其中有个人让她意外,是早年搬出长泉村的孙海银。
    秃头刘哥哪儿还有喝酒的心思,一把将桌子掀翻了: “狗东西,老子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你们给我把事儿办成这样。”
    “一群废物,真以为老子好糊弄,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厉害。”
    说着揪住对面的人就是一顿暴打。
    闲汉们都惊呆了,挨了两下听见惨叫声才反应过来,又是拉架,又是劝说,愣是没能让刘哥消消气。
    姓刘的吐了一口带血水的唾沫,骂道: “滚你娘的蛋,老子活这么大还没吃过这样的闷亏,你们最好把这段时间吃我的,喝我的都赔出来,否则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倒霉。”
    闲汉们顿时傻眼。
    沈沛霖乐得看他们狗咬狗,等里头传来动静,她迅速的避开。
    法治社会不流行杀人,沈沛霖鄙夷的瞥了眼这群闲汉,平时一个个游手好闲,眼高手低,居然还敢给她惹事儿。
    沈沛霖决定替他们爸妈教训一番,让他们吃个苦头,将来能改过自新,也算是她为长泉村做出了贡献。
    于是白白挨了一顿打的闲汉们溜溜达达的往回走,路上还在埋怨刘哥发神经。
    至于赔钱,他们都吃进肚子了,哪里拿得出钱来。
    哪知道走到了半路,几个人都像是喝醉了酒似的,走路歪歪斜斜的,居然直接摔进了灌木丛,还是长满了尖刺的灌木丛。
    一个个扎的满头满脸都是,看着血糊糊的,吓得路过的村人惊叫不已,差点以为是猛鬼索命,一脚将好不容易爬起来的人又踹了回去。
    罗星几个看完了热闹,骑着车路过,听见这声音停下来一看: “那不是老六叔吗,他咋弄得这幅狼狈样。”
    罗莹莹一看,果然是罗家人。
    她撇嘴道: “八成又是喝醉了,别理他,他那个人不讲道理,回头咱们好心好意,回头反倒是被他讹上了。”
    罗星一听很是赞同: “也对,反正也出不了人命。”
    几个孩子顿时心安理得的走了,就连鹿小雪都没多看他们一眼,心底觉得自己得听干娘的,给坏人帮忙,那就是给好人添乱,她得懂得看人。
    这么多闲汉摔得四仰八叉,其中摔得最惨的就是孙海银。
    他不但满头满脸都是血,还把自己的腿给摔断了,这会儿正在草丛里哀嚎。
    等闲汉们的家里人找过来,一看见他们这熊样,再一闻他们身上还有酒味,顿时更生气,一个个揪着他们的耳朵,恨不得再给来一顿。
    “媳妇,媳妇赶紧放手,我刚中邪了,手脚不听使唤就往刺从里头钻。”
    “我看你是中邪了,被鬼迷了心窍,家里的活儿不干整天喝酒,再喝酒老娘阉了你。”
    “娘,我没喝酒,我们刚才鬼打墙了,不信你问我哥。”
    “老娘就是太惯着你,好的不会就会睁眼说瞎话,从明天开始你俩就给我下地,不干完活就别吃饭,老娘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们。”
    “爹……”
    “你还有脸叫我爹,文明都说了,就是你们几个混账东西为了那点石头钱,连祖坟都不顾了,老子今天就打死了你,你亲自下去跟你爷磕头认错。”
    叫骂声中,罗文明呵呵笑道: “各位叔叔伯伯婶婶大娘,别往要害打,咱们今天就得把他们教训狠了,否则他们还敢再犯。”
    一听他的话,原本打累了的人又开始动手。
    每次他们停下来,罗文明就在旁边说风凉话: “咱们长泉村富裕,倒是也不怕他们在家吃干饭,怕就怕他们好了伤疤忘了疼,前头去南边闹出了事儿,现在,哎……”
    “别的倒也罢了,咱们家家户户的祖坟都在山头上,你们说着要是开矿了,咱们自己睡不安稳,祖宗八代在地底下也跟着不安稳。”
    “婶儿,累了是不是,我说你就是太实诚,咋能用自己的手呢,用竹竿儿。”
    “叔,他还敢跟你还手,太不是东西了,文康你把人按住,叔,你放开手用力打,今天我们都站在你这边。”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教训,罗文明冷眼看着,要让这些人都好好长记性。
    角落里,孙海银蜷缩着身体,他媳妇倒是没动手,可他断了腿,最后是被人抬回去的。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
    <script>read_xia();</script>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